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TSN/ME】One last night

Summary:Eduardo发誓要在毕业前在哈佛图书馆里做爱。大四的最后一晚,他在图书馆碰见了跟自己闹掰的前好友。

给八周年本《沉船补给》的约稿~

——————


这是他大学生活的最后一个晚上。

Eduardo决定从凤凰俱乐部三楼的房间下去。他已经在这儿待了足够长时间、从他跟Mark决裂以来,他来这儿的频率跟以前去柯克兰宿舍的频率快差不多了。他坐在这儿,思考一切是怎样发生的,思考一切该如何解决。他有时会想,他应该从一开始就这么做。呆在凤凰俱乐部的地方,跟那些受人欢迎的精英们谈论女孩,而不是总跑去柯克兰宿舍,看Mark写他根本不懂的代码。

如果他一开始就这么做了,他或许不会在Facebook的版头上留名——虽然现在Facebook的版头上同样没有他的名字——他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境地。

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境地?


他从三楼走下去。三楼的房间空旷安静,只有被认可的人才能上来。而越往下走,楼梯都被巨大的音乐声震得发颤。一楼是派对,那些年轻人充满希望地来参加这个哈佛中最负盛名的俱乐部之一举行的派对,尖叫着摇摆着呐喊着,指望能搭上凤凰俱乐部的便车。

Eduardo一走下去,立马被舞动的人群包围了。一个漂亮女孩贴上来,问他的名字。他刚打算拒绝,女孩的同伴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大喊:“他是Eduardo Saverin!你不知道吗,他的名字写在Facebook版头上!”

事实上,现在已经不在了。Eduardo想告诉他们,但他不想在音乐声里大吼。

“你认识Mark Zuckerberg?”又一个人对着他的耳朵喊,“老兄,他酷毙了!”

不,他只是个混蛋。

“他在跟Mark Zuckerberg打官司!”不知道为何,这儿的人都这么了解新闻。

Eduardo放弃了在这儿找点乐子的想法。他顶着众人惊叹和审慎的眼神皱眉往外挤,恍惚间觉得自己像摩西分海。

如果没有Mark Zuckerberg,他的大学生活绝不该如此精彩绝伦地糟糕透顶。


在喧闹的人群中,他想起自己跟Mark第一次见面也是如此。那时候他们就是这些年轻人的样子,挤在一个派对里,希望能参加凤凰俱乐部。他第一眼就发现了Mark,那个跟四周格格不入的卷发青年,他邀请Mark去另一个宿舍派对,于是他们俩在夜晚的凉风里跑过哈佛校园。

他终于挤到了门口,风是热的,吹得人烦躁不安。于是Eduardo跑起来。他跑过魏德纳图书馆,超过两个并肩慢跑的男孩,其中一个青年对另一个说:“听说哈佛的传统是毕业前要在图书馆书架里做一次爱……”Eduardo猛然一震。如同回忆重现,他记起当时他跟Mark从派对里跑出来、经过图书馆时,他跟Mark说:“大四,我要在那些书堆间做爱。”

而Mark讥笑般回答他,“宝贝,注意台阶。或许你应该先找个女孩去你宿舍。”

现在是他大四的最后一天,Eduardo开始后悔没有邀请那个派对上的漂亮女孩。


他拐了个弯,跑进图书馆。即使是在哈佛,凌晨两点的图书馆也没多少人。他放轻脚步,走向角落的书架间,决心如果在这遇见一个漂亮女孩,他会告诉她他的名字曾经在Facebook版头上,然后邀请她在书堆间做爱。

越往里走,灯光越暗,人越稀少。Eduardo没碰到看起来会答应他请求的女孩,他叹口气,决定转去自己常去的经济学书架,且当怀念自己消耗在这里的时光。他轻车熟路地拐进一个书架前,就撞上了他刚刚还在想的场面:

一个漂亮女孩,跟另一个男孩,在书架的过道上做爱。

Eduardo给他们打了个抱歉的手势,迅速转到下一排书架后,心下有些难堪。这跟他想的可有些出入。

接着他一抬头,僵在原地。

那个青年像从他两年前的记忆里走出来,那头卷发,脸颊上的小雀斑,无论春夏秋冬都不变的卫衣短裤拖鞋,全都跟他们并肩跑过图书馆时一模一样。

“……Mark。”

“毕业快乐,Wardo。”他对面的人说,“你来这完成你的‘图书馆宣言’吗?你带Christy了?”

“我告诉过你,Christy跟我分手了。请问Facebook现任——已经辍学——的CEO来这儿干嘛?捐赠图书馆吗?”

这就是Mark,Eduardo想,他总是能最精准地激怒人。他深吸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该在图书馆里那么大声说话,于是他转身准备离开。去他妈的图书馆宣言。

Mark突然在他身后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想自己这可能是过度反应,但他仍像只受了冒犯的刺猬般竖起全身的刺,狠狠甩开他,与此同时因为过大的动作,他没能保持住平衡,一脚踩空台阶,摔了下去。

他是结结实实全身摔到了地上,疼得眼前发黑,蜷缩起身体,好一会才回过神来。Mark还拉着他手臂,也跟他一起摔倒了,但没那么严重,只是撑在他上方。

“我想提醒你注意台阶。”这是Eduardo摆脱疼痛带来的嗡嗡耳鸣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他怒视着这个罪魁祸首。Mark用他最熟悉的那种既无辜又刻薄的表情看着他,嘴唇绷成一条线。Eduardo还因为疼痛和愤怒在发着抖。看着近在咫尺那张脸,他突然伸手扯住Mark的T恤,把他狠狠拉下来,嘴唇撞上他的嘴唇。

去他妈的毕业愿望。去他妈的大学。去他妈的的Mark Zuckerberg。


接触到Mark嘴唇的那一瞬间他有些想叹气。他想过那么做,他很久以前就想过那么做。

他确实曾经想亲吻他。他确实曾经想跟他做爱。他确实曾经爱过他。

在他把Mark的电脑砸下去之前,他确实曾经希望过跟他在一起。

而如今他们沦落至此。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开始得凶狠,却结束于Eduardo放开了Mark的衣服,轻轻把他推开。他呼出憋闷在胸膛里那口气,忽然很是疲累,眼角眉梢都盛满倦意。

“我要走了。”他说。

他试图起身,但他上方的人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Mark一如往常地、自顾自地说:“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这吗?因为有人跟我说过毕业之前一定要在图书馆里做爱。”

Eduardo嘲笑道,“是啊,首先你得找个女孩去你宿舍。但是见鬼的唯一会去你宿舍的只有我!”

Mark顿了一下,“是的,只有你。”

Eduardo心里升腾起不详的预感,在他反应过来前,Mark压住他吻了上来。



点这里吃肉



——END——

图书馆的梗是原著《意外的亿万富翁》里的,想写很久啦。感谢八周年本的约稿让我又写了M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63)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