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原耽】裸模

裸模攻/黄图画手金主受

第一次开原耽紧张,各位有空的捧个场呗

——

应墨窝在群魔乱舞的包厢角落,一手捧着杯雪碧喝,一手拿手机刷微博。临出门前他刚发了条微博,现在评论转发点赞消息正不断刷新。他忐忑又期待地点进去看评论和转发,果然一大堆“前排!”“吹爆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社保!”不过中间也夹杂了些其他声音,又是说他基本功有问题的。

“po主这个人体……”“人体没学好就不要学人家画脱衣服”“看到攻这个反人类头身比我都萎了”“po受控吧?受的人体总画得比攻好”

他的粉丝已经轰轰烈烈跟人撕起来了,他叹口气上去劝架,回复了一条说他人体不行的表示虚心接受,不过心里还是受了打击,垂头丧气地退出微博。

“难得把你叫出来次你还喝雪碧,换一杯换一杯。”陈石凑过来塞了杯暗红色的透明酒液给他,“我刚调的,你尝尝。”

应墨喝了口,差点咳得翻白眼,“你谋害亲夫!”陈石接过去一尝,自己都皱起眉嫌弃,“算了算了,不谋害你,我叫个人来调酒。”他出去吩咐侍应生,回来的时候搂着俩女孩,推了一个到应墨旁边。应墨一下窜起来,躲开女孩的手,远远坐到沙发边。

陈石啧啧摇头,“总这样,你性冷淡啊?出来玩什么样的男男女女都给你叫过,没一个看得上眼的?”

“那是没我喜欢的类型……”他嘟囔。

“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陈石追问。

应墨只好低头继续啜那杯味道奇妙的酒,总不能说他性取向是纸片人吧。

应墨,游手好闲富二代,不花天酒地不泡妞飙车,最大爱好是看耽美漫画和画耽美小黄图。

看他没兴趣接话,陈石自顾自跟女孩玩去了,应墨手机叮接到个提示,他微博的特别关注更新了。

他立马满血复活,戳进微博。


[@_Q_:分享图片]


啊啊啊啊啊奶奶你关注的太太发粮了!!

小图可以看见是个男人的背影,他心焦地等包厢里慢得要死的wifi把大图加载出来,简直像在等美人脱衣服。

清晰大图蹦出来的瞬间,他屏住了呼吸。画面上的铅笔线条简单地勾勒出一个男人弯腰稍向前倾的裸体背影,肩宽腰窄臀翘腿长,肌肉分明,身材修长匀称。他手指在屏幕上滑,放大放大再放大,恨不得把每一根线条都刻在脑子里。教科书式的人体!教科书式的梦中情攻!单是这不算写实的寥寥几根线条就让他心头一跳,呼吸都乱了几拍。

他先保存下图片,例行评论转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又瞟了眼左拥右抱的陈石,想你能给我找来这样的人我就要了。

“先生,您的酒。”

一杯酒递到他手里,他下意识接过,青蓝色的酒液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颇为妖异,剔透得像在发光。他抬头正想谢过,却忽然呆住。

他愣怔地盯着穿衬衫马甲西裤的侍应生回身继续调酒,他弯腰拿起酒瓶摇晃,再前倾倒酒,衬衫和裤子下的肌肉绷成一个好看弧度。

教科书式的人体!教科书式的梦中情攻!传说中的撕漫男!他赶紧喝口酒压压惊,又被冲入喉咙的烈酒呛得不停咳嗽。

陈石好奇地看过来,但应墨无暇顾及。他脑内已经开始把调酒师的衣服层层剥掉,幻想中的裸体跟刚刚在微博上存下的图片重合起来。不知是因为烈酒还是因为脑内的画面,他脸开始发热。

“看上这个了?”陈石突然在他耳边问。他一惊,吓得手一抖把酒泼在自己衣服上。陈石戏谑地笑,朝调酒师勾手指,“带应少去上面房间‘换衣服’。”

调酒师挑起一边眉毛似笑非笑地打量满脸通红的青年,伸出手,“应少?”

这手长得太标志了,简直跟应墨买回家做参考的手模不相上下,应墨着魔般抓住他的手,摩挲他分明的骨节。

等他反应过来,他们已经站在酒店房间门口了。调酒师手上拿着刚刚陈石塞给他们的卡刷卡开门,把应墨领到床边坐下。

“我先去洗澡。”

直到浴室传来哗啦啦水声,应墨的理智才逐渐回笼。

我跟一个男人开//房了?!他震惊地从床上跳起来。酒店的浴室是半开放式,玻璃墙只有上半部分是磨砂的,下面三分之一都是透明玻璃。他一转过脸去就看见里面男人的小腿和脚,水滴顺着肌肉滑过脚踝积在地板上。他还在欣赏那肌肉线条和凸出的踝骨,浴室门打开,男人只在腰间围条浴巾走了出来。

原本打算立马跟人解释他并没有要上床意思的应墨脑袋突然死机。

脱下衣服的男人身体一览无余,应墨在脑海里修正了点之前想象的偏差,男人的身材比他想象得更合他口味,身高185左右,胸肌腹肌肱二头肌该有的都有,又不过于壮汉。皮肤在暧昧昏黄的灯光下泛着小麦色的光泽,褐色的乳头点在胸膛上。他体毛不浓密,看不见胸毛,到下腹才看见有汗毛沿马甲线延伸进浴巾里,惹人遐想。那一瞬间应墨脑海里小黄图的主角什么老师总裁杀手妖怪外星人都有了轮廓——就该是这个身材!完美范例!

在应墨胡思乱想的时间里男人已经走到床前,屈膝压在他双腿间,俯身近距离跟他对视。他的脸也着实称得上他的身材,脸部轮廓分明,一双薄唇,鼻子挺直,眼角和眉峰都上挑,眼珠是棕黑色,看人显得尤为专注。

“应少。”他笑着叫他。

“我我我叫应墨。”

“夏群青。”他刚刚应该连牙都刷了,应墨闻到薄荷的气味。

夏群青偏头含住他的耳垂,舌头顶弄他戳了耳钉的耳洞。

“你的耳钉很好看。”他稍稍退开欣赏应墨全红起来的耳廓,吻了下闪着光的小耳钉,又重新含住,“你的耳朵也很好看。”

等他的吻都落到颈侧,应墨才回过神来往后一躲,咬着嘴唇目光往下瞥,心一横,“你……能不能把浴巾扯开给我看看。”

夏群青勾起嘴唇笑,利落地在他注视下扯开浴巾。

“满意吗?”他压低声音在应墨耳边吹气。

“满意。”应墨直勾勾盯着那处喃喃。他突然兴奋地抬头,双眼亮晶晶地看近夏群青眼里。

“你愿意做我的模特吗?”

“啊……?”

“按我要求摆动作给我画的模特。放心,我不会拍照,也不会画你的脸,绝对保证隐私!可能有时候要穿戴特定道具,到时候我们可以商量。先拟个合同怎么样?按时薪算钱。”

夏群青握着他的手僵在那里,良久,他问:“你是个画家?”

“我……”应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个画小黄图的。”



——TBC——

因为从第二章开始后面都有车了就不发lof了

后面更新都在CP~ 

再试试链接

 
标签: 原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93)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