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贾尼】Born for you(AU,中短篇,完结)

Summary:Jarvis是为Tony Stark而生的。字面意思上。 


01

 

Tony第一次见到Jarvis时,正是他人生最艰难的阶段。他的父母在一场不确定是否是意外的车祸中双双离世,留下八岁的他,跟被一群人觊觎的Stark集团和巨额财产。还好有一些对他父母忠心耿耿的员工,加上一直照顾他的老管家,他好歹勉强地撑着没被搞垮。那天下午他正在学习清点Stark集团的财产,老管家敲了敲他的门,得到允许后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小小的孩子。

 

“这是谁?”Tony敏感地用笔敲击桌上的纸张,不会是他父母的私生子吧?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分割遗产?

 

老管家把身后的孩子拉出来,那个孩子有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眼睛低垂地盯住地板,穿着一件旧衬衣和起球了的蓝色毛衫。

 

“这是Jarvis,”管家说,“他是Stark家的——您的‘财产’。”Tony停下敲击,疑惑地琢磨“财产”的意思。孩子抿紧嘴唇抬头看了Tony一眼,又快速地移开视线,看起来他很不习惯跟人交流。

 

“这是Tony Stark先生。”管家按住孩子的肩膀,向他示意面前的人是Stark家唯一的继承人。孩子手里捏住毛衫的一角忐忑不安地揉搓,慢慢地抬起头对上Tony的视线,有一瞬间他似乎想慌乱地躲开,却坚持住了,小声地开口:“您好,Sir。”

 

Tony发现他有十分优雅的英国口音。

 

 

Jarvis被允许在Stark家的大宅里有了一席之地,不知道是不是老管家故意安排的,他的房间正挨着Tony的房间,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门能连通两个房间。管家的解释是两个孩子晚上睡觉都怕不安全,不如两个房间能相互照应。Tony明白这个从小看他长大的老管家不会害他,或许只是觉得他一个人太孤单,才弄来一个小孩给他作伴。虽然明面上强撑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但Tony何尝不想要一个简单的同龄人,而不是面对一群豺狼般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成年人。

 

他不清楚Jarvis的来历,管家不肯告诉他,只说是他父母给他留下的财产之一。但既然是管家带过来的人,他也就选择不去怀疑。而且看看Jarvis那样怯生生的、蓝色的像是玻璃珠一样的眼睛,谁又能认为他不怀好心呢?

 

晚上到了睡觉时间,管家强行抽走了Tony手里的资料,盯住他喝完了一杯牛奶,再帮他收拾好东西,关上卧室的灯和门。Tony在床上躺了一会,还是悄悄地翻下床,检查了和隔壁Jarvis的房间连接的小门,把它锁好,才继续爬上床睡觉。

 

一如既往地,他做了噩梦。梦里他陷在恶臭的黑泥里,泥里伸出无数黑色的冰冷的章鱼触手,把他往下拖。他大喊父母的名字,可他的上方只出现一只只布满血丝的眼睛贪婪地望着他下沉。他努力向空中伸出手,祈求随便是谁能拉他一把。然后他手上传来了温暖的触感。

 

他骤然从梦中醒来,在睁眼前他就利索地滚到床的一边,从枕头底下抽出手枪,颤抖着对准床前黑色的影子。

 

“Sir?”他听见带着英国口音的少年的声音传来。Tony放低了一点手枪,才慢慢在黑暗里看清是Jarvis站在他床边,无措地举起双手。

 

“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见这边有声音,就过来了……”

 

“我明明把门锁上了。”

 

Jarvis轻轻笑了一下,让他的脸生动了起来:“在学校的时候学的。我们能半夜打开宿舍的锁溜到外面去。”

 

Tony谨慎地把手枪放回枕头底下,抱住膝盖靠在床头。他打量了一眼Jarvis,问:“你刚刚也没有睡着?”

 

Jarvis点点头:“我害怕睡着醒来就不在这了。”

 

“不在这?那会在哪?”

 

“我怕醒来会发现,我回去了。”少年低头轻轻地说。Tony一向强烈的好奇心在这个深夜里更加旺盛了,他干脆坐好说道:“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情吧。”管家不肯告诉他,他自己也能套出来Jarvis的身份。

 

Jarvis很明显在犹豫,Tony假装凶神恶煞地威胁他:“不说就把你送回去。”金发少年往后缩了一下,让Tony内心有些愧疚,但还好他还是开口了。

 

“从有记忆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学校里面。夫人说我们不能去外面,直到十八岁,我们会被送走去其他的地方。”

 

一个类似孤儿院的机构。Tony想。

 

“我们被规定作息和饮食,来保证身心的健康。但是高年级的学长会教我们怎么偷偷打开宿舍门。有时候晚上我们会避开舍监溜到宿舍外面看星星。”

 

所以他也不是一个太听话的孩子。Tony对Jarvis的评价改变了一点。

 

“我们主要学艺术和唱歌,我喜欢看其他的书,科技之类的,但是夫人说我们看这些没有用……”Jarvis突然停下了打了个喷嚏。Tony才想起Jarvis还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地板上。他犹豫了几秒,往旁边挪开一点,拍拍床上的空位:“你可以上来。”

 

“我可以吗?”Jarvis慌张地站起来看着那张柔软的大床。看见Tony再次肯定地点头,他才小心地爬上床,挪到离Tony最远的床边坐好,就像一只受惊的猫蜷缩在床边。Tony几乎被他逗笑了,朝他招招手:“你坐过来吧,不然被子盖不到。”于是Jarvis又一点点挪到Tony身边,裹上了被子角。在Tony的示意下,他继续开始讲述。

 

“我画画不太好,夫人从来没有把我的画选进画廊。”他挠挠头,“不过我唱歌还不错。我可以唱给你听。”

 

“当我们散落在天涯,今日共歌之人各奔东西。当我们蓦然回首,不禁忆起今日模样……”

 

门外的管家听见唱歌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再等了十分钟,他轻轻打开房门,帮两个靠在一起睡着了的孩子盖好被子。

 

在睡梦中,两个孩子的嘴角都微微上扬,面容恬静。

 

 

 

02

 

“早上好,Sir。”

 

“早上好,Jar。”Tony一边打哈欠一边踢踏着拖鞋走下楼。Jarvis正在有模有样地煎鸡蛋,管家在一旁指导他。Tony觉得没有儿女的老管家正在试图把Jarvis培养成继承人,让他继续折磨自己。是的,折磨,当Tony再次在早餐时面临Jarvis递过来的蔬菜汁的时候,他确信Jarvis继承了老管家的精髓。

 

现在Jarvis也越来越不怕他了。之前Tony皱起眉坚决反对的时候,Jarvis还会求助地看向老管家。但自从有几次Tony未经思索地脱口而出“我不要你了”,Jarvis瞬间露出了慌张的表情,让Tony内疚地安慰他好久,保证自己不会把Jarvis送回去之后,Jarvis就几乎无所畏惧地逼他喝蔬菜汁了。

 

还有克扣他的甜甜圈。Tony怨念地吃完最后一个甜甜圈。明明Jarvis第一次吃到甜甜圈时也一副惊喜的样子,还在Tony的逼问下承认甜甜圈是世界最美好的东西之一,现在他竟然要剥夺他世界的美好——还是用会长蛀牙这种原因。

 

Tony Stark才不会怕蛀牙!

 

他们吃完早餐,老管家把Tony的校服和书包拿了过来,前段时间Stark家的小继承人太忙所以向学校请了假,今天是Tony要回学校上学的日子。Jarvis安静地在一旁站着看Tony换上校服,而Tony一边套上长裤一边蹦到他眼前:“Jar,你怎么还不换衣服?”

 

“啊?”Jarvis愣住了。

 

“你也要跟我去上学啊。”Tony从门边的柜子里拽出来一个书包丢给Jarvis,“这是你的!”Jarvis呆呆地抱住书包,直到Tony张牙舞爪地跟他嚷嚷要迟到了,他才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换上老管家给他拿来的一套校服。

 

但这个笑容在Jarvis从Stark家的汽车里踏出来时消失了。Tony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发现Jarvis还站在原地,绷紧身子试图躲避往学校里走的人流。他看起来就像Tony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迷惑和恐惧。Tony倒退几步,走回去牵住Jarvis的手。

 

“嘿,Jar。”他摇晃Jarvis的手,“别害怕,你可是Stark家的人!”

 

Jarvis才回过神来,嘴抿成一条线,勉强地撑起一个笑容,跟着Tony走进了学校。

 

因为Jarvis比Tony大两岁,所以跟Tony不在一个年级。Tony把Jarvis牵到高年级的班前,有些人从教室里探出头来打量他们。Tony像小大人一样拍拍Jarvis的肩膀:“好好上学。”然后放开了手,往自己的班级跑去。在楼梯拐角他回过头,看见Jarvis还在教室门口孤零零地站着,手无措地摆在身边,像是失去了归宿。

 

放学之后Tony在Jarvis的教室外面等他。Jarvis一个人低头沉默地把书本放回书包里,抬头看见Tony,整个人才突然有了些生气,背好书包跑了出去。

 

“今天怎么样?”Tony问他。Jarvis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Tony想起之前他提起学校和外面时的不自在,本来想再问清楚点,但是Jarvis就像在这一天里忘了怎么说话似的没有再开口。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Tony偶然听见了几个高年级学生的议论:“Jarvis是个傻蛋。”在这个学校里的学生,大都是有权有势的家族里出来的,这个年纪已经懂得了些人情世故,又抱着孩子天然的、不加掩盖的恶意。Jarvis既不善跟他们交流,又因为以前没有学过太多东西跟不上上课的节奏,所以总是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位置上,自然就成了一群孩子的嘲笑对象。

 

第二天,Tony偷偷地在课间跑到Jarvis教室的窗边。几个学生在Jarvis桌子旁边打闹,把正在喝水的Jarvis的水壶碰歪了,水泼到了他身上。

 

“小傻蛋尿裤子了!”他们围着Jarvis大笑,金发孩子只默默地把水壶放好,拿一张纸巾低头擦衣服。Tony冲了进去,费力地推开围在Jarvis桌子旁边的几个比他长得高大多了的学生,拉起他的朋友走到讲台前。他踩着凳子爬上了讲台——期间Jarvis害怕他摔倒,一直紧张地扶住凳子,全班的人都望着这个爬上讲台的孩子窃窃私语。

 

“我是Tony Stark!”他卷起一本书充当话筒,然后拿“话筒”指向站在讲台边抬头看他的Jarvis,“记住,他是我的!”

 

说完,他利索地踩凳子跳下讲台,拉起Jarvis往外跑去。Tony跑到校园偏僻处的一片草坪上才停下来,气鼓鼓地坐下。Jarvis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Tony愤愤不平地说。

 

“对不起,Sir。”

 

Tony抬起头才看见Jarvis皱着眉,神情不安,两只手攥紧了衣角。他反应过来,Jarvis可能是以为自己惹祸了。他站起来拉住Jarvis:“先回去换身衣服。你记住,你是Stark家的,没有人能惹你。我也不会把你送走。”

 

Jarvis紧紧握住Tony小小的手,用力点头。

 

他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为了他的Sir。

 

 

 

03

 

Tony Stark遭遇了人生的大危机。

 

自从Jarvis上初中之后,他们就不能每天一起上下学,Tony也不能每天跑到Jarvis教室去找他了。这种距离感让小学生Tony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好在他们除了上学的时间都能待在一起,而且Jarvis从来不会对他隐瞒什么秘密——至少他之前是这么认为的。

 

先是一天晚上他听见了隔壁房间的动静。Stark老宅的房子按理来说隔音效果应该很好,但这两间中间有小门连通的房间却总能听见隔壁的声音,对此老管家笑而不语,Tony和Jarvis也没有提出过异议。

 

Tony晚上睡得不太安稳,就听见隔壁房间里床的响声,接着小门的锁“啪嗒”被锁上了。他又下意识地伸手去拿枕头下面的手枪。他父母的车祸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他还是会习惯性地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以防万一。他们房间之间的小门几乎从来不会锁上,即使会,也是有时候Tony跟Jarvis闹别扭把自己这边的锁锁上,而Jarvis总是能打开门。

 

他放轻脚步走到小门边,把耳朵贴近门,听见悉悉索索拖动东西的声音。他靠到比较坚实的墙上,用枪敲敲门:“Jarvis?”

 

悉悉索索的声音停下了。Tony绷紧神经拿好枪,准备下一秒就用子弹射穿门锁,然后Jarvis的声音传来过来:“Sir?”

 

他听起来没什么事,除了声音有些低哑,Tony松了口气:“你没事吧?怎么把门锁上了?”

 

“没什么事。”Jarvis停顿了一下,“没事。”

 

“你把门打开。”

 

又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门锁才“啪嗒”打开了。Tony探头过去看,Jarvis确实好好的,只是他的床上看起来有些乱。“刚刚喝水弄湿了床。”他着急地解释。Tony把头缩回来:“那你先过来我这边睡吧。”

 

“不用,”Jarvis脱口而出,“晚安,Sir。”他关上了门。

 

Tony莫名其妙地站在门边,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很糟糕。

 

第二天早上,没有睡好的Tony迷迷糊糊地蹬着拖鞋到楼下开始收拾书包,掏了半天,书包里掉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他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拿错了Jarvis的书包。他看看厨房里正在专心致志准备早餐的Jarvis,又看看手里的书包,偷偷地拿起信封。信封还没有被拆开,但上面“To Jarvis”的花体字和香味明明白白地显示出这是一封情书。突然间,Tony塞了各种各样知识的大脑把这封情书和昨天Jarvis的床单联系到了一起。

 

“你遗精了。”Tony用探讨科学理论的严肃态度跟Jarvis说。正在盛麦片粥的Jarvis差点把粥倒在地上,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视线游离在Tony头顶。

 

“这是正常生理现象。”十一岁的Tony认真地给十三岁的Jarvis解释,“我只是想知道你梦见了什么。”

 

还好这回Jarvis先把手中的麦片粥放下了。他像被空气呛住了一样开始咳嗽,在咳嗽完之后尴尬地发现Tony还锲而不舍地想要追问答案,于是他飞快地摸摸Tony的头:“你还小,Sir。”然后在Tony准备反驳前拿起书包冲到门前,跟Tony道别后迅速消失在了门外。

 

Tony Stark看着遗漏在沙发上的粉色情书,觉得人生遭遇了大危机。

 

第三天,Jarvis班级里来了一个跳级的插班生。Jarvis帮自己同桌把东西搬到另一张桌上,来迎接他一脸得意的Sir——并且极力克制住去捏捏Tony坏笑的脸的冲动。

 

 

 

04

 

Tony从平安夜派对上回来时,家里开着几盏暖黄色的灯,挂满彩灯的圣诞树寂寞地矗立在客厅中央。Jarvis听见开门的声音,从客厅的沙发上起来去迎接他。闻到Tony身上的酒气,他皱起眉:“Sir,您还没到饮酒年龄。”

 

“Jar,别这么古板嘛。”Tony拍拍他的管家的脸颊,“你怎么没去派对?”

 

“家里还有很多东西没弄好。”Jarvis认命地把Tony扶到沙发上,去给他煮醒酒汤。自从他们上高中之后,Jarvis基本上已经接任了老管家的工作。这个圣诞节,很久都没有放假的老管家终于请了个假去跟家人团聚了,所以圣诞节的准备工作就落在了Jarvis身上。

 

他把圣诞树装饰好,在下面堆满礼物,将槲寄生挂在各个地方,燃好壁炉,拿起一本书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才等到Tony回来。

 

“明天的派对你跟我去吧。”Tony半躺在沙发上,朝Jarvis挥手。Tony在高中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女友了,而比他大的Jarvis虽然也吸引了不少女生,但却始终没有交过女朋友,自诩为花花公子的Tony觉得自己有责任帮自己的管家一把。“去交个女朋友,别委屈了自己——这有益于身心健康。”他坏笑着挤挤眼。

 

“如果是您希望的话,”Jarvis低头把醒酒汤放在Tony面前的桌上,“我会的。”

 

 

将要出发去圣诞夜派对之前,Tony伸手扯了扯Jarvis的领结,成功地把它扯歪了。Jarvis无奈地低头看他。

 

“看你打扮得像去参加十八世纪的英国晚宴似的。”Tony做了个鬼脸,这种时候他才会深刻感受到Jarvis是个纯正的英国人,“这样是不会招美国甜心喜欢的。”

 

“那我只能监督您别喝酒了。”Jarvis把自己的领结重新摆正。

 

“放心,我会留几个女孩给你的。”Tony很有义气地说。

 

但事实上Tony的担心是多余的。高挑帅气的Jarvis进场没多久就被几个女孩围上了,他像一个正宗的英伦贵族一般端着红酒杯,微笑着跟女孩们谈笑风生。Tony往那边望了几次,都没看到Jarvis的身边有空档。自然,Jarvis也没来阻止他喝酒,Tony仰头灌下一大口酒液。

 

还是Tony先搂着一个女孩离了场,离开前他经过Jarvis,向他比了个大拇指,顺便指指身边的女孩,示意他加油。Jarvis点点头,目送他像要跟身边的女孩黏在一起似的走了出去。

 

在圣诞结束前十分钟,Tony回到了家里,边开门边想要怎样用今天的事调笑他的管家,接着意外地发现家里一盏灯都没有开。

 

“Jar?”他朝家里喊。没有人应答。

 

Jarvis没有回来。

 

或许再等会他就回来了,Tony换上拖鞋,去把圣诞树的灯都开了,小彩灯一闪一闪地给他脸上涂上五颜六色的光。

 

离圣诞结束还有八分钟。五分钟。三分钟。一分钟。

 

Jarvis还是没有回来。可能他在陪那个女孩过圣诞,花花公子Tony当然知道这是泡妞的绝佳时机,但他每年都会放弃这个绝佳时机,回来跟Jarvis过圣诞。Tony听见客厅的大挂钟敲响了十二下,“圣诞快乐!”他对着圣诞树说,然后醉醺醺地蜷缩在堆满礼物的树下睡着了。

 

他隐约听见关门的声音,脚步声向他走近,在他身前停留一下,接着他听见熟悉的叹气声,一双手试图把他抱起来。Tony猛地睁开眼,Jarvis被吓了一跳,讪讪地把手从他的脖子下和膝盖下抽出来。

 

“现在几点?”

 

“一点零二分,Sir。”

 

“你回来晚了。”

 

“是的。”Jarvis诚实地交代,“我今晚的女伴说……”

 

他下半句话被堵了回去,被Tony Stark的舌头堵了回去。Tony拉住他的领结把他扯向自己,吻住了他,并且暗自庆幸家里挂满了槲寄生。Tony接吻过很多次,他娴熟地撬开Jarvis的牙齿,舌头灵活地刮过他的口腔。被突袭的Jarvis呆了一秒,反应过来后迅速开始了反击。Jarvis的技巧也不烂,Tony愤愤地想,不会是刚刚跟那个女孩练出来的吧。他们亲吻得激烈而长久,直到Tony快接不上气,两人才分开。

 

“你是我的。”Tony还扯着Jarvis的领结。

 

“我是您的。”Jarvis顺从地复述。

 

 

从那天晚上之后,Tony跟Jarvis基本没有说过话。主要是Tony还没想好要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Jarvis也没有追问。他是TonyStark的,这点永远不会变。他们依然一起吃早餐,上学,但Tony发现Jarvis最近经常在放学后不知所踪。他们放学通常不会一起走,以前是因为Tony总有各种各样的约会和派对去参加,现在,Tony望着走出校门的Jarvis的背影,难道Jarvis真的交了女友?

 

Tony偷偷摸摸地跟在Jarvis身后。这是他第三天跟踪Jarvis,前两天Jarvis都是坐上一辆公车,去到一个很远的咖啡店,然后买一杯咖啡,在那儿坐上两个小时。一个人,没有女伴,他甚至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只是一直望着窗外,像在欣赏窗外的风景。Tony在Jarvis走之后去买了一杯咖啡,没什么特别的,还不如Jarvis磨的好喝。他坐在Jarvis刚刚坐的座位上往外看,也只看见一栋栋长得毫无特色的商业楼。

 

也许Jarvis只是想在这里消磨一下时光,Tony猜测。他蹲在咖啡店旁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揉了揉自己发麻的双腿。这时Jarvis突然动了动,坐直身子,用一本杂志挡住自己的半张脸,眼睛直直地盯向一个地方。Tony来了精神,顺着Jarvis的眼神看去。现在刚好是上班族下班的时间,人潮从一栋栋大楼中涌出来,Tony一开始以为Jarvis是看到什么绝世美女,但接下来他一眼看到了那个人。

 

Jarvis。

 

准确地说,是一个跟Jarvis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从办公楼里走出来。半分钟之后,他消失在街头的拐角。

 

Jarvis一动不动地望着那个人不见了,慢慢低下头,把头埋在手里的杂志后。接着他听见有人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子。

 

“想要谈谈吗?”Tony坐在他对面。

 

 

真相远远超出了Tony的预料。他原本以为那是Jarvis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之类的,但Jarvis把杂志放下,摩挲着咖啡杯的把手。“那是我的‘原型’。”他说。

 

Jarvis是为Tony Stark而生的。字面意思上的为他而生。

 

他是一个克隆人。

 

克隆人的项目有很多富人投资。他们为自己、或者为自己的爱人、亲人买下一个匹配的克隆人,让他们生活在克隆人学校里,保持健康,直到哪一天他们需要克隆人的器官。Jarvis是Howard为Tony买下的克隆人,用处是等到哪一天Tony需要器官时——眼睛、内脏、甚至心脏,Jarvis就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他。

 

Jarvis存在的意义就是Tony Stark。

 

Tony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老管家说,“他是您的‘财产’。”

 

他们搭乘公车回家,一路上他们保持着沉默。直到他们走进家门,门“砰”地关上,惊醒了陷在自己思绪里的Tony。他猛地拉住Jarvis。

 

“Jar,”他的神情难得地严肃,“你会听我的任何命令,对吧?”

 

“是的,Sir。”

 

“那我要求你,”Tony紧紧抓住Jarvis的手臂,“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生活。”

 

“不要想自己是克隆人,不要想你为什么存在,不要想捐献器官。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人生,Jar。”

 

Tony死死盯住Jarvis,棕色的眼睛在没有开灯的昏暗的室内闪着光。

 

“如您所愿,Sir。”Jarvis最后点点头,犹豫了一秒后,加上一句话。

 

“我可以吻您吗?”

 

 

05

 

Tony Stark在17岁MIT毕业后正式成为了Stark集团的CEO。他发表各种演讲,参加各种慈善事业,呼吁人们抵制克隆人项目。有人支持,也有不少人反对,因为停止克隆人项目,也就意味着很多人,特别是有权有势的富人,“养”一个自己的器官库来保证自己生命延续的想法落空了。但Tony从来没有放弃,迫于压力,许多克隆人项目都停止了。

 

今天他要宣布两个大消息。一是Stark集团研制的人造器官已经可以投入生产和使用,从此克隆人项目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二是,Tony紧紧握住Jarvis的手,他们手指上的戒指凉凉地烙在对方手心,他和Jarvis将要宣布订婚。

 

Stark集团邀请了很多人,从企业家、科学家到新闻记者、政府官员。在众人的注视下,Tony和Jarvis两人都穿着白色西装,向大厅中心的高台走去。

 

“感谢所有到场的人。”Tony拍拍话筒,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台上,“现在我代表Stark集团宣布两个大消息……”

 

Jarvis安静地侧头看着Tony。他看过Tony八岁的样子,十岁的样子,十四岁的样子,十八岁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这是他的Sir,他的爱人,站在聚光灯下意气风发,这是他为之而生的人。

 

Tony转过头,朝Jarvis笑。Jarvis也笑起来。

 

然后枪声响起。Tony白色的西装胸前盛开一朵红色的花。

 

“Tony Stark!”台下拿枪的人嘶吼着,“我的儿子因为你该死的停止克隆人项目死了!你也该去死!”

 

周遭乱哄哄的,保安和警察朝那个人扑去,其他宾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Jarvis接住缓缓倒下的Tony,视线凝固在Tony心脏的位置。

 

他们原本打算在胸前别一朵红色玫瑰花的,他想。

 

 

在做手术之前,原本已经退休回英国养老的老管家也赶来了。Jarvis躺在病床上,向老管家点头示意。

 

“我不会阻止你。”老管家按住他的肩膀,就像他最开始在Stark家的大宅把他推到Tony面前一样,“我知道你是为他而生的。”

 

“谢谢您。”Jarvis在氧气罩下露出笑容,“帮我告诉Sir,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老管家走出了手术室。穿着无菌服的护士和医生关上了手术室的门。Jarvis侧过头,正好能看见Tony紧闭着眼的侧脸,仿佛他只是睡着了一样。麻药的势头让他渐渐地失去意识,但他依然努力睁大眼,把Tony的样子努力刻进脑海里。

 

他最后一次闭上了眼。

 

 

06

 

Paul是一个普通的白领,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所以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被Stark集团的CEO当街拦住。

 

“我要你的DNA。”TonyStark站在他面前,眼里充满了红血丝,“你可以随便开一个价。”

 

连续三个月,Tony都处在十分不健康的狂热状态里。由于他几乎惹了所有克隆人项目的相关人员,还有公众的压力,他只请了自己的好友Bruce Bannar和赵博士到Stark大厦里,跟他一起研究克隆技术。他把整个集团都交给了Pepper打理,自己整天关在实验室,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靠压缩能量食品补充能量。多亏之前Stark集团有研究人造器官的基础,他们的进展还算顺利,Tony甚至还给这个克隆体植入了一个芯片,里面装载着各种各样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

 

现在Tony望着眼前玻璃舱里站着的人,他给他穿上了白色西装,跟他们打算订婚那天的西装一模一样。Bruce和赵博士已经离开了实验室,只留下他们两个人。Tony深吸一口气,按下开关。

 

玻璃舱的门打开了,一阵白色的雾气过后,他棕色的眼睛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玻璃珠一样的眼睛。Tony想开口说点什么,喉咙却哽咽住了,他只能颤抖着嘴唇,一步步走近玻璃舱。

 

金色的头发,浅淡的眉毛,蓝色的眼睛,薄薄的嘴唇。那是他的Jarvis。

 

“您好,Mr. Stark。”玻璃舱里的人开口,声音熟悉得让Tony想哭。但Tony僵在了原地,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叫我什么?”

 

“Mr.Stark?”

 

Tony一点点后退,跌坐在沙发上。克隆人担忧地走近他,弯下腰问道:“您没事吧?”

 

Tony伸手,触碰过他面前的人的额头,深陷的眉骨,脸颊,下颌,脖子,接着拽住他白衬衫领子下的领结。他看见那玻璃珠一样的眼睛里映出自己的样子。

 

“给你自己取个名字吧。”

 

“我想叫……Vision。”

 

Tony笑起来,却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岁,每一丝笑纹里都是深深的疲惫。他猛然放开手里的领结,把Vision向外推去。

 

“你该有自己的人生。去过你的新人生,”他顿了一下,才艰难地叫出那个名字,“Vision。”

 

他低下头,把脸埋在手心里,手指插入自己原本为这一刻到来而精心打理好的头发。他听见离去的脚步声,开门声,他最熟悉的那声音从门口传来:“谢谢您,Mr. Stark。也祝您有新的人生。”

 

他发出低低的笑声,身体抖得仿佛在嚎哭。

 

“谢谢你的祝福。”

 

门关上了。

 

“Jarvis。”

 

 

——END——


感谢老朱一直催文让我没让这篇文死在硬盘里。

 @朱朱麦麦Cherry 来啊互相伤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57)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