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TSN/MEM】末日清单(上)

*莫名其妙的复婚。莫名其妙的剧情。只为了满足自己莫名其妙的脑洞。

*声明:反正不是发生在我们这个世界。私设如山。

 

01

 

“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

 

Facebook的CEO决定无视电脑右下角跳出的通知,继续写代码。过了一会,来自Dustin的消息又不屈不挠地跳出来:“你知道吧,2012年12月21号世界末日的预言。”五秒钟之后,“好吧,其实是营销部打算搞的点子。”

 

“我看不出世界末日对Facebook的营销有什么好处。”

 

终于罕见地收到了Mark的回应,Dustin回复的热情高涨,“世界末日,Mark!很多人会想趁机干些疯狂的事,比如跟暗恋十年的人告白——或许对方也想着快世界末日就接受了。”

 

“。”

 

“好吧,我在胡”Dustin字还没打完发出去,就看见原本坐在玻璃墙办公室里的CEO推门而出,进了电梯,期间还盯了他几秒。他打了个寒颤,为楼下的营销部大概要提前进入世界末日默哀,然后发现自己收到一条新消息:“上班时间走神,看来你很闲,这些代码给你负责。”

 

“啊——!”Dustin抱头撞在键盘上,托某暴君的福,他绝对会死在世界末日之前。

 

 

02

 

Eduardo走到自家门口后,首先退后一步,确定这确实是自己家,再拿出手机确认今天确实是2012年12月20号,接着端详坐在他门前的人五秒,确定这确实跟某个他几年没见的混蛋长得一模一样,最后掐了自己一把,确定他没有在做梦。

 

“怎么回事?”他瞪着一脸无辜地堵住他家门口的Facebook CEO,“今天是世界末日吗?”

 

“准确地说,根据预言,还有二十个小时才到世界末日。”他面前的人面无表情地指出。

 

“哦,”Eduardo点点头,“那你为什么还不去西藏乘诺亚方舟?”

 

“西藏没有诺亚方舟。所以我列了个末日清单。”

 

“末日清单?你是指像‘末日之前要做的十件事’之类的东西?”Eduardo差点要被逗笑了,嘲讽道,“这真是‘Zuckerberg’。”但看到Mark认真地点点头后,他收起了笑,“现在我快相信世界末日了,外星人入侵人类那种。让让,外星人先生,”他拿出钥匙开门,“随便你想干什么,反正我得休息了。”

 

然后在他来得及关上门前,Mark跟着他挤进了屋子里,“入侵人类的第一步,”卷发混蛋耸耸肩,“我坐了二十个小时飞机没睡。”

 

“这确实比从纽约飞到加州远。”Eduardo把钥匙丢到进门的鞋柜上,鞋也没换地走进自己的房间,“砰”地关上门。

 

Mark在新加坡还没有日出的凌晨里站了十分钟,决定走向Eduardo的房间。他扭动门把,房间门被锁上了,他想了想,走回鞋柜前拿起上面的一串钥匙,顺便拿了双拖鞋换上。试第一把钥匙时,他小心地听着房间里的声响,但里面毫无动静,于是他成功地在换到第三把钥匙时打开了这扇房门。整个卧室不设防备地呈现在他眼前,窗帘没拉上,路灯的光远远地透过层层黑暗降落在床上睡着的人的侧脸边缘。他蜷缩在被子里,甚至没换睡衣,只是把外套和领带潦草地扯下来丢弃在床边。Mark觉得自己应该摇醒他,控诉他以前总是要求自己洗过澡换上睡衣再睡觉,再命令他去洗个澡。但他只是安静地走到床边,期间被Eduardo的皮鞋绊了一下,甩掉拖鞋,躺进被子里。

 

其实Mark并没有“末日之前要做的十件事”,除去“让Facebook进军中国”这种不可能在只剩一天的末日前完成的计划,他的末日清单里有且只有一件事——找到Eduardo。现在他在新加坡,身边的人在睡眠中平稳地呼吸,淡淡的酒气萦绕在周围,熟悉的体温近在咫尺,让人觉得下一秒无论是小行星撞地球、外星人入侵或者丧尸潮爆发都没有关系。

 

 

03

 

Mark醒来得比Eduardo早。这不太奇怪,基于昨天Eduardo身上的酒气显示出他肯定喝了不少酒。他拿过放在枕边的手机,刷新信息。据传的世界末日前夕,除了Chris的二十几通未接电话和六十多条未读短信之外,一切都还在正轨上。

 

他背对的人发出了含糊的嘟囔声,那是他要醒来的前兆。在哈佛时期,有极少数几次Mark比Eduardo先醒来,他发现Eduardo在将要醒来、刚有些意识却又不太清醒的时候,会有大约半分钟的迷糊时间。他趁机捉弄过Eduardo,比如诱使他说“我会给Mark买三箱红牛”并且把这录音下来设为他的手机铃声,代价是第二天早上他被掀起被子,窝着起床气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卷发被拉去晨跑。

 

他丢下手机,转过身去,在Eduardo艰难地把眼睛睁开一点时跟他打招呼:“嗨,Wardo。”果然,还处于神游状态的人“嗯”了一声,软软地应道:“早上好,Mark。”

 

十秒钟之后,他猛地坐起来,指着床上的Mark大喊“Holy shit!”

 

Mark躺在床上举手做投降姿势,同时给他播报:“这里是新加坡,你家卧室。现在是2012年12月20号11:13分。我是MarkZuckerberg。你没做梦。暂时还没有小行星轨道跟地球轨道重合、超大型海啸、或者丧尸病毒席卷全球。”

 

Eduardo被一长串毫无关联的事实噎住了半分钟,才失去气势地质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呃……因为世界末日?”

 

他们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几分钟,直到Mark拉过刚刚被掀开的被子盖上,指出:“你该去洗个澡。还有我饿了。”

 

毫无疑问,Eduardo总是先败下阵那个。他一边抓乱自己的头发一边走出房间,觉得确实只有世界末日可以解释这个突然出现在新加坡的叫他去洗澡的Mark Zuckerberg,除去最后那句依然混蛋的话,他完全能相信这是个跟Mark Zuckerberg长得一模一样的外星人。

 

当Eduardo把热水倒进泡面里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瞄了一眼屏幕,无奈地朝在外面客厅的Mark喊:“你是不是又不接Chris的电话?”他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把泡面拿出去,放在Mark面前的茶几上。

 

“对,对,他在我这。谁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凌晨他突然就在这,还跟我说什么世界末日……是的,就是那个Mark Zuckerberg……”

 

“就吃这个?”Mark对着泡面皱眉。

 

“我家里只有这个。”

 

“这不健康。”

 

“这不……等等?”Eduardo见鬼似地望向他,“Chris,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他竟然跟我说吃泡面不健康。”

 

“我现在相信世界末日了。”电话那头的Chris回答道。


——TBC——

是这样的,这是一篇从两个月前就开始卡的文。

然后在将近结尾的阶段突然发现跟别人撞梗了就丢在那了没写完……

但是最近连番刺激+考试周让我很想发点东西。

所以就这样吧,先发一部分,收尾我考完试再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53)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