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TSN/ME】Paradise Lost/失乐园(西部世界AU)01

技术员Mark×机器人Eduardo。灵感来自 @mancywei 太太的剪辑《内部世界》。

————————————


【Awake, arise or be forever fall'n.】

 

01

 

Eduardo在亲吻围在他身边的一个女人的脸颊时被角落站着的人吸引了目光。

 

这个城市有数不清的娱乐场地。像它对外和对内宣传的一样,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城市。它大得Eduardo从没看见过高楼大厦的边境,而一批批的游客从世界各地被一辆列车载来这里。没人关心他们来自哪里,也没人记得住他们来自哪里。在这里,ji女、du品、枪支、非fa买卖、杀人越货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只为了取悦那些外来人。奇怪的是,除了俱乐部、夜店、地下室之外,这儿也有绿树成荫的公园、静谧的湖泊和设施完备的大学校园。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被浓缩在此处,既混乱又和谐。

 

回到现在。Eduardo在一家夜店里,他的周边挤满了人,彩色的灯光旋转着晃过不同人的脸。有在舞池里摇摆身体的金发女郎,有坐在吧台边大声跟酒保争吵、下一秒就要拿出枪的男人,有躺在昏暗处的沙发里脱光衣服的男男女女。他对这些早已司空见惯,所有人为了娱乐自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搂着一个亚洲姑娘的腰,正跟她进行具有暗示性的调情,然后他看见了角落里站着那个人。

 

那是一个卷发青年,穿着宽大的短裤和拖鞋,卫衣帽子偏向一边,冷漠的视线透过层层人群钉在Eduardo身上。他跟这里看起来格格不入,如同身边自带排斥气场,一切喧嚣在他周边一米处都会被静音。Eduardo见过许多刚来到这而融入不了的外来人们,他们端着文明的架子,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这座疯狂的城市。但那个人不一样,他的冷漠高高在上、毫无感情,像是程序员面无表情地打下一串串流动的代码。

 

他们的目光碰撞到一起。Eduardo慢慢直起身,推开身前的女人。卷发青年向他走过来,他没有转移视线,却准确地避开了夜店里拥挤推搡的人群,踢踏的拖鞋声似乎把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都踩了下去。他停在Eduardo面前,离他只有不到半米远的距离。Eduardo想自己之前关于“静音”那个比喻用得非常有道理,因为所有的喧嚣也离他远去了,他只听见面前的人靠得过近的呼吸声。

 

“看看你,”陌生人开口道,语速飞快,带着些许Eduardo不能理解的愤怒和叹息,“他们竟然让你干这种事——勾引些男人女人,最后跟他们上床。”

 

“嘿,先生。”Eduardo打断他,“这是我的生活方式,不是别人逼我的,你也无权评论。”

 

“我不能吗?”陌生人的声音拔高了,“你根本不知道你是多么精密完美的造物,你值得更好的剧情——最好的剧情。”他还嘟囔了几句,类似“愚蠢的管理层”“浪费”之类Eduardo搞不懂的话。但Eduardo笑起来,甚至笑得说话都有些困难:“哦,天哪。你真该学会怎么夸人和搭讪。你们Geek都会用‘精密’和‘剧情’这种词来形容人的吗?”

 

“我没有在跟你搭讪。”卷发青年皱眉。

 

“好吧,我在跟你搭讪。”Eduardo的手搭上面前人的肩,嘴唇凑过他耳边,“那你想不想跟我干‘这种事’,今晚?”

 

一点点肉渣,走外链

 

 

Eduardo在早上艰难地睁开眼,脑袋因为宿醉头痛。他揉着太阳穴抬头,看见昨晚跟他在一起的青年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上,正在一个平板电脑上指指点点。

 

“嗨。”他跟他打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卷发青年头也不抬,“现在是八点二十分,如果你有课要上就得赶紧了。”

 

“哦糟糕!”Eduardo从床上滚下来,手忙脚乱地开始套衣服和洗漱,“我要先走了今早的教授是出了名的魔鬼教授……等等,”他突然停下来,“你怎么知道我要上课?”

 

“这是你的大学宿舍。”青年耸耸肩。Eduardo点点头:“抱歉我得走了,你走的时候记得关门。哦对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如果你想,可以把联系方式留下来。你是个挺有趣的人。回见。”

 

还坐在他床上的人看着他匆匆忙忙地准备跑出门,从手边捞起一个书包,叫道:“Wardo,你忘了书包。”

 

“谢谢。”Eduardo一边套鞋一边单脚跳到床边,拿过书包,“那个称呼是怎么回事?”

 

“可能你昨晚告诉了我名字,但我觉得这样叫比较方便——在床上。”

 

Eduardo差点没保持住平衡,身体一歪。他红着脸接过书包走出门,门关了一半,又重新打开,他探头望着卷发青年:“呃,抱歉,你叫?”

 

“Mark, Mark Zuckerberg。”

 

“好的,Mark。我会再见到你的,对吧?”

 

“我想会的,很快。”

 

 

Eduardo在他上午过了一半的时候再次见到了Mark。他在上一门基础课,这所大学里所有学生都无法避开的课程——研究“雅诺马马人”。他百无聊赖地盯着胖胖的教授在讲台上用某种古怪的发音给他们讲解雅诺马马人的语言,而这种语言真是非常催眠。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插入进了回荡在他耳边的难以理解的话语中:“这没人吧。”

 

他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好在他按捺住了自己的腿,没让自己成为全教室的焦点。他转头,看见早上在他宿舍的人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Mark?”

 

“多巧(What a coincidence),我也要修这门课。”Mark从包里掏出平板电脑放在桌上,没有再看Eduardo,而是略微驼背地低头,专心致志于电脑上的内容。Eduardo看了他几秒,笑道:“难怪你昨晚会来找我,预谋已久,嗯?”

 

“……类似吧。”

 

在某一瞬间,Eduardo好像看见坐在他边上的卷发青年戴了一副眼镜,眯起眼看他,面前放着一叠写满程序的草稿纸。一晃头的功夫,那真实得过分的景象又消失了,他旁边的人没有戴眼镜,桌面上也只有平板电脑。

 

“你知道吗,我应该在这见过你。”他敲敲桌板,因为发现了Mark的小秘密而洋洋得意,“你之前是不是也坐在过我旁边偷偷观察我?”

 

Mark停下手里的动作,皱起眉,低声问道:“你想起了什么?”

 

“别紧张,Mark。”Eduardo笑起来,“我不会嘲笑你的。你还戴过眼镜,对吧?那副金丝眼镜还……”

 

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现实意义上的静止。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教授保持着扬起手的动作,嘴巴大张,最后一个音节卡在他的喉咙里;前排认真做笔记的好学生睁大眼,握着的钢笔迟迟没写完那一个字母;教室最后正卿卿我我的一对情侣嘴唇还差一毫米就碰到了一起;Eduardo的笑容还没完全展开,嘴角停留在一个奇怪的弧度。

 

Mark把手从平板电脑上移开,侧身面对Eduardo:“进入分析模式。”

 

Eduardo的嘴角降了下来,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他端正地坐直,手放在膝盖上。

 

“检查记忆系统,是否有测试期记忆残留。”

 

“记忆系统检查中。记忆系统工作正常,无测试期记忆残留。”青年用温润的声线回答,声调毫无波动。

 

Mark皱眉沉思,在电脑上再点了几下,发出指令:“恢复。”

 

教授完成了他讲出的最后一个音节,爆破音让他的口水四处飞散;学生的钢笔落下,在笔记本上留下一滴墨渍;情侣的嘴唇接触到一起;Eduardo眨眨眼,微笑道:“总之,很高兴再见到你,Mark。”

 

“我也是。”Mark叫出那个名字,如同念出致命的魔咒,“Wardo。”

 

 ——TBC——

应该都知道我坑品很不好了……可我就是想开坑,今朝有粮今朝吃嘛。多给我小心心和评论会填得更快哦(大概

跟老朱立了flag,如果我写完西部世界或者五十度灰au,我就不退TSN……写不完就随缘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102)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