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云次方/嘎龙】痛觉失调

痛觉缺失嘎/痛觉敏感龙

现背,一半剧情一半车,he
——

【爱是一种痛觉】

——

走评论

【云次方】五次阿云嘎见郑云龙妈妈

没有一次他挨骂了

 

——

01

 

郑云龙窝在宿舍床上看武侠小说,正看到精彩部分打算拿去跟阿云嘎分享,他手机就响了。他一接起电话,坐在他对床的阿云嘎停下了朗读报纸,让郑云龙安安静静跟他妈打电话。

作为一个没心没肺的普通大学男生,郑云龙对妈妈的问话嗯嗯啊啊应着,饭有好好吃书有好好读,最后终于受不了:“妈,你就是不信我呗。来来来,我把电话给我班长,你听他讲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开了免提,一下把手机砸到阿云嘎床上,尽管阿云嘎接的稳,还是吓了一跳,看对面郑云龙挤眉弄眼地给他做口型,他犹豫地接了:“喂,阿姨好。”

“这是我班长阿云嘎!少数民族,品学兼优,还比我大二...

神夏/福华本《Always》二刷

二刷重置内封,其余内容与一刷相同

(再夸一下老朱新画的内封图也很神仙)

正剧向中篇本。全文已公开,可走 链接 阅读正文。

【预售时间】8.17晚20:00-9.3日晚20:00

【预售链接】这儿

【福利】没啥好抽的,蓝手&红心里各抽一个我用封面明信片写个to签寄给你吧……


【Staff】

主笔:雾月

内封画手:朱朱 @朱 

封设: 风入松月

排版:院长

校对:秦惜 


等 @朱 画完这个我就可以开二刷了!

康康哪个聪明小孩认出来是啥

【藕饼】莲叶间(🚗一发完)

暴躁小处男抓到一只发qing的小龙

震惊!灵珠化身竟在山河社稷图里做出这种事!

——

🚗链见评论

半龙化注意


【云次方&超昱】密室逃脱跟别人临时组队是什么体验

01


我是李琦,我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为什么我要拖郑云龙来玩密室逃脱,为什么我要答应蔡程昱也跟过来,为什么我要来这个密室,为什么这个密室的双人逃脱房刚好坏了。

郑云龙是我连哄带骗拐过来的,187青岛大汉,怕鬼屋怕恐怖片。

要不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他死都不会跟我来密室逃脱,一听店主说双人逃脱房被上一组破坏了,顿时大喜过望立马要溜。

被蔡程昱扑过去拦住。

这个跟过来看热闹的小伙关键时刻还是有用的。

这时一个小帅哥过来搭话:“你们也要玩双人逃脱?正好我们也是双人逃脱,不如一起拼个4-5人间。”

逻辑一百分!把郑云龙拖过来的机会失不再来啊!

我立马就要点头,郑云...

佳弘好好搞啊。小黄在录节目期间分化了,操心的佳哥给刚分化的年轻A教育一通,诸如注意收敛信息素怎么使用香水不要随便靠近特殊时期的O,年轻人嗯嗯啊啊一通结果还是在跟他龙哥勾肩搭背的时候中招了,急匆匆地去敲佳哥的门,这咋办啊佳哥?

年轻A才刚分化第一次发qing就抑制对身体不好,偏偏身边的O也都有主了,佳哥愁得啊,小孩太不省心了,行吧哥哥给你解决一下,又问你为啥不去敲王晰嘎子他们单人间A的门,等会子棋回来你不尴尬啊。

我哪能去那俩单人间,虽然他们都是A都是里面都是O的味道啊,小孩缩在浴室里难受的很还要叨逼叨,佳哥我错啦佳哥,我可难受啦,你帮帮我吧——

难受你就多长点心吧,佳哥一边薅小孩头毛一边...

【云次方】都是夜归人

兼职出租车司机嘎&深夜电台主播龙

关于那些深夜里闪闪发光的爱和梦想

 

01

“欢迎来到FM1129深夜电台,我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今天我要唱的歌来自音乐剧《歌剧魅影》,《歌剧魅影》是音乐剧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代表作之一……”

“师傅,可以换个台吗?”

阿云嘎手指磨了磨方向盘,“您不喜欢听这个啊?”

“我还不想在车上睡过去,给换个《小苹果》吧。”

阿云嘎按了几下,郑云龙的声音消失了,欢快又吵闹的节奏把汽车震得颤动。

深夜的北京依然喧嚣,霓虹灯亮了一路,摩天大楼里还有通宵工作的白领,车挤在马路上,嘟嘟嘟的喇叭声此起彼伏。阿云嘎...

【仝黄】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写写这句话

————

没多少人知道黄子弘凡喜欢仝卓。

他们看起来连好朋友都算不上,比不上黄子弘凡跟张超梁朋杰方书剑的关系,比不上仝卓跟代玮高天鹤的关系,他们顶多算是熟络,见面会打招呼微笑,没事偶尔几个人约着出去玩,时不时聊聊音乐开开玩笑。

这种“熟络”建立在黄子弘凡天然的皮和自来熟上,建立在仝卓惯常的客套和圆滑上,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特殊,完全够不上“喜欢”的边。

但黄子弘凡就是喜欢仝卓。尽管他们没太多交集,可少年人的喜欢是夏日的雨,不讲道理、突如其来又轰轰烈烈,他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大雨淋湿。

他喜欢仝卓那双眼角下垂的狗狗眼,即使那双眼里的温度有时让人觉得冷清...

【srrx全员/1975中心】2975

 十年后,2975以及不说再见2.0

瞎写,瞎想,除较明显云次方倾向其余无cp

——

黄子弘凡:兄弟们!!!我放假了!!!

黄子弘凡:人呢?人呢?我们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黄子弘凡:我失宠了,没人爱我

黄子弘凡:我——放——假——了——!!!

方书剑:来了来了,刚在排剧

梁朋杰:同上

梁朋杰:黄子,你一当教授的人了能不能稳重点,搞得跟学生放假一样

黄子弘凡:当教授也天天盼放假啊!我终于可以摆脱汉堡三明治回去吃火锅了!

黄子弘凡:兄弟们火锅约起来!

梁朋杰:我不会跟你一起吃火锅了,除非你点鸳鸯锅

黄子弘凡:你个广东人在挑衅四川火锅

黄子弘凡:张超呢,张超又耍大...

【嘎龙】小舅舅(pwp一发完)

重发一下,俗套舅甥文学,年龄差,车

——

他的面容透过烟雾变得模模糊糊,让阿云嘎想起他刚从高中毕业、来他家寄住的样子。

那时候郑云龙也这样呼出一口烟,光luo着,问他:“小舅舅,你要不要gan我?”

——

链接走评论。评论链接竟然会吞我都惊了???

阿云嘎忽然失去了郑云龙的踪影。

雨下得很大,离开两米之外就是一片模糊,雨滴挂在他睫毛上,把他的眼睛糊得要睁不开。他喊:“郑云龙——”可风声雨声海啸声盖过了他的喊声。在这茫茫天地中,在雨水和海水中,他孤身一人了。

他冲向海里。海这时显得尤为可怖,又显得完全不足为惧。海水漫过他的脚掌了、拍过他的大腿了、涨到他的腰际了。海水不是冰凉的,是暖的。但海水是汹涌的,推搡着他,他站立不稳,几乎快要倒下。

一双手撑住了他,那双手比海水还要热。郑云龙从海水里冒出来,抱住他。他头发上皮肤上的海水跟暴雨一起打在阿云嘎身上,但阿云嘎能分辨出来哪些是从郑云龙身上落下的。他像是海的化身,汹涌的,澎湃的,咸涩的,温暖...

下一页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