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Jesse&Andrew片段

“来吧,我们会结婚,我们会在一栋房子里共同生活。”


那也是个他们拍了几十遍的场景。Andrew得在Brenda烧着丝巾的时候跟电话里的“Mark”争执。实际上Jesse并不在电话那头,他的电话压根没拨通,Jesse就在拍摄片场的角落里,跟David一起透过百叶窗看房间里的Andrew,边对着话筒念台词,好让Andrew听见。

Brenda已经烧了二十三条丝巾,他们还在重拍。Andrew喊得声音有些沙哑,David倒说这是他想要的状态。他还认为Andrew在这的表演缺了些什么,“你做错了,你明白他会生气,但他告诉你他原谅了你,你们还会在一起,你知道这种感觉吗?”Andrew抱歉地笑了笑,David让他先喝口水休息一会儿。他边喝水边溜达到Jesse旁边,Jesse要剪到这段的表演其实早就录好了,所以他在这配合Andrew说的并不会被录进去、被用上,但他还是用飞快的语速念一大段的台词,只为了Andrew能有正确的反应。他说的话比Andrew大概多两三倍,所以他也正靠在椅子上休息。

“对不起。”

“我今天已经听够你说对不起了。”Jesse笑道。Andrew也吃吃笑着坐在他旁边,嘴唇抵在水杯上发了会呆。

“我知道David的意思。”他说,“要我说,就像你以为女友要因为你做错了事跟你分手,但她却告诉你她会跟你结婚。你会为自己做错的事愧疚,会被意外的惊喜冲昏了头,甚至不去考虑这后面是否有什么不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不过可能是我不太能代入你说的那些,天使投资啊,重组公司啊,所以我总是没办法表现得那么好。”

“所以你更喜欢结婚这个说法?”Jesse问。Andrew一愣,“我只是开玩笑,”他把水杯放下,眼神到处晃悠,“David叫我过去了。”他站起来,小跑着离开。

他们继续重拍了几次,Jesse察觉到Andrew在间隙中疲乏地揉了揉太阳穴再投入下一场。他对着电话喊:“我得引起你的注意!”

“Wardo,我说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Jesse罕见地顿了一下。按他背熟了的剧本,他该说“Peter Thiel决定给我们五十万投资”,但David告诉他他不用按剧本来,反正他的声音不会被剪进去。他再开口时,换上了一副更为柔和的语气,“我爱你,”他的脸开始发烫,他敏感地注意到在他旁边的摄制组向他投来了目光,他坚持说下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放柔了的声音依然被话筒传到Andrew耳边,他可以在摄像机上清晰地看到Andrew被放大的脸。

“什么?”Andrew轻声问。他一点点直起身,难以置信的微笑一点点从他微张的唇瓣间溢出来。

“来吧,我们会结婚,我们会在一栋房子里共同生活。”Jesse想,他该不该再继续说,说他们会养宠物,说他们会领养小孩,说他们会去世界各地吃海鲜?他看见Andrew抿了下嘴唇,喉结滚动,用力地眨眼。他闭着眼轻轻摇头,仿佛在回味他刚刚听见的话,那太过于美好,他既不敢相信,又不想从美梦中醒来。在像是被拉长的短暂沉默后,他深呼吸,睁开眼,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

“我爱你。”他认真地说,“我马上就到。”

“Andrew?”Jesse没有意识到自己换下了“Wardo”这个称呼。

“在。”

Jesse发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他再重复了一遍。

“我爱你。”


“卡!”David叫道。他冲出角落跟Aaron辩驳去了,Jesse也跟在他身后走出去,他一抬眼,就对上了Andrew的视线。他们隔着布景、机器和走来走去的剧组人员对视。

Andrew觉得万千思绪堵在他的身体里,让他没法迈步,万千话语堵在他的喉咙里,让他没法发声。他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盯着Jesse,指望自己的眼能送出千万分之一的讯息。

在听到Jesse说“我爱你”的那一刻,他恍惚忘记了他们正在拍戏,忘记了Jesse为何这么说,如他跟Jesse说的,他被意外的惊喜冲昏了头。他很少听见Jesse说“爱”,他之前最多只说过“喜欢”,他跟Andrew说“我喜欢跟你相处”。他差点儿以为自己太累产生了幻听,所以他问“什么?”接着他听见Jesse说,“我们会结婚,我们会在一栋房子里共同生活。”

Andrew跟很多人说“爱”,他以此表达真心的夸赞、或由衷的感谢,但当Jesse这么说时,这个“爱”就不一样了。他爱他,像情侣、像爱人。Andrew闭上眼,几乎能完美地想象到他跟Jesse住在一起,他们分享食物、打理花园、共同外出,他们在清晨和夜晚亲吻,在同一张床上入睡。

那场景如此真实,以至于他脱口而出:“我爱你。”

他听见Jesse叫他的名字,他说Andrew,我爱你。

David喊“卡”的瞬间,他被从飘忽的梦幻里拉了回来,安静的片场变得闹闹哄哄,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了Jesse。

一切仿佛突然停滞,他又回到刚刚棉花糖似的柔软又轻飘飘的境况里。他盯着Jesse,他能从他的眼里捕捉到还未藏好的爱意,那微张的嘴唇才刚刚说出过“我爱你”、才刚刚跟他在想象中亲吻,他急速跳动的心脏在迫使他问出那句话:

“你……”他发出的声音就像一阵微弱的叹息,被埋没在周遭的嘈杂里。他向Jesse迈出一步,David高声打断了他。

“Andrew,我们还得再拍一遍!”导演拍拍他的肩膀,“做得不错,但Aaron觉得那句‘我爱你’不适合加到剧本里。”他又去招呼另一个青年,“你也做得不错,Jesse!”

于是刚刚的一切跟飘在空中的气泡一样被戳破了,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不甘的破裂声。Andrew尴尬地摸摸头,“谢谢你,”他跟Jesse说,“你能这么说,实在是太慷慨了。”他清楚这样说对Jesse有多难,为了他的表演能做到这步,他确实应该感谢他。

“那我——”Jesse踌躇了一下,瞄了Andrew一眼,“我接下来要再这么做吗?”

“不用了。”Andrew不假思索地迅速回答,接着解释道,“你很贴心,但我……”他没找到合适的理由。他想听Jesse说“我爱你”,他愿意为了听这句话再拍成百上千次,可他也不想再让Jesse这样说。那句没问出口的话还在他心中盘旋:你是真心的吗?如果是真的,他不怀疑自己会毫不犹豫地说“我马上就来”。

但他不能这样答应Jesse。他只是不能。

Jesse配合地点点头,没要他说完。


————

以前在stories never happened无料里放的试阅片段。

隔了好长一段时间,重新捡起文件夹里的Jesse&Andrew来看。
果然白月光还是白月光。无论过了多久,想起他们眼泪就会涨潮。
捡起来继续写吧,从去年过年拖到了今年过年,希望在他们初次见面的十周年能写完。
那些所有复杂的精致的脆弱的感情,爱却不背叛女朋友的爱,短暂的聚与长久的散。
2009-2019,Jesse & Andrew

 
标签: jewnicor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17)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