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荷兰傻福华盾冬你扣TSN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jewnicorn】So long(一发完,友情向)

We really liked each other a lot and still do.

But it's been so long. So long.


Andrew和Jesse也还是朋友。

 

《社交网络》拍完,宣传期过了,他们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也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候。对演员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你拍一部电影,跟你的搭档们熟悉,成为朋友,度过那么一段好或者不好的时光,然后各自分开,踏上下一段征程。好运的话,你们可能会在另一部电影相遇;若没那缘分,在颁奖季抑或其他什么地方也总可能遇见。

 

剧组在一起开了最后一场告别Party。Justin唱唱跳跳了一整晚,Andrew兴起就跟他一起跳舞,Jesse给他们鼓掌。结束后,他们一起走出去,夜色已经降临很久,但城市依然灯红酒绿。他们的车还没来,两个人站在一边讲话,其他人都习惯了,也没来打扰他们。

 

Andrew早已确定接下来要演《超凡蜘蛛侠》,Jesse给他祝福:“你一定会是个好英雄。”

 

Andrew调皮地拉起袖子,秀秀手臂肌肉。他揽住Jesse的脖子,跟他说:“你会来看的,对吧?”

 

“当然。”Jesse点头。

 

Andrew还想说点什么,但车已经到了。反正他们有对方的联系方式,他想,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聊天。于是他们互相告别,钻进不同的车里。

 

他们起初还会聊天。在拍摄《社交网络》的时候,Andrew和Jesse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说话,让导演都担心他们演官司时期会不会感情太好了。分开后,Andrew有时跟Jesse说说一些关于《社交网络》的后续信息,有时跟他说说拍摄《超凡蜘蛛侠》是多么让人激动。Jesse也回他,跟他调侃那些对他们的评价,告诉他自己要去给一只鹦鹉配音。

 

后来Andrew真正工作忙起来,《蜘蛛侠》的训练量又大,实在让他累得不轻,给Jesse发信息也少了。他喜欢上了跟他搭档的Emma Stone,作为体验派演员,他总是那么容易热情地付出自己所有的情感,无论是戏内还是戏外。他一门心思扑在这部电影上,上部电影给他留下的影响——包括他的搭档Jesse Eisenberg——也少了许多。

 

Jesse也没怎么见怪。他也有自己的工作,有了新的搭档,有了新的朋友。他跟Mia在一起了,当然,他没特意跟Andrew说。这距离他们日日在一起的时光快过去两三年了,他们不再每天面对对方,跟对方讨论怎么演戏,每换个地方就一起去找东西吃,因为一个小玩笑笑成一团。

 

他们还是朋友。在节日给对方发祝福短信,在双方都有电影时可能想起问问对方去不去某个节目或颁奖典礼——巧的是他们总是撞不到一起。Jesse没期望更多什么,一起合作,有一段感情,热情退却,成为普通朋友,一个人一生中总有许多次这样的经历,需要跟众多人合作的演员更不用说。

 

偶尔有人问起他《社交网络》和Andrew,Jesse便回想起那段时间,他们好得就像电影里决裂前的Mark和Eduardo。他笑,说Andrew是他的好朋友。他有时记得用过去时,有时不记得。

 

Andrew也会被问起《社交网络》和Jesse。他是个几乎对所有人都抱有爱意的人,他想着那时候Jesse笑着抱怨说他就像个老妈子。他故意说我们不再是朋友了,接着又对那些情绪低落的粉丝说我是开玩笑的。他说Jesse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我希望我们也有每天聊天。他在访谈上这样说完,回家途中拿着手机想了想,发现今天什么节日都不是,也没有什么颁奖典礼临近,于是他没有发短信。

 

有一天他忽然接到了Jesse经纪人发来的邀请函,邀请他去看The Spoils的伦敦西区首演。他对着邀请函发了会呆,头一次认真思考他跟Jesse有多久没见过面了。生活过得匆忙,时间走得飞快,他细思许久,才发现他们几乎有四五年没见过了。他有些恍惚,怎么就那么久了?

 

他答应了这个邀请。那天他走去剧院,来了不少明星,也有许多媒体。他靠在一面墙上,对摄像头说:“Jesse是我的朋友,我很期待看到他写的作品。”他没有加上什么形容词来形容Jesse,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只这样说。他以前不这样,他以前说起Jesse时,差不多能把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汇堆在Jesse的名字前来形容他。

 

他坐在台下看Jesse。他看着Jesse时才发现他们真的太久没见面、甚至没联系对方了。Jesse那头柔软的卷发不见了,显得下巴更尖,脸部轮廓深而有力。他望着在台上嬉笑怒骂的主角,灯光打在他身上,他像熄了灯的剧院里唯一闪亮的星星,在离他遥远的地方发着光。

 

他这才头一次意识到他真的离他很远了。

 

他提前离了场。他在心里向Jesse道歉,他知道这样做并不尊重这出Jesse投入了整个灵魂来演绎的话剧,但太过遥远的星辰让他无法呼吸。他意识到这颗星辰也曾像他手边的灯火般触手可及。

 

他想了很长时间,才给Jesse发了条短信,说对不起,我的身体不适提前离场了。但你演得非常精彩。他原本可以再加上很多很多词汇来形容Jesse,但他只说了你演得非常精彩。

 

他没得到回信。

 

再后来,没得到回信这件事也在他心里淡去了,连同他那天近乎窒息的巨大心悸也淡去了。他像平常一样交朋友,参加活动,笑,没再见过Jesse。第74届金球奖上,他见到了Justin,两个人像许久不见的老友该做的那样拥抱。这才是许久不见的老友该做的,Andrew忽然想,为什么他上次没有去拥抱Jesse?

 

他们俩聊了会天,Andrew得知Jesse早换了手机号码。他这才知道那次没得到回信的真相,也明白自己的短信迷失在了无人接收的电波里。这也提醒他,他们确实太久没联系了,就连上次的邀请函也是Jesse经纪人发来的,上面用印刷字体打印着“Andrew Garfield先生”。所幸金球奖艺人很多,他没花太多曲折就得到了Jesse的新号码。

 

金球奖结束后,Andrew回到家,在发送短信的界面输入Jesse的新号码,然后没了动作。他想了想,或许自己应该为Jesse跟Anna生的孩子送上祝福。是了,那孩子如果长得像他父亲,肯定会有头柔软的卷发和蓝色的眼睛。他开始打字:“Hi, Jesse。”想想又删掉,呆了会,再重新打字:“Jesse,祝你们一家人幸福。”末了,又加上“来自Andrew Garfield”。他正想发出去,他的经纪人打了电话来,跟他说之后上节目的事。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他挂了电话,正打算放下手机,洗个澡睡觉,然后看见了那条还没发送出去的短信。

 

他按了几下返回键,那条短信被收到了草稿箱里。

 

与那条迷失在电波里的短信一样,它永远也不会到达它的收信人手机中。


这就是一切了。


——END——

今天看到Jesse推婴儿车的图,又想起很久以前他跟加菲在一起那张图。他还是一样的卷发,喜欢一样的帽子和卫衣,戴一样颜色的耳机。但终究不一样了。




生活不像电影。他们没有争吵,没有誓不来往,没有大起大落,没有轰轰烈烈,他们只是分开太久了,他们只是离太远了,而一切就是这样了。

标签: jewnicor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49)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