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魔道祖师/双道长/宋晓】不相见

*预警:薛洋粉慎入。对薛洋不黑不粉观点同羡羡

跟 @司阙 把结局从BE掰成HE掰成BE掰成HE掰成BE最后掰成开放性结局……

————————————————————————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修仙界近年来出的青年俊杰中,有名的两个,一是抱山散人的弟子,人称“明月清风”的晓星尘;二是白雪观出来的道长,人称“傲雪凝霜”的宋子琛。

 

同为一辈的俊杰们,要么结为至交,要么相看不顺,最少也有点头之交,但奇怪的是,这两人名声相齐,却从未见过。

 

有人问晓星尘,这位便微笑着说,他们还未有机缘碰上过,若能结交,也是好的。听闻那位宋道长也是个有风骨有品格的人,或许刚好能跟他合得来。

 

晓星尘孤身下山,一战成名。众多人想要拉拢他未果,他也没有什么至交好友,故众人都有些好奇。

 

有人又去问宋子琛。这位黑衣道长就不如晓星尘那样温和了,只是皱眉,沉默不语。

 

于是就有传闻说,宋子琛不待见晓星尘,定是两人之间有什么纠葛。一干闲人从宋子琛的杀父仇人是抱山散人猜到宋子琛喜欢的女子仰慕晓星尘,晓星尘摇摇头,哪会有这样的事情。但虽然他不重名利,可少年心性,总是有种骄傲,也就好奇为何宋子琛这样不待见他。

 

其实宋子琛是见过晓星尘的。

 

不仅是见过,他和晓星尘曾经是至交好友——在前世。前世里他亲眼见着晓星尘的霜华刺进自己胸膛,也亲眼见着晓星尘只剩残魂。他背着霜华拂雪,带着晓星尘和阿菁的灵魂,游走在世间,如同行尸走肉。直到某天他睁眼,在一片黑暗中看见远处霜华剑光潋滟,照亮一身白袍的晓星尘和他面前的魔物。

 

晓星尘。鲜活的、意气风发的、眼睛明亮的晓星尘。一瞬间宋子琛差点想要流泪,他的眼睛发酸,然后他才发现不对劲——自成为凶尸之后,他再也不会有眼泪。

 

他现在不是凶尸。晓星尘现在也还活着。

 

他想起来这个场景为何如此熟悉,这是他第一次遇见晓星尘的时候,晓星尘那次夜猎名动天下,而他正是在夜猎中助了他一臂之力,二人才成为好友。

 

他回到了过去。这个过去里一切都没有发生,晓星尘还没有遇见宋子琛,常家还没有被灭门,晓星尘的眼还没有换给宋子琛,薛洋还没来得及杀死他们。

 

他撑着拂雪站起来,躲在黑暗里往魔物的要害挥了几道剑气,最后看了一眼晓星尘,转身离开。

 

远远地,他听见背后晓星尘道:“哪位兄台出手相助?”

 

宋子琛没有回头。

 

 

 

被问得多了,晓星尘也对他从来没有碰见过宋子琛这件事生出些疑惑。他虽不是左右逢源、结交甚广之人,但下山以来,他为不少人解决过麻烦,也参加了不少清谈会和夜猎,修仙界与他同辈、水平相近之人,他几乎都见过。可宋子琛仿佛有避开他的天赋,所有他参加的宴席、清谈会、夜猎,宋子琛全都不会出现。

 

或许是偶然,或许是二人确实没有机缘相见,也或许是宋子琛确实在躲开他。晓星尘甚至分出了一些时间仔细思索过他有没有得罪和宋子琛相关的什么人,可他的记忆里跟宋子琛相关的事一件也没有。

 

晓星尘不是对这种事太过执着之人,便也放弃了。于是他对宋子琛的印象,就只停留在世人所说的那句“傲雪凝霜”上。

 

晓星尘不依附于任何家族,独自一人想要自建门派,轻血缘重志向,一时在修仙界里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他太过自大,有人夸他与众不同。宋子琛擦拭着拂雪,叹了口气。

 

无可否认的是,确实有些世家对晓星尘这个举动极为忌惮。抱山散人的弟子建的门派,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发展成压死他们的庞然大物。有几个家族在骗得晓星尘与他们夜猎,精疲力尽之时,联和偷袭晓星尘,纵然晓星尘天资卓越,也招架得辛苦。这时,几道剑光闪来,扭转了战局。

 

“拂雪剑!”晓星尘听见有人惊骇地喊道。被认出了的宋子琛无奈地跳了出来,沉默地站在晓星尘旁边助他。晓星尘诧异的是宋子琛对他的剑法竟如此熟悉,轻易地就能与他配合得天衣无缝,仿佛他们共同战斗过无数次。

 

自宋子琛加入了战局,局面就成了一边倒,那几个家族的人败下了阵来,迅速地逃跑了。晓星尘松一口气,才认真地打量起这位他初次谋面的同辈人。宋子琛确实对得起“傲雪凝霜”这个名头,他沉默地站着,修长高大的身材,一身黑袍,一把拂雪,衬得他清冷如霜。

 

“这位就是……‘傲雪凝霜’宋子琛宋道长?”他笑着问。

 

宋子琛点了点头。但他视线犹疑着不敢望过晓星尘的方向,就像在躲避什么。

 

“今日多谢兄台出手相救。若我记得没错,宋道长的剑却有些熟悉,是否也曾在夜猎中助过我?”

 

“巧合而已。”

 

“都道我跟宋道长无机缘,巧合却是巧。”晓星尘笑道,“可否邀道长饮酒长谈?”

 

“不了,我有急事。”宋子琛好像一秒钟都不想多呆,抬腿就往前走。

 

晓星尘叹气道:“宋道长,我们之间是否有误会?你似乎不太待见我。”

 

宋子琛定住了,留给晓星尘一个几步开外的背影。许久,宋子琛才开口:“没有。”停了一下,他又加上一句:“你的眼睛,很好看。”

 

直到宋岚不见了踪影,晓星尘才失笑地摸摸自己的眼睛。看来宋子琛确实是值得结交之人,他弯起嘴角,改日该去拜访拜访。

 

 

 

但还没等到那个“改日”,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并不怎么让人期待地到来了。

 

兰陵金氏举办清谈会,邀修仙界众人前去。晓星尘正碰上有事没去成,这次清谈会上却传出来一个让修仙界哗然的事件。

 

一向风评甚好的宋子琛,在清谈会上当众杀人。他的剑出得迅速且用尽全力,不仅一击击中那名叫薛洋的修士,还将对方的魂魄都碎了。如此残忍之事,当即得到了在场修士们的围攻谴责。兰陵金氏更是暴怒,因为这名修士正是金氏客卿,宋子琛在金家清谈会上杀害金家客卿,怎么看都是与金家作对。

 

而稍后听到了消息的晓星尘同时接到了委托:将宋子琛抓捕,带去金陵台审判。

 

用“抓捕”一词实在是不妥当,因为晓星尘在白雪观前看见宋子琛的时候,宋子琛就坐在观前的台阶上,身旁放着佩剑,等着晓星尘走到他面前。

 

“宋道长,恕星尘不敬,我要带你去金陵台接受审判。”晓星尘还是握紧了剑,但他并不想和宋子琛打起来。

 

宋子琛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点头道:“我跟你走。”看晓星尘戒备地握着剑,他轻叹一声,指指地上的拂雪剑:“若你不放心,拂雪交给你拿着便是。”

 

宋子琛跟在背着霜华拂雪两把剑的晓星尘身后,往金陵台去,什么也没打算说。还是晓星尘先打破了沉默:“宋道长,我知你不是滥杀无辜之人,清谈会杀薛洋之事,是否有内情?”

 

“他必须死。”

 

“为何?”

 

宋子琛只是抬头深深看了晓星尘一眼,便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晓星尘也不再深究。虽说宋子琛助他两次,但二人交情着实不算深。他不过是怕好人被误会,但既然宋子琛坚持如此,他也无能为力。

 

直到快到金陵台,一路沉默的宋子琛才说了一句话:“晓道长,此事皆是我一人所为,望道长能护白雪观不受波及。”

 

晓星尘点点头,宋子琛向他深行一礼,独身往金陵台上走去。

 

 

 

宋子琛前往金陵台接受审判之事传出,兰陵金氏特意邀了修仙界众人前来共审。晓星尘站在宋子琛旁边,看着金陵台上渐渐坐满了人。旁人以为他是为了防止宋子琛反抗,其实晓星尘不过是尚有些心存愧疚,想到时候能为宋子琛再说说话。

 

审判开始。金家的人自是主张将宋子琛处死,晓星尘力争了几次,再加上宋子琛一向名声较好,也有些与他交好的修士门派为他求情。金家退让一步,不过既杀了人,惩罚肯定不能轻。那边从割舌、断臂、挖眼都讲了个遍,晓星尘还想为宋子琛辩几句,他身边一直沉默着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的宋子琛终于开口了。

 

“我愿受挖眼之刑。”

 

满场哗然。有与他交好之人还想劝他几句,宋子琛却摇了摇头。

 

“杀人必有所偿。子琛愿受挖眼之刑,只求不波及他人。”

 

晓星尘望向宋子琛,却见宋子琛也正望着他。视线相对,宋子琛向他笑起来,笑意清浅。


 

 

 

挖眼之刑金家执行的很迅速,像是怕宋子琛反悔一般。众人看事情也有了结果,便纷纷议论叹息散去。晓星尘踌躇良久,还是放心不下,偷偷跟上了宋子琛。

 

宋子琛用绷带裹好双眼,便独自下了金陵台,没往白雪观的方向去,而是随意沿路而行,四处云游。他刚失去视力,纵使能用灵力探知周边,但也走得磕磕绊绊。晓星尘跟在他后面,顺手帮他解决了几批金家派来杀宋子琛的修士。

 

走到一座小镇里时,一个少女正好往宋子琛身上一撞,连声道歉:“对不住,我看不见!”晓星尘却看得清楚,她正好把宋子琛的钱袋给偷了。宋子琛身为修仙之人,纵使没了双眼,如此伎俩还是分辨得出来的。但晓星尘却看见他身子一僵,露出讶异的神情。他无声地说了两个字,“阿菁”。

 

宋子琛随后给女孩拦下了一个想要打她的男子,少女便坚持要跟着他一同走。他沉吟半晌,最终还是同意了。

 

少女说她的名字叫阿菁。

 

一路跟着宋子琛,晓星尘越觉得他不是无故杀人之人。甚至,他看着宋子琛的为人处世,觉得若不是宋子琛刻意躲避他,二人一定能成为至交好友。

 

一日,宋子琛和阿菁在一处荒废的农家院落休息落脚,阿菁缠着宋子琛给她讲故事。宋子琛几次拒绝未果,只好叹口气道:“我不会编故事。若你真是想听,我这一生,也只有一个值得讲的故事……”

 

好奇的晓星尘靠在墙根听着。

 

故事里的两个人,暂且叫霜华和拂雪。

 

晓星尘偷笑了一下,宋子琛竟连代名都取得如此不用心,也暗自思索着,他与宋子琛到底是有过什么往事。

 

霜华和拂雪都是修仙界里有天赋有志向的年轻人,二人结为至交好友,决心一同建立一个门派。一日,修仙界中一个叫常家的家族被人用恶灵灭门,只有外出的家主与几个家人逃过一劫。霜华热心,主动为常家查出真相,凶手是一个少年,且叫他降灾罢,是兰陵金氏的客卿。

 

晓星尘一愣,这说的应该是薛洋。但他从未听说过什么常家灭门案,薛洋也未做过这种事。

 

霜华将降灾灭门常家的证据罗列得清楚,却遭到了兰陵金氏的反对,最终只是将他关入地牢,后来又被兰陵金氏想方设法弄了出来,他的复仇便开始了。他挖了霜华的好友拂雪的一双眼,并将拂雪从小长大的道观灭门。霜华心存愧疚,请师尊将自己的双眼换给好友,自己独自离开云游。

 

晓星尘突然想起宋子琛那天跟他说,“你的眼睛,很好看。”

 

拂雪四处寻觅好友的踪迹,终有一天在一个小姑娘的指引下找到了故友,却发现霜华被降灾所骗,犯下大错。他想杀死降灾,却被暗算,死在霜华剑下。

 

晓星尘颤抖着按住了霜华剑。

 

随后,霜华得知内情,自杀而死,魂魄俱散。拂雪被降灾炼成凶尸,机缘巧合下被他人所救,从此带着霜华的魂魄,行世路,除奸邪。

 

里面传来阿菁的声音:“道长,这是你为什么瞎了的原因吗?”

 

“不是。这些都没发生过,只是故事而已。”

 

“那我不喜欢这个故事,换一个!”

 

墙外,晓星尘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

 

此时风轻云淡,天空高而远。

 

前尘往事俱回首。

 

 


 -完-


魔道里其实我最爱的是双道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双道长大法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34)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