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昊磊】梨落谁家 02(霍尘淮风/黎簇)

01


 今天是霍少和尘尘场!


【霍震霄】

 

吴邪几人去跟那支“探索队”谈事情了,黎簇趁机溜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空子能钻。奈何茫茫沙漠中举目黄沙,他围着几间房子瞎逛,一转弯,看到一个青年低头靠在土墙边。他一愣,盯着那个青年看,他直勾勾的眼神也让那人注意到他,抬起头来。

黎簇有些恍惚,仿佛看到那个只跟自己做了一天同桌的男生跟他一样出现在离学校千里之外的沙漠里。他以为是幻觉,闭上眼睛搓了搓,不料把手里的沙子搓到了眼里,刺得他想流泪。他眨巴好几下眼睛才让视野重新清晰起来,那个青年也走到了他面前,打量着他。

看清了,黎簇才确定这不是余淮,那人看着比他大些,气质也跟学校里的学生完全不同。但或许是因为这张脸给他带来的熟悉感,黎簇开口问他:“哥们,你是为什么来这里?”

青年笑了下,“不好说,你呢?”

他连声音都跟余淮有些相似,笑起来平易近人许多,黎簇鼓起勇气:“我是被绑……”

“霍少在跟我带来的小朋友聊什么?”没等黎簇说完句话,他身后突然有人插话。黎簇整个人一僵,吴邪都转到他面前了,他才扯出个讨好的笑,“没什么没什么。”

“吴小佛爷,久仰久仰。”青年伸手跟吴邪握手,“原来是你带的助手。”

“叫我关根。”

黎簇后悔起来,这人连吴邪本来身份都知道,而不是那个伪装的“摄影师关根”身份,说明他们原先就是一伙的,自己还以为能靠人逃出生天。好在吴邪没说什么,他恹恹跟着吴邪上车,刚打算关车门,刚刚的“霍少”就跟了上来,坐在他旁边。他瞪大眼,朝里面挪了挪。

“霍少跟我们一起。”王盟解释。

黎簇咬咬牙,想离霍震霄更远点。但车厢就那么大点地,隔五厘米还是十厘米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只好把头偏向王盟那边,看窗外的沙漠。沙漠跟海似的,像永远看不到尽头,黎簇看久了觉得乏味,打个哈欠。他有点想靠在椅背上睡觉,又怕自己歪到王盟或者霍震霄身上。

“小三爷,老九门的规矩在那儿,你说找古潼京就找啊。”霍震霄突然开口道。黎簇一惊,竖起耳朵听。

“老九门规矩在那儿,你们霍家不也说跟就跟吗。”

“哎,”霍震霄转移话题,“那还带个小孩干嘛。”

黎簇正在想霍震霄听着有上海口音,猝不及防被提到,或许是霍震霄跟余淮有些相似,他不经意就放松了警惕,转头瞪了霍震霄一眼,随口回道:“我不是小孩!”

霍震霄手肘撑在车窗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不是小孩?还在上高中吧。”

“我都高考完了。”黎簇小声加上一句,“还在复读……”他随即又不服气道,“你也没比我大多少。”

“我二十一。”霍震霄笑道。

“那也就两三岁。”

“小孩,霍家的二十一都下去杀过十几个粽子了。”王盟插嘴。

“粽子?过端午我一人也能吃十几个!”黎簇虽然心知他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东西,依然嘴硬。

霍震霄笑着摇摇头,“我还在读大学。”

“你还读大学啊!”黎簇睁大眼。

“985大学,商科。”霍震霄指指驾驶座上的吴邪,“小三爷是学建筑的。”

“啧。”黎簇缩回车座上,这年头绑架犯都比他有文化,他不甘心地小声嘟囔,“要不是你们,小爷我还在复习。我要能回教室,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新世纪好青年……”

霍震霄听他嘟囔,也知道这小孩是被迫来的,但吴邪要带人肯定有他的道理,他也不会提出异议。他看着黎簇焉了吧唧的脑袋,伸手拍了他一下。

“那回去要考个好大学。”

黎簇愣愣地转头看他,眼睛被霍震霄身后的阳光刺得发痛。

“我有没有说过你长得像我班上个同学。”他莫名其妙地突然跟霍震霄说,“其实我跟他没什么交情,前几天上复读班我还跟他争座位,不知道他……”

不知道他发现我不见了没。他没说出这句话来。

还是个小孩啊,霍震霄看着他头顶一个小小的发旋想。

 

晚上他们要扎营时遇到了沙尘暴,所有人都缩在车里,拿布条堵上窗户的缝隙。他们的车半个车身都埋在了沙里,裹着沙粒的风砰砰击打车窗,窗外望过去一片漆黑,蒙了层不透光的布似的,月亮星光不见半点,连不远处其他车辆的灯光都看不见。

草草吃过干粮,为了省油,车里的灯关了,黎簇的手指神经质地在自己膝盖上敲打。他转动眼珠打量车里几个人,吴邪开了个小电筒在写写画画什么,其他几个人都在玩手机,手机屏幕发出微弱的亮光。他觉得氧气稀薄,让他无法呼吸,同时空气又像有实质似地朝他压过来,把他挤压成一团。他弯腰把额头靠在膝盖上,手环住自己的双腿,双手互相掐打,全身渐渐颤抖得越来越用力。霍震霄皱眉看了眼王盟,王盟戴着耳机玩手机,无动于衷。他伸手刚碰到黎簇,少年就像被按到什么开关,突然从压抑静默的颤抖里爆发,猛地往车门上扑,胡乱去摸索门把。

“放我出去!”他拍打着窗户,一手去掰车门,但门早被吴邪锁住,只有外面的风沙迎合他的拍击,“放我出去!”他喊得声嘶力竭。

因为霍震霄坐在门边,黎簇半个身子扑在霍震霄身上,抖得厉害。霍震霄本来也不是太好脾气的人,拎着他领子把他拖起来,手机光明晃晃地照进他眼睛里,“现在出去你他妈就死了!”

他看见黎簇漂亮的眼睛失焦地投射出手机光,眼角的水光竟像要落泪,他看向吴邪,“这小孩怎么回事?”

“幽闭恐惧症。”吴邪随意答道。

“幽闭恐惧症你敢让他跟着下去?”

“所以他得提前习惯。”吴邪回头扫了后座一眼,“他一定得下。”

黎簇好像好了点,直直盯着霍震霄手机发呆,等手机光一暗,他又颤抖起来。霍震霄拎着他领子扔也不是放也不是,最后只好把手机丢给黎簇,“你玩会游戏吧,不准看其他的。”

黎簇捧着手机,“贪吃蛇……俄罗斯方块……五子棋?你是老年人吗?”

“沙漠里网都没有你还想打把王者荣耀啊。”

“不是,我以为你们这种被称作‘少爷’的再怎么也是国际象棋吧。”

“不会,你会?”

“我也不会。”

黎簇撇撇嘴,先玩了会俄罗斯方块,看霍震霄也很无聊地盯着他玩,散发着失去手机的怨念,他只好打开五子棋,“要不我们下五子棋。”

出乎意料地,黎簇下五子棋的水平还不错,他们下了六盘,三胜三负打成平局,第七盘战况胶着,棋子占了棋盘的三分之二还没分出个胜负来。轮到黎簇,他思考良久,黑棋忽地下到一个霍震霄怎么也看不出来意思的地方。霍震霄想了好几分钟,谨慎地想下一步棋,手一动,就听见靠在他肩膀上的黎簇轻哼了声,他才反应过来黎簇睡着了,估计那步是他困极了随便点的。

霍震霄记仇地给黑棋点了个认输,这局算他霍震霄赢。

 

 

【吕归尘】

 

他在黑暗的地下奔跑。他的幽闭恐惧症又发作了,呼吸困难,眼前发晕,头疼欲裂得恨不得跪下来抱住自己的头。但他不得不往前奔跑,他听见打雷般轰隆隆的马蹄声追在他背后,战场的血腥气息离他越来越近。他使劲推开面前的一扇门闪身进去,一切声音蓦地戛然而止。

岂止是没有了马蹄声,这儿安静得过分,如同死寂了一千年。石室正中摆着一个石棺,怎么看都不详。黎簇谨慎地围着石室走了一圈,没有任何其他出口,连原先入口的门都已经闭上了,任黎簇怎么推都纹丝不动,上面凹凸刻画着他看不懂的文字和图案。于是恐惧感又卷土重来,他无头苍蝇般在墓室里转悠,最终走到石棺前面。那上面也刻画着文字,像某种古怪的封印。

黎簇狠下心,咬紧牙关把石棺盖子往前推,边心惊胆战地从推开一点的缝隙里观察。那里面黑漆漆一片,突然一只苍白的手伸出,那只手上古老的青铁指套在黎簇手腕上压出一个凹痕。

黎簇猛然醒了过来。

沙尘暴还没有停,天蒙蒙亮,被罩在风沙中,也看不出是几点。他惊慌地喘着气,对上吴邪投来的审视的目光。

“做噩梦了,小孩?”

“我……我梦见……一个棺材……”黎簇惶然地喃喃,吴邪却脸色一变:“什么样的棺材?”

“石棺,上面有字,里面伸出一只手!那只手上有一个指套……”

吴邪低头从iPad里翻出一张写满字的图片递给他,表情严肃,“是这种字吗?”

黎簇看着那些扭来扭去的比划,点点头。

“这是什么?”他追问道。

吴邪视线长久停留在上面,说得缓慢而凝重:

“青阳,天驱,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

 

——TBC——

下一章会给尘尘多点戏份的!

我觉得投票2.0也不用开盘了……

 
标签: 昊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58)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