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荷兰傻福华盾冬你扣TSN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我与今天的最后一个病人一起走出了诊所。一个穿着风衣、戴着猎鹿帽的男人坐在诊所外,我的病人惊叫道:“Sherlock Holmes!”

 

我把诊所门锁上,侦探先生已经跟他的推崇者握完手并道别。步入老年后,我搬去了与女儿同住,与Sherlock的交往也疏远了些。我已经有些时日没与他见面,他看起来苍老了些,白发被压在帽子下。

 

“我需要你跟我外出一段时间,John。”Sherlock说。无论过多少年,他还是这样,理直气壮地向我提出要求。我问:“‘一段时间’是多久?”

 

“我不知道。”他说。

 

真很罕见,SherlockHolmes承认他不知道。我笑道:“后天我得跟Rosie一家去旅游,我的小孙子可黏我了。在这之前你能完成这‘一段时间’的事务吗?”

 

“不行。”侦探依然回答得坦然自若。他递给我一个信封,“你会跟我去的,John。”

 

他许久没找过我跟他一起办案了,在打开信封前,我暗自猜测这个印着医院标志的信封里装了怎样一个让Sherlock如此上心的惊天大案。

 

“哦。”我轻叹了一声,“这又是个什么谜题吗?”

 

那里面装着一封癌症诊断书,上面写着Sherlock Holmes的名字。

 

“世间最终极的谜题,医生。”他颔首,“我不知道距离我的死亡还有多少时间。我想要去办些事,而我需要我的医生陪在我旁边。”

 

他就像我们每次要出发去解决什么案子一样微笑着问我:“你来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16)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