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仝黄】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写写这句话

————

没多少人知道黄子弘凡喜欢仝卓。

他们看起来连好朋友都算不上,比不上黄子弘凡跟张超梁朋杰方书剑的关系,比不上仝卓跟代玮高天鹤的关系,他们顶多算是熟络,见面会打招呼微笑,没事偶尔几个人约着出去玩,时不时聊聊音乐开开玩笑。

这种“熟络”建立在黄子弘凡天然的皮和自来熟上,建立在仝卓惯常的客套和圆滑上,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特殊,完全够不上“喜欢”的边。

但黄子弘凡就是喜欢仝卓。尽管他们没太多交集,可少年人的喜欢是夏日的雨,不讲道理、突如其来又轰轰烈烈,他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大雨淋湿。

他喜欢仝卓那双眼角下垂的狗狗眼,即使那双眼里的温度有时让人觉得冷清;他喜欢仝卓总是挂着的笑容,即使他的笑有时像是公式化的真诚;他喜欢仝卓站在台上的样子,光打在他身上,他的声音流淌出来。

他喜欢仝卓身上微妙的矛盾感,喜欢他看不透的心思,比他大好几岁的青年对他有奇妙的吸引力,他说不清为什么,也就不再去想——喜欢就是那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呀。

黄子弘凡并不有意否认遮掩他喜欢仝卓,他是多骄傲又自信的小朋友,十九年人生过得顺风顺水,不知道收敛为何物。可十九岁的少年也有青涩的小心思,把一腔爱化作暗恋。

他喜欢去偷看仝卓,有意无意经过他身边,在他微博底下蹦跶,借着几人出游的机会晃到仝卓身边。但仝卓像个不解风情的傻瓜,又像八面玲珑的情圣。他对黄子弘凡的视线报以一笑,在他经过时跟别说笑,在微博下答应他的邀请却从不实现,合照时跟黄子弘凡中间总隔几个人。

也不知道他是落花无意,还是流水无情。

最后一期的告别,满场的人到最后只剩下他们俩。黄子弘凡走到台上,看着遥远的仝卓,有那么一瞬间想大声跟他说,仝卓我喜欢你。

他迟钝地后悔起第一期选座时,他没坐在仝卓那一侧。若是他选了,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抑或是依然如此?

他心里有万千言语想说,想跟所有人说,想跟仝卓说,想跟自己说。但此刻他发现导演的剧本写得真好,他深吸一口气,说,“你好。”

若是再来一次,我也希望还能跟你说一声“你好。”

 

晚上他们一起去聚餐,好多人哭着笑着唱着歌,黄子弘凡悄悄给自己拿了酒,酒量却不好。跟老云家一圈人抱头痛哭好一会儿,他再去倒酒,就被一个人截住了。仝卓握住他的手——仝卓的手心是热的,软的,黄子弘凡晕晕乎乎地想。

仝卓把黄子弘凡拉到沙发上坐好,安顿好满脸通红的小朋友,他又打算去给哭出假声的高天鹤送杯水,小孩儿抱住了他。仝卓试图起身,又怕把黄子弘凡带出沙发摔倒,只好无奈地坐回去,揉揉小孩的头发:“黄子,黄子弘凡?咋了?”

小孩嘴里叽里咕噜地嘟囔,语速太快字太多,含含糊糊地黏在一起,仝卓也听不出他在说啥。然后小孩突然坐直了,对他露出个大大的笑脸,伸出一只手:“你好!”

仝卓愣了愣,也无奈地笑,握住他的手:“你好。”

 

第二天黄子弘凡是被鞠红川从床上揪起来的。鞠红川把他的手机扔给他:“五个闹钟了黄子,再不走赶不上飞机了。”

黄子弘凡蹦起来,宿醉的头痛让他龇牙咧嘴。终于到各奔东西的时候,他又抱着鞠红川哭了一通,直到鞠红川按掉他的第七个闹钟抹着眼泪把他赶出房间,他抬头正好看见仝卓拉着行李箱在他门口。

“我们俩飞机时间差不多,一起拼个车去机场呗。”

“……哦。”黄子弘凡愣愣地点头。

结果到了机场,两个人飞机都延误了。仝卓跑去国际航班楼去找黄子弘凡吃饭,两个人吃完,黄子弘凡问仝卓要不要看电影,递了一边耳机给他。

黄子弘凡选的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他举着手机,靠在仝卓肩膀上跟他一起看,心砰砰地跳。仝卓把他的手机接过来:“我看你拿久了手抖。”

电影还没看到一半,黄子弘凡的飞机到了。仝卓把他送到检票口,正要跟他说再见,走在前面的小孩突然转过身,看着他。

“仝卓,”他叫他,“你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仝卓顿了两秒,“不知道。”

“你——”黄子弘凡鼓起腮帮,“你可以现在查一下。”

“快进去吧,别赶不上飞机了。”

黄子弘凡气鼓鼓盯了他一会儿,仝卓还是挂着笑,于是他憋着气说:“那我走了。”

“好。”仝卓挥挥手。

他看着小孩拉着行李箱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出几步后,又刹车,气势汹汹地冲回来。

“因为我喜欢你。”黄子弘凡说。

小孩瞪圆了眼睛,在距他只有一步的地方停下,盯着他,嘴唇抿成一条线,颇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狐狸。

“我知道。”仝卓说。

黄子弘凡像被这句话戳破的气球,肉眼可见地泄下气来。仝卓当然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仝卓当然知道他喜欢他。

但他一开始就回答了“不知道。”

仝卓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别哭啊。”

黄子弘凡的眼睫毛颤了颤。小孩吸吸鼻子,忽然用要勒死仝卓的气势扑上去,狠狠拥抱了他一下,然后往后退开一步。

“其实乌鸦一点也不像写字台。”他说。

“我走了。”他说。

仝卓看着他昂首挺胸的背影,说,“好。”

他把纸巾叠起来,收回自己口袋里。

 

其实许久以前仝卓就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如同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黄子弘凡喜欢他。

但爱丽丝跟疯帽子的爱只有在童话里才能存在,踏出奇异国度的话语便变得荒谬。

为什么乌鸦不像写字台?

因为现实总归不是童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09)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