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魔道祖师/忘羡】终老

请抱着这是HE的信心观看 


————————————

【倾一生所愿,携一人终老】

 

01

 

魏无羡和蓝忘机都有了白发。一夜之间的事,几根白发就刺眼地混在了长长的黑发中。蓝忘机帮魏无羡拔下了白发,魏无羡只是笑嘻嘻地道:“照这样拔下去,哪天会变成秃子吧。含光君你就不用拔了,想想你还挺适合满头白发的,仙风道骨。我呢,就不一样,得找个法子把头发变黑才行……”

 

他们变老了。

 

修仙之人不过是老得慢,比常人能多活许多年岁,但他们终究不是仙。他们也会老去,死去,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之中。

 

魏无羡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差。这具献舍得来的身体本就不比他从前,再加上他没什么灵力,纵使这些年来他多加保养修炼,也跟蓝忘机差得远了。

 

他有时候会生些小病,不严重,但蓝忘机却紧张得很。有年冬天里,他咳嗽了几下,就被蓝忘机勒令不准出去玩雪。被裹成团子样的魏无羡无聊地在房间里滚来滚去,声讨蓝忘机剥夺他的兴趣和自由,并且死皮赖脸地拒绝吃药,说感冒亲一下就好了,能把病过渡到别人身上。蓝忘机无奈地把团子魏无羡抱上床躺着,让他安静些养病。给魏无羡压好被子角,他拍了拍床上的人的额头,然后低头亲了上去。

 

“这也不好,万一真的转移到你身上去了怎么办。”魏无羡皱起脸说。

 

“无妨,我比你容易好。”

 

“好啊蓝湛你竟然敢嘲笑我!来打一架打一架!”魏无羡在床上装模作样地张牙舞爪。

 

但蓝忘机是真的害怕。

 

他已经失去过魏无羡一次了,整整十三年。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回想起那十三年里他是如何度过的,就好像他那十三年的记忆都是空白一片,没有魏无羡,所以什么都没有。失去魏无羡的痛楚远比戒鞭和烙印痛许多倍,以至于他失去了对周围一切爱恨的感知。

 

这世上,含光君怕的东西不多。而这一次,他不敢再失去魏无羡。

 

日子还是平平淡淡地过去。修炼,夜猎,旅行,玩乐。偶尔回去看看长辈们和小辈们,就连蓝思追和金凌都已经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了,他们风华正茂,正是鲜衣怒马的少年郎,让魏无羡想起当初在成为夷陵老祖之前,他也是这样笑得无忧无虑、骄傲嚣张的少年。

 

然后连魏无羡都开始考虑起了他的身后事。

 

修仙之人对自己的大限总是有些大概的了解的。魏无羡知道自己剩的时日不算太多了。

 

魏无羡也觉得自己太过残忍了。他已经丢下过蓝忘机一次,十三年。他不知道那十三年蓝忘机是如何过的,他知道的不过只有那些鞭痕,那个烙印,其余的蓝忘机从不肯跟他说。他不知道等一个死去的人十三年该是如何,但他不敢想象自己离开蓝忘机十三年。以前他不惜命,他觉得自己这条命是被江家捡来的,他见过了太多死亡,他不怕死。但现在他害怕了。

 

他害怕自己再次丢下蓝忘机。比死可怕的东西很多,他最见不得蓝忘机不好。可这也由不得他。

 

他试探着在蓝忘机面前提及这个问题:“哎,蓝湛,你说我把自己做成凶尸怎么样?这就活得久了。我都不知道凶尸能什么时候死,你看温宁过得也挺不错的……”

 

蓝忘机猛然抱住了魏无羡,抱得很紧,像是怕魏无羡从他怀里溜走了一样。

 

“你不会死。”他像赌气的小孩一样闷闷地开口。魏无羡能够感受到他在轻微地颤抖。

 

魏无羡回抱住他,过了很久,他才开口。

 

“对不起,蓝湛。”

 

对不起,我还是会死。

 

 

02

 

日子流水一样地流过去了。有一日,蓝忘机发现魏无羡偷偷地写了一封信,他截住了信,是写给温宁的。

 

里面是如何制作凶尸的方法。

 

蓝忘机把信放在魏无羡面前的时候魏无羡正在逗兔子,他顺手把信接过来揉成一团试图塞进兔子嘴里。

 

“这是什么意思?”蓝忘机问。

 

“温宁勤奋好学,我就提点一下他嘛。”

 

“你想让他把你做成凶尸。”

 

“不是不是,含光君你想多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你是。”

 

魏无羡闭上了嘴,抱着兔子仰头看神情严肃的蓝忘机。半晌,他把怀里的兔子抛下,站起来抚平蓝忘机眉间的皱痕。

 

“蓝湛,我也不想变成凶尸。凶尸多不方便啊,冰冰冷的又僵硬,摆个表情都麻烦。像宋岚那种本来就板着脸的人都还好,我可是要整天逗你玩的人。还可能不小心吓坏小朋友小姑娘。”他絮絮叨叨着,“但是,我不想再留你一个人了。”

 

“对不起,蓝湛,我可能要死了。”

 

蓝忘机握住了魏无羡的手,那只手上还绑着他的抹额,那只手还温暖柔软,而蓝忘机的手却冰凉得很。

 

“你不想变成凶尸。”他说。

 

魏无羡盯着他沉默良久,最后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

 

他也害怕。害怕温宁不能成功地完成,害怕自己变成奇怪的模样,害怕凶尸容易被人控制,害怕成为凶尸的自己会看着蓝忘机死去,害怕自己没有了灵魂,连跟蓝忘机一起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修仙之人最看重的东西之一就是灵魂。有灵魂就有下一次转世的机会,而凶尸是没有灵魂的。

 

他害怕。

 

“会有办法的。”蓝忘机说。

 

 

最后蓝忘机想出的办法让魏无羡无言以对。他说他可以用问灵跟魏无羡的灵魂交流。

 

“可是这样你见不到我,摸不到我,听不到我说话。这有什么用?”

 

“你在,我知道。”

 

魏无羡望着那双眼神坚定的浅色眼眸,叹了口气,点点头。蓝忘机浅浅地笑起来,凑过去跟他亲吻。

 

 

03

 

自从他们定下这件事之后,温养魏无羡的灵魂就成了他们首要的大事。不仅他们二人在收集温养灵魂的法子和宝物,江澄、温宁、蓝曦臣、金凌、蓝思追,甚至连一向不怎么待见他们的蓝启仁和在外云游的宋岚都给他们送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魏无羡曾一度调侃说他们是把给他送祭品的钱用在这上面了。

 

有时候魏无羡也跟蓝忘机说他是不是该学学弹琴,不然到时候问灵他不知道怎么答就不妙了。蓝忘机只是拍了拍魏无羡的手:“你弹成什么样我都听得懂。”

 

“当然,我弹得肯定可好听了!听不懂怎么对得起你含光君的名头。”魏无羡笑嘻嘻地道。

 

蓝忘机越来越喜欢跟魏无羡时时刻刻呆在一起。虽然从前也是这样,但现在蓝忘机恨不得每天都拉着魏无羡,生怕他哪天就不见了一样。魏无羡虽然好动得很,但也没有反对蓝忘机的举动。

 

毕竟可能什么时候他们就再也碰不到对方了。

 

 

魏无羡要走那天,他难得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床边的蓝忘机和他十指相扣,一眨不眨地把他的样子装进眼里。

 

“我死之后,尸体要火化成灰。”魏无羡一条条交代着。毕竟这也曾是待过夷陵老祖的身体,谁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好。”

 

“有时间帮我去看看金凌他们。或许我的灵魂还能跟他们说几句呢。”

 

“好。”

 

然后魏无羡突然想起来:“据说有执念的灵魂才会更容易留在人世间。可我没什么执念了。”他着实地苦恼起来。重活这一世,他已经足够幸运。该报的恩怨都了了,还能得到蓝忘机跟他厮守一生。

 

“你就想着,”蓝忘机沉沉地开口,“如果你不在了,我也就不在了。所以你要留在人世间。”

 

魏无羡愣了半晌,才苦笑道:“蓝湛,你真是太会捏我软肋了。”

 

两人沉默下来。

 

过了许久,魏无羡又加上一句:“这不行,就算我不在,你也得好好的,不然来世我都不会放过你。”

 

这次,蓝忘机没有说“好”。

 

 

04

 

江澄他们一众人赶到的时候,正看到蓝忘机把魏无羡的骨灰收到一个盒子里。他亲自动的手,看着魏无羡的容颜一点点枯碎成灰白。

 

他拿出忘机琴,虔诚地在骨灰盒前摆正,旋律从他的指尖流出来。

 

“安在否?”

 

良久,虚空中传来一声琴声。

 

“在。”

 

“是何人?”

 

“魏无羡。”

 

听懂了琴音的蓝思追瞬间松了一口气,眼眶都红了。众人见状,也知一切安妥,都放下了心。因着魏无羡之前灵魂离体过又入了献舍的身体,连他们都不知道后果会是如何,现下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而蓝忘机一手按住琴弦,一手往虚空中传出琴声的地方伸去,像是要触碰那一缕无形的灵魂。

 

 

05

 

传言有一白发道人游走于世间,除魔救世。此人携一绝世好琴,终日对空弹奏。空中时时传来琴音,似是与之交谈。有人说那是曾负盛名的含光君,奏问灵与伴侣之魂魄厮守。

 

魏无羡肉身消殆后的第二十年,蓝忘机弹了一首曲。从他们年少轻狂时的不羁岁月,到射日之征中的黑暗血腥。从十三年的徘徊和等待,到十三年后的终见归来。从艰难坎坷的旅途,到平淡安稳的生活。他弹尽了他们的一生,轰轰烈烈又归于平静。一曲奏完,忘机琴的琴弦竟根根崩断。

 

蓝忘机没有弹奏问灵,他只是向虚空中伸出了手。

 

“我想见你。”

 

然后他听见了那刻在他脑海中的人声。

 

“好。”

 

 

·完·



 @司阙  是她是她还是她,拉我入坑让我发刀的都是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2)
热度(1678)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