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家庭教师/白正】花种

8012年了我还在用古早文风搞初恋漫

——

Choice战前,桔梗问起能否对入江正一下手,白兰满不在乎地同意了。

因为他知道入江正一不会死。只要白兰·杰索还活着,入江正一就不会死。

因为白兰在入江正一心脏里埋了一粒种子。

桔梗在密鲁菲奥雷的每个高层体内都种了桔梗花种,只要白兰想,他就能看见桔梗从那个人心脏破土发芽,开出致命的花来。

除了入江正一。

入江正一的种子是白兰亲自种下的。因为入江正一是属于白兰·杰索的。

他特意花了大半天挑选,最后挑中了白色秋牡丹。

很久之后,他从切尔贝罗的监听中听见入江正一的解读,捏着棉花糖笑了出来。

“花语是期待……对吧。白兰先生,想把我压垮啊。”

什么嘛,小正的答案果然是这个啊。

埋下种子极为简单。白兰走进入江正一的实验室,红发青年趴在桌上睡得天昏地暗。白兰俯身,把入江正一的上衣掀起来,手按在他心脏的位置。

那粒包裹在大空火炎里的花种就悄然从他手里消失了。

白兰坏心眼地一捏入江正一胸前的凸起,熟睡的青年闷哼一声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后 吓得惊叫:“白兰先生,你……!”

小正的心跳变得好快。

白兰忽然想试验一下,他催动火炎,那粒种子缓慢地生长。

入江正一的神情骤然痛苦,他抓着心口大口呼吸,直到白兰收回了手,他才松了口气。

“白兰先生请不要随便闯进来!心脏病都被你吓出来了!”

白兰无辜地笑,塞了一颗棉花糖到他嘴里。

不是心脏病哦,小正。

后来白兰偶尔有这样的恶趣味。催动那粒种子,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一点点不致命的动静,但足以让入江正一动作一滞,疼得眉头紧皱。

他喜欢看入江正一这样的表情。他能随时让入江正一疼痛窒息。

他掌握着入江正一的生命。

但桔梗的攻击刺穿入江正一身体时,白兰脸色一沉,戒指的火炎猛然一闪。

秋牡丹花种上的大空火炎迅速顺着血管淌过入江正一全身,把将要生根发芽的桔梗花种扼杀。

入江正一是属于白兰·杰索的。

就算他背叛了,他仍然属于白兰·杰索。

在将要被沢田纲吉的火炎轰成灰烬前,白兰转眼去寻找入江正一。

入江正一站在战场边缘,眼镜反着光,看不清神情。

白兰想,如果他在这最后一刻催动玛雷戒指,入江正一心脏上那粒种子就能开出白色秋牡丹来。

他微微动了动手指。他遥遥触摸到入江正一的心跳。

他看着入江正一。入江正一胸前没有开出花来,但他脸上的神情仿佛疼痛得随时都会死去。

于是白兰·杰索停了下来。

就用这种表情迎接你们的新世界吧,小正。

用这种表情,迎接我的……

——死亡。

[秋牡丹花语:生命,期待,淡淡的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189)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