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原耽】一步之遥 1-4

明星/助理,狗血大纲文。解压作,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

1

小助理跟明星读大学时在同一个电影学院。

不过小助理是文化管理专业,明星是表演专业。两人隔了两届,小助理刚入学,明星就大三了。

小助理长得清秀干净,在俊男美女云集的电影学院算不上什么,但在管理系里面还能当个系草。明星却在表演系里面不太出众,在几个电视剧里客串过,有几句台词,有一些颜粉,是那种一抓一大把的三十八线小明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表演系的人经常不在学校,明星也不是全校有名的人物,原本他们没什么交集。到明星大四,电影学院毕业前都要组织搞个表演。

电影学院各个系都会出力组织毕业表演,编剧写剧本,导演去指挥,小助理在帮忙打杂。

他在后台等上面的戏演完去清场,明星在那场舞台剧里演男四,小助理站那一看,就看见明星正跪在台上哭。他背对台下,却正好面对台后的小助理。他哭得安静又悲伤,死死咬紧嘴唇压抑着抽噎,肩膀绷着颤抖,泪水一滴滴掉下来,从他眼角滑落出一条透明的细线。

小助理当时就被震撼到了,呆呆地看着他。然后导演喊卡,过来说他表演要再夸张些,不然观众从他背影看不出来。

他道歉,抹把脸再跪回去,这次他哭得撕心裂肺,声音喊得嘶哑,身体一抽一抽地抖。

灯光灭了,小助理他们上去摆下一场布景,明星要站起来下台,但跪久了,一站起来就一歪,小助理伸手扶住他,借微弱的光亮看见他疲惫的神情,睫毛上还颤巍巍挂着泪水。

小助理给他递了张纸巾,他接过,微笑道:“谢谢。”他一眨眼,睫毛上那滴泪就掉下去,落在他的笑里,有种脆弱的美感。

小助理瞬间被击中了。

等小助理忙乱跟着师兄师姐处理完台上的事,明星已经走了。他从表演单里记住明星排演的是哪个剧,却不知道那么多名字里哪个是他。

到毕业表演那天,小助理特意跟师姐把自己帮忙的时间调整下,空出看明星的舞台剧的时间。

开场演员介绍,他记住了明星的名字:谢子安。

明星出场不多,到那场哭戏时他背对着观众大哭,小助理却想起那滴安静从他睫毛上掉落的泪珠。

到演员出来谢幕时,小助理鼓起勇气在观众掌声尖叫声里喊:“谢子安!”

明星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他那边,好像没找到到底是谁喊的,就朝那片笑着鞠躬。

2

明星毕业了。

小助理找到他的微博号,跟在一群舔舔舔哥哥真好看哥哥注意休息的妹子里默默关注。明星时不时发个自拍,偶尔演些电视剧,现在他已经能当男五男六了,在微博上宣传下。

不过他演的不少是雷剧,还经常要去站台,小助理看着有些惋惜。

小助理到要去实习,他在系里人缘不错,有学长给他介绍到一家影视公司里,跟一个经纪人。他是经纪人助理,肯学肯做,按他老大的意思,他再跟个一年半载,就能转成经纪人了。

然后他老大签了明星。明星刚签进来,小助理在跟着经纪人开会的时候见到了他。小助理站在经纪人后面做记录,明星给他拉了张椅子坐。经纪人多看了明星两眼,对他印象不错。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会做人的明星总省心些。

不过明星咖位不大,也没有很突出的点,所以经纪人不特别重视他。小助理就一开始见了明星一面,心里一直暗暗期待着有什么机会再见见。

明星去了一个剧组拍戏,经纪人刚好有事要跟他商量,打算派个人去,小助理主动请缨去了。他到剧组的时候明星刚拍完一场雨中戏,浑身湿透了,因为咖位不够公司派助理,所以他一个人在找毛巾。

小助理赶紧拿了条毛巾跑去递给他。他接过,笑着说谢谢。水珠从他的头发他的睫毛他的嘴唇他的脸颊流下来。

回去之后小助理跟老大申请去做明星的个人助理。老大痛批他一通:“明星助理比经纪人钱少事多地位低,转成经纪人的机会比经纪人助理还小,而且生死都系在一个明星身上,划不来啊。”

小助理就是要去,辞职重新求职也要去。

老大挺喜欢这个年轻人的,但在娱乐圈,这种为自己喜欢的明星不顾一切的事见得多了。他没让小助理辞职,跟公司申请把他调过去了。

在小助理走前他告诫他:“既然你要去做他的助理,那我得告诉你,有些东西凑近看才能发现跟你想的完全不同。谢子安——他的私生活,你作为助理多注意下。以前我也帮他处理过这些事,既然他有助理了,就是你的事了。”

小助理隐约明白一点。娱乐圈的人说到私生活,无非是那些事。

他还是去了,跟明星说,我是公司派给你的个人助理,以后多多指教。

明星诧异道:“公司这就肯给我配助理了?”

小助理给他打气:“公司觉得你会火的。”

明星笑,拍拍他的肩,“谢谢你啊。”

3

小助理觉得跟着明星还是件挺好的事。

助理要做的事很多,打杂开车做饭都要会点,最好还能安抚明星,跟剧组打好关系。

小助理打杂的事会不少,之前拿了驾驶证,虽然开得慢但好歹能上路,不过做饭却苦手。为了明星,他有时间放假回家休息的时候,都跑回爸妈家里找老妈教他做菜。老妈笑他一个人过总是吃外卖,终于舍得学做饭了,是不是要追女孩。小助理想追什么女孩,追星比追女孩难多了。

明星最近在演一部剧的男五,是个古装片,设定是妖孽反派,因而每天都要糊厚厚一层妆,眼线飞上天,出去就能唱京剧。拍完一天的戏份,明星一个边缘配角,在剧组占不了一个化妆间,只能上车卸妆。他换下戏服汗流浃背地钻车里,小助理已经给他开了好一会空调,冷气扑面而来。明星把镜子挂前面的车座上,拿化妆棉一点点卸妆。沾了卸妆油的化妆棉得在他脸上停留好一会,才能融掉那层厚厚的粉底。

小助理坐在驾驶座上等他卸完妆再开车,等了好一会,后面没动静,他转头去看,看见明星歪在车后座睡着了,妆才卸了一半,化妆棉掉在他衣服上。小助理没叫醒他,离开驾驶座去到后座,把掉在他身上的化妆棉收起来,上面的粉底已经印在他白T上了。他把明星扶正,拿了化妆棉,沾上卸妆油给他另半边脸卸妆,擦到他眼周时,明星轻哼一声,睁开些眼睛。小助理吓了一跳,把手撤开,明星又重新闭上眼,困倦地说:“你力道太重了,对皮肤不好,特别是眼周。轻点。”

小助理点点头,发现明星没看到,也没什么反应,他便再轻手轻脚地给他卸妆。好不容易卸完妆,他发现明星刚侧头睡过去时一小块粉底沾到了车座上,这是公司借的车,他不敢弄脏,就推推明星,让他挪过去点,自己再拿化妆棉擦车座。明星被他一推弄醒了,刚皱眉想生气,看到小助理慌张地看过来,手里还在擦座椅,就吞下了抱怨,头靠在车窗上继续睡。

然后小助理就接管了帮他卸妆的业务。他很享受给明星卸妆,虽然花的时间多,还要小心翼翼,但看着明星闭眼,把自己好看的脸完全交付给他,乖得像个洋娃娃,他心里就泛起柔软的暖意来。为了力道适中,小助理买了粉底液卸妆油化妆棉回家在自己脸上试,他是易过敏皮肤,所以很少用化妆品,加上一开始没把握好卸妆力道,好几天脸都过敏得发红长痘。他只好带个口罩去上班,对明星谎称花粉过敏。

明星出剧组时竟然有粉丝等他,几个女孩手里抱着花和礼物。明星不太火,所以碰见粉丝基本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小助理下意识上前去接,明星把那束花抱了过来。送花的粉丝激动得要哭,咔嚓嚓拿相机拍照。等粉丝走了,明星才指指他的脸,“花粉过敏就注意点,以后花我来接吧。”

小助理愣愣点头。还好戴着口罩脸又过敏,看不出他在脸红。

4

拍完一天戏,小助理在酒店房间里给明星敷冰袋。今天有场戏是女三扇他巴掌,导演要真扇,ng三四次,卸下妆他脸就红了一小块。不明显,不过明星要靠脸吃饭,自然得保养好。

明星低着头玩手机,突然问他:“你签过保密协议吧?”

小助理嗯了声。明星点点头,在手机上发了条信息。过了会,有人敲门,小助理去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今天那个扇明星巴掌的女三。女人一闪身挤进门里,走到明星面前,笑着摸他的脸颊:“今天对不起了,我来给你赔礼。”

小助理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明星没躲开女人的手,朝小助理比个手势:“你先出去。”

小助理愣愣走出去关上门,在走廊上站了一会。明星在剧组地位不高,所以他这个助理是跟明星住一间房的。他这才想起刚刚他出来得太急,手机钱包都没有带,外套也在里面。

他总不能现在回房去,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完事,又怕女明星出来的时候被狗仔偷拍到,索性就蹲在走廊里,数着走廊墙纸上的花纹发呆。

已经是深秋了,他只穿了件单衣,冷得抱住自己肩膀。

过了许久,那扇房门悄悄开了,小助理转头看过去,本来想起身,但是冻麻了,一时没能动作。女星乍一看走廊里蹲着个人,以为是狗仔,吓得手上的包一甩,砸在小助理脸上。明星听到动静,探出头看,抓住女人的手:“这是我助理。”

女人拍拍胸脯松了口气,走过去朝小助理伸手。小助理以为她要拉他,把手递过去,女人一躲:“我的包。”

小助理把包捡起来换给她,还勉强活动僵硬的面部肌肉挤出个笑来。

等女人消失在墙角,又一只手伸到小助理面前,小助理呆呆盯着明星。

“拉你起来。”明星拉住他的手把他扯起来,他扶着墙踉跄一下,跟着明星回房。

“没习惯有个助理,不好意思。”明星松开他冰凉的手,“以后我会提前跟你说的,这种情况你去外面另外开个房,我给报销。”

“好。”小助理坐在床上点头。

明星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忽然笑道:“失望了吗?我是这样的人。”

小助理缓慢摇摇头:“没有。”

他想一开始喜欢明星是因为他好看,他是个好演员,是个温柔的人,而这些还都没有变。他不能有更多奢求了。

明星愣了下,揉揉他的头,“去洗个热水澡吧。”

——TBC——

 
标签: 原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35)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