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荷兰傻福华盾冬你扣TSN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Jewnicorn】联想游戏 (傻白甜一发完)

Kiss-Andrew   Love-Jesse

*无安娜设定,大家都懂

 ————————


Jesse并不是有意知道Andrew吻了两个男人这件事的。

 

他接受了一个网络直播采访。在采访开始前几分钟,他先登上了那个媒体的网站,调试摄像头。就是这时,网站首页上的一条娱乐新闻跳进了他视野里——“金球奖后,Andrew Garfield再吻Colbert”。Jesse的鼠标光标停在那条新闻上几秒,他首先注意到的当然是“Andrew Garfield”的名字,然后是“吻”,接着是——“再”?

 

等他反应过来时,那条新闻的视频已经缓冲完毕,自动播放了起来。先放的是金球奖上,模糊的两个人影,隐约看得出其中一个是Andrew,他正捧着身前另一个男人的脸亲吻。接下来的画面跳到了扣扣熊深夜秀,这次的更清晰,Andrew慢慢把头凑过去,镜头切了个特写,他们亲了一次,又亲了第二次。Jesse可以清楚地看见Andrew的脖子红了,红色向上蔓延到耳根。

 

“Jesse?你准备好了吗?”是主持人的声音把他从循环播放的视频里惊醒了过来。Jesse手忙脚乱地关掉正播放着Andrew特效的视频,把网页切到了直播采访的界面。

 

这次的采访进行得还算平顺,虽然Jesse有些走神,但还好主持人没问什么刁难人的问题,直到电脑对面的主持人提出接下来是词语联想游戏:主持人说出一个词语,他要在两秒内快速说出自己想到的第一个词。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环节,Jesse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在讲了些“Bream”“Hiccups”,“Batman”“Superman”之类的词后,主持人问了“Kiss”。

 

而糟糕的是,满脑子都是刚刚看的视频的Jesse脱口而出“Andrew”。

 

沉默持续了两秒。在皮肤的红色变得太过显眼前,Jesse捂住了摄像头。

 

“天哪(God)。”他听见主持人说。

 

“天哪(Jesus)。”他也扶额头出感叹。

 

“不不不,这不是词语联想游戏了。”主持人解释道。

 

“是的,我知道。”Jesse也解释。停顿了一下,他问道,“你们能把这剪掉吗?”

 

“这是直播,Jesse。”

 

“该死,我忘了这是直播。”他用电脑录不到的音量小声谴责自己的愚蠢。

 

“好吧,Jesse,你能把摄像头放开了吗?”主持人憋着笑意,“我想你也是因为听说了Andrew的新闻,是吗?”

 

“对,”Jesse用没挡住摄像头的一只手搓搓脸,试图把脸上的红色擦掉,才放开了摄像头。“我只是刚刚想到了那个新闻。”

 

“要知道,我们网站上还有人留言说‘为什么10年的金球奖他不吻Jesse’呢。”主持人打趣道,试图把气氛弄轻松。

 

“哦,我也想知道。或许改天我会问问的。”Jesse也反应过来,用跑火车把话题带回正轨。他一开始就该这么做的。剩下的部分,他集中了精神,也没再出什么状况。直到采访结束,他终于准备松口气,已经关闭了录像的主持人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们正在转播这场Andrew参加的扣扣熊直播。网页链接×××。

 

他能瞬间找出一堆槽点来。为什么要给他发这个?为什么要把Andrew加粗?但他最后回了个“谢谢”。

 

他打开网页链接,视频上的直播正进行到Colbert宣布观众互动环节开始,他们会随机抽取观众满足他们的小要求。对于突然从Andrew切换到观众的镜头,Jesse有一点不满,只是一点点。抽到的观众是一个被叫到时正拿着手机的女生,她兴高采烈地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走上舞台,接过话筒,忐忑地开口:“Andrew,我可以这么叫吗?”得到肯定后,她满脸笑容地提出了她的要求:“我们可以玩个词语联想游戏吗?”

 

Jesse心脏猛地一跳。不会这么巧吧,他暗暗祈祷,这只是碰巧一个很大众的游戏而已。Andrew答应了,他们的一问一答进行得很快,前几个问题都很普通,直到女生问道:“Jesse Eisenberg.”他能确定这不是巧合了,Jesse心惊胆战地看着Andrew还在他的电脑屏幕上微笑着,完全没察觉到自己正在走进一个陷阱,他希望Andrew的回答不会出什么问题。

 

“Lovely.”Andrew迅速回答。

 

“Love.”

 

“Jesse Eisenberg.”

 

反对!这是诱导性问题!回答无效!一瞬间Jesse心中闪过无数红牌,同时闪过的念头还有“明明他自己可爱得像小鹿斑比,怎么能说别人可爱?”电脑中传来观众的起哄声,他几乎不敢再把视线移向屏幕上棕色眼睛的男人。

 

“所以你爱Jesse。”女生问道。

 

Jesse把鼠标光标移到关闭选项上——

 

“对,”他听见Andrew软软的、温和的、带着笑意和羞涩的声音被电脑扩音出来,“对,我爱Jesse。”

 

“哦,看来你又多了一个要亲的对象。”Colbert在一旁调侃道。Andrew接过话头,跟他开起玩笑来。

 

而Jesse盯着屏幕上脖子、耳根、脸颊都变红了的Andrew,心想他真是个有感染力的演员。要不然,为什么自己的脸都红了?

 

 

电脑上的扣扣熊直播已经放完了。还在发呆的Jesse瞥到了手机上经纪人打的未接电话。他叹口气,拿起手机,准备整理整理思绪,回拨过去,一个新的电话打了进来。

 

不是他的经纪人。

 

是Andrew。

 

他的手机差点变成烫手山芋,从他手里掉下来。他赶紧拿稳了手机,而电话却在响了一声之后就被挂断了。

 

他犹豫地等待了一分钟,一闭眼,按下了回拨键。“嘟嘟”声持续响了很久,就在快转到语音信箱、Jesse准备挂电话时,电话被接起了。

 

“对不起对不起,刚刚电话掉地上了。”他听见对面Andrew慌张的声音。明明才在电脑上看了他的节目,Jesse却恍惚间很想说声好久不见。“Je…Jesse?”

 

“哦,嗨,Andrew。”他磕磕绊绊地接话,然后两人都没有接下一句话。

 

“我看了——”两人同时开口。

 

“那你知道了……”还是同时开口。

 

“你先……”依然同时。

 

为了避免再撞上,Jesse特意在心里默念了五秒,才说道:

 

“你爱我?”

 

“你想亲我?”

 

“Oops.”他小声感叹。但这次他不介意两人的回答再撞在一起了——

 

“Yes.”

 

——END—— 

受了 @白龙 姑娘的梗的启发,加前天看了Jesse玩词语联想的采访视频,终于在考完试之后撸出了这个甜饼!耶!

标签: jewnicor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240)
  1. 冬冬咚咚嗨雾宅宅宅 转载了此文字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