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荷兰傻】Sweet Sweetie(甜品师AU)

放出一篇本子稿,个人觉得非常甜XD

——

01

 

Tom Holland正在排一条非常长的队。这条队从店门口开始,在人行道上绕了四个弯,他刚开始排的时候差点踩空到自行车道上,幸好他反应迅速地躲过了一辆冲来的自行车。他在太阳底下抹了把汗,眯起眼看着店上的招牌,“Butter”。作为一个甜品店来说,这个店名取得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

 

“我希望这真能有你说的那么好吃。”他朝一边汗出得比他还多的Jacob说。

 

“当然!”Jacob拍胸脯保证,“我可是看了很多好评才带你来的!再说,如果不好吃,肯定是你名字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店名简单而且装修非常直男的小店能有那么多人排队的一大原因。这家店打出的噱头是“尝尝你名字的味道”。据说它唯一的甜品师有味觉通感症,字符对他来说是有味道的,他能够“尝到”一个人名字的味道,并把它的味道做成甜品。

 

Tom喜欢甜品,也喜欢这样新潮的事物,所以Jacob一跟他提起附近新开了这样一家甜品店,他们俩就趁周末跑了过来。

 

在Tom排了快一个小时,觉得自己已经被热成融化的巧克力之后,队伍终于缓慢地轮到了他们。Jacob在他前面,兴冲冲地站在柜台前。

 

“你的名字?”甜品师问他。

 

“我叫Jacob,Jacob Batalon。”

 

站在屋檐的阴影下,感受着店里吹过来的空调,Tom才终于得以好好打量这个甜品师。他的声音很好听,有充满磁性的慵懒感。即使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依然可以看出他轮廓分明的脸型、笔挺的鼻子、还有低垂下来的长长睫毛。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戴着半透明的白手套,在碟子上小心地摆盘。

 

“胡萝卜蛋糕配鲜奶油奶酪。”甜品师把小碟子递过去,Jacob欢快地接过来,连声道谢。

 

甜品师抬起眼,望着下一个走上来的Tom,问道:“你的名字?”

 

Tom才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在甜品店柔和的光线下,那双眼简直好看得像酸甜的蓝色柠檬糖。直到再被问了一次,他才结结巴巴地回答:“Tom,我叫Tom。”

 

“Tom。”甜品师低声重复了一遍,Tom的脸比他刚刚在太阳下被曝晒的时候还要热,甜品师又问他:“姓什么?”

 

“Holland。”他急急忙忙地补充,“Tom Holland。”

 

正在挑选材料的甜品师动作一滞,停下了手。

 

“我不做你的名字。”他说。“下一个。”

 

“什、什么?!”跟Tom一起喊出来的是Jacob,不过Tom是不可思议的叫,而Jacob——

 

“为什么你那么兴奋?”Tom问把他拖过来的好友。

 

“你是‘被拒绝的名字’!”Jacob满脸激动,大声喊道。听见他的喊话,原本坐在店里吃甜品的很多客人都围了过来,聚在他们旁边。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女生凑过来问。

 

“呃,Tom Holland。”Tom往后缩了缩。

 

“Tom Holland!”围在他周边的一群人都举起了手机,有的在给他拍照,有的在发推特和ins。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状况?”Tom被一群人挤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问Jacob。

 

“比谁的名字最好吃更受热议的是那些被他拒绝的名字!”Jacob边发推特边给Tom解释,“每次出现这种名字,都有很多人猜这名字到底是有多神奇才会被拒绝。我猜,你难道是狗的味道?你身上总是有这种味道。”

 

“那是Tessa的味道。”Tom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能不能别发推特,好吧你已经发完了。不不不别发ins了!也别配我的照片!”

 

“好吧,那我猜你是香蕉和枣子一起吃的味道。你试过这种吃法吗?绝对酸爽。”Jacob以不符合自己体型的敏捷躲开了Tom,按下了发送键。

 

 

02

 

“你的名字?”

 

“Tom,Holland。”

 

甜品师停下来,叹了口气。他的眉毛微微皱起:“我说不做的名字,无论你再来几次我都不会做的。”

 

Tom孩子气地瘪了瘪嘴,锲而不舍地追问:“我的名字真的尝起来很难吃吗?你至少告诉我是什么味道……”

 

“下一个。”甜品师偏头朝他身后喊。

 

“拜托……”

 

“下一个!”

 

一只猫从柜台下面窜出来,对着Tom亮出爪子。Tom别的不怕,就怕猫,他只能悻悻地摸摸鼻子:“那我要个其他的甜点总行吧?我排了这么久队。”

 

他坐在甜品店里,面前放着上次Jacob的胡萝卜蛋糕,托腮盯着柜台后的甜品师。不得不承认,他做的胡萝卜蛋糕确实好吃,怪不得Jacob在他面前吹嘘了一个星期——以及拿他的名字开玩笑了一个星期。

 

排队的人终于少了点,甜品师得了空闲,把口罩摘下来透口气。与此同时,坐在店里的小女生们都尖叫着拿起了手机对准他。Tom呆呆地看着他取下口罩,觉得他做甜品师简直暴殄天物。他的“天赋”和手艺能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甜品师,但是他的样貌也足以让他成为模特。他向那些对准他的镜头笑了笑,红润的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还是该戴着口罩做甜品,Tom想,不然他的笑容足以让所有甜品失色。

 

 

所以Tom又去了第三次。他带上了自己的弟弟,Harry Holland。

 

“他念出了我的名字,但是在知道我的姓之后就改变了主意,一定是这有什么问题!”Tom坚持道。Harry生无可恋地眺望着不知道还要排多久的长队:“说好的,接下来一周的零食全是你买。”

 

在Harry报上自己的名字后,甜品师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他哥。“Harry Holland?”他念出来。Tom突然有点气,他肯念出自己弟弟的名字,而他自己还没听过那好听的声音叫自己。

 

“白巧克力碎片冰淇淋,配上香蕉和麦芽牛奶。”甜品师把盘子递给Harry,口罩上的眼睛弯起来:“下午茶愉快。”

 

“好吃。”Harry含着挖冰淇淋的勺子,“我原谅你拉我排这么长队了。”

 

但Tom就没那么好心情了,“他还对你说‘下午茶愉快’,为什么你就能被祝下午茶愉快了。”

 

“喝口牛奶冷静一下。”Harry把杯子推给他不知为何在生闷气的哥哥。“我喜欢这个味道。”

 

“你以为你的名字尝起来就很好吗,”Tom愤愤地拿过牛奶喝,“其实……”

 

“其实?”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Tom差点被牛奶呛到,他慌张地抬头,取下了口罩的甜品师正站在他后面低头看他。对上那双蓝眼睛,Tom脑子又断线了。

 

“其实,尝起来非常、非常好。”

 

“谢谢喜欢。”甜品师朝他笑,“下午茶愉快。”

 

 

“所以问题不是出在Holland上。”Tom咬着笔,上面做了密密麻麻的笔记——关于他收集到的甜品师给不同名字做的甜点。

 

“兄弟,别这么在意了。”Jacob揽住他肩膀,“Tom Holland可能也不是很难吃,只是他做不出来而已。”

 

Tom瞪了他一眼,继续计算:“叫‘Tom’的人甜品重合原料是……”

 

 

“Tom Hiddleston。”

 

“你叫Tom Hiddleston了?”甜品师挑眉。

 

“帮人带的。”Tom挺起胸膛,义正言辞地说。

 

“燕麦饼干,加了奶油和橙花水。”

 

“谢谢。”Tom接过碟子,拿了勺子准备坐下吃,就听甜品师在他后面叫他:“不是帮人带的吗?别忘了拿打包盒。”

 

 

03

 

Tom每天晨跑都会经过Butter甜品店。清晨的甜品店还没开门,但香甜的味道已经从里面传了出来。Tom有时能透过玻璃门看见甜品师端着一大盘糕点从后面走出来,他的猫跟在他脚边。

 

今天他经过时,听见了焦急的猫叫。他脚步一顿,抬头发现一只熟悉的猫(那只恐吓过他的猫)卡在了树上,喵喵叫着。他看了一眼玻璃门里空无一人的店面,又看了看那只小猫。它正晃动着脑袋,试图把自己从树杈里抽出来。

 

他叹了口气,走到树下,灵活地爬了上去,把手伸向小猫。猫用蓝色的大眼睛盯了他几秒,没用爪子抓他。他小心翼翼地把猫救出来,抱住它,跳下了树。因为一只手抱着猫,他跳下去时踉跄了一下,正要往后倒,一个人扶住了他。原本安分呆在他怀里的猫踩住他的肩膀,跳进它主人的怀里。

 

扶住他的人身上沾着甜甜的味道,Tom的脸“腾”地红了。“我看到你的猫在上面,”他比划着解释,“所以我爬上去把它带下来。”

 

“谢谢你,”甜品师摸了一把怀里的猫,“不然我真不会爬树。”

 

“不不不用谢。”Tom跟在他身后,往甜品店里走去,“我就擅长爬树。我是说,我擅长这种类型的运动,如果你的猫以后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呃——”他试图去够甜品师怀里的猫,然后被猫亮了爪子,“只要它们对我友好点。”

 

他坐在甜品店里,他是第一个顾客,而且不用排队,他忍不住有点得意。

 

“你救了我的猫,我得给你点回报。你还没吃早餐吧?”甜品师绕到后厨拿出一盘甜甜圈和一杯奶昔,“新鲜出炉的甜甜圈,野生蓝莓酱做馅,加上柠檬马鞭草奶昔。还想吃什么吗?”

 

放在Tom面前的甜甜圈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吞了口口水,但还是不死心地问道:“白巧克力香蕉冰淇淋,加燕麦和奶油,可以吗?”

 

甜品师看穿了他的心思,无奈地摇摇头:“名字的味道不是这样做的。不同字母排列组合成的味道不像公式,能够计算。它们是无序的、没有规律可循的,这只是一种感觉,明白吗?”

 

瞧着Tom泄气的样子,他又补充道:“我直说吧,你不用再这么尝试了,是我没办法做出你的名字。但它并不难吃,它的味道非常好,我只是没法做出来。”

 

“那到底是什么味道?”Tom问。甜品师垂下眼睛,不再看他,转身去跟猫玩。Tom只得退了一步:“那你能念一遍我的名字吗?我保证以后我就不这么烦你了。”

 

听到这话,甜品师沉思了一下,拿出一个口罩戴上,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Tom开始怀疑他刚刚说的话只是安慰自己了,连说出他的名字都要用口罩挡挡味道吗?

 

甜品师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用手指敲敲桌面,Tom屏息等了好一会,才听见他终于低声道:“Tom Holland。”

 

“我、我在。”Tom愣愣地答道,然后才反应过来,眼神四处乱飘。他心跳快得厉害,砰砰地击打着他的胸膛,仿佛他的名字从对面青年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一个引爆器,倒计时着他心脏爆炸的终点。

 

充斥甜品香气的店铺里气氛有些微妙,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爬上来,照在对坐的两人发红的脸颊上。Tom飘忽的视线落在甜品师没被黑发和口罩遮住的一小截耳朵上,光透过他红得可爱的耳朵。

 

“我的名字,”他突然说,“是辣的吗?”

 

“啊?”甜品师茫然地抬头看他。

 

“不然为什么你叫出我的名字,就像吃了辣椒一样脸红?”

 

“吃你的甜甜圈去吧。”甜品师最后朝他翻了个白眼。

 

 

04

 

“Asa Butterfield。”

 

甜品师眨了眨眼:“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所以你刚刚才松了口气?”Tom笑嘻嘻道。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Asa撇开视线,转移话题。

 

“这个店在这片的社交网络上也算有名气了,每天都有人讨论你和你的甜品,还有那些‘被拒绝的名字’。知道你叫什么并不难。”Tom拖长音,“Asa——Bopp——我还关注了你的ins和推特。”

 

Asa轻咳了一声。他摆弄着手里的工具:“我也不做我自己的名字,它……尝起来不好。”

 

“但我想知道你的名字的味道。”

 

“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你。”Tom认真地看着他。

 

甜品师又咳了几声,耳朵又开始发红。他随便从柜台里拿了个舒芙蕾蛋糕递过去:“你先过去坐着吃这个。”

 

Tom听话地拿着蛋糕去一旁坐下。因为Asa叫他“先”过去坐着,这意味着之后还会有事等着他,对吧?他边傻笑地盯着甜品师边品尝蛋糕,这样做的坏处是他完全没有记住这份蛋糕的味道。

 

甜品店晚上关店,所以在傍晚时,人都走得差不多了。Tom伸出一根手指逗之前被他救下来的猫,等着Asa把玻璃门关上,夕阳的余晖把店里映得昏暗又温暖。Asa坐到了他旁边,那只猫轻巧地跳过去,窝在他大腿上。

 

“我第一次有记忆的味道就是我名字的味道。”Asa开口了,他垂着眼,抚摸猫柔顺的毛,“等到再长大些,我告诉了父母,我能‘尝到’这些名字的味道,于是他们鼓励我把这些味道做出来。”

 

“我爸爸的名字是茴香籽黑橄榄蛋糕的味道,我妈妈的名字是蛋白甜饼的味道。但是我的名字尝起来很怪。”他停了一下,瞄了眼正认真听他讲话的Tom,“它尝起来是茄汁黄油吐司撒上胡椒粉和海盐的味道。这根本算不上甜品。在我还小的时候,我把这个做出来给我的朋友们吃,他们都嘲笑我根本不会做东西。”

 

“我想试试。”Tom说,“我想试试你的味道。”

 

Asa没有戴口罩,这下Tom能清楚地看见他紧抿的嘴唇微微张开来,那双蓝眼睛惊讶地盯着他。

 

“我可以去买这些——如果你店里没有的话。”

 

“我有。”Asa打断了他。他站起来,把猫放下,“你,你等等。”

 

他快步走去了后厨,几分钟后,他端出来一盘吐司。吐司并不能做什么精致的摆盘,但上面用红红的番茄酱画了个心形。甜品师欲盖弥彰地解释:“这是我从别的咖啡店学的,我不习惯没有装饰。”

 

Tom拿起一块吐司,送进嘴里。吐司口感松软,抹的黄油和番茄酱混在一起又咸又甜,胡椒粉更让它加了一份辛辣。Asa紧张地盯着他,手在身前交握,仿佛在被最顶级的甜品鉴定师评判自己的作品。他把最后一口吞进去,故作疑惑道:“它尝起来非常甜。”

 

Asa不解地皱眉:“我的番茄酱放多了吗?应该是咸味和辛辣味更重才对……”

 

“因为我在看着你吃。”Tom说,“你能把一切都变得非常非常甜。”

 

Asa一愣,他没有被口罩遮挡住的脖子和脸颊迅速地变红起来。他躲闪着视线,似乎想要去抱他的猫,但猫早就跳开了,自己跑出了外面去玩。

 

“我、我,”他支支吾吾着,“好吧,那我告诉你吧,你名字的味道。”他咬了咬嘴唇,让那个名字从他的唇齿间滑出来,“Tom Holland。它太甜了,我找不到能够做出它的材料。焦糖布丁、蜂蜜巧克力酱、鲜奶油、糖浆都没法做到这么甜而不腻,并且……”他小声咕囔了一句,Tom没有听清,问道:“并且?”

 

“并且,它有‘吻’的味道。”Asa又说了一遍,“所以我做不出来。”

 

Tom张着嘴惊讶了好一会没说出话来。Asa似乎后悔了刚刚说出来的话,他向玻璃门走去:“我好像听见猫叫,它是不是又被卡住了……”

 

在他能反应过来之前,Tom一把拉住了他,把他往后一扯。他们俩的嘴唇碰到一起,Tom的舌头还带着“Asa Butterfield”的味道,滑进他的唇瓣,撬开他的牙齿,探进他的口腔。Asa犹豫了几秒钟,手抓住Tom的手臂,回应他的亲吻。他们都没闭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对方,眼睫毛扫过对方的皮肤。

 

“这就是世界上最甜的味道,加上‘吻’。”他们分开时,Tom对他说,“我想每天都尝到我的名字的味道,你愿意给我做吗?”

 

Asa无法抑制地弯起了嘴角,却要假装严肃地教训他:“甜品要适量,不然会长蛀牙。”

 

他们都笑出了声来,Tom又轻轻碰了一下Asa的嘴角,笑道:“别担心,我已经过了长蛀牙的年纪。”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265)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