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jewnicorn】途经

 公路旅行。素昧平生的两个人,一次偶然的相遇、意料之中的离别和没有结果的重逢。

————

【一个人不可能途经两次同样的风景。】

 

“嗨,你好,我能搭个便车吗?……谢谢!后座已经有一个人了?”

Andrew背着包拉开后车门,探头往里看。里面坐着一个戴耳机的少年,像被吓了一跳的猫似地瞪大眼睛盯着他。他挥挥手:“我也想搭个便车,你不介意吧?”

少年沉默地点点头,往里面挪了点。实际上他本来就只占了半边的座位,这么一挪,他都贴到了车门上。Andrew坐进去,把包在自己靠门这边放好。开车的是个热情的大叔,他回头招呼了一下Andrew:“我喜欢载搭车客,一个人开车太无聊了。但是这孩子不太喜欢说话。”他耸耸肩,指指窝在角落里的少年。Andrew笑着感谢他,然后偏头看另一个人。

他靠在车窗上,从树影里透出来的光斑在他脸上迅速地掠过。他有一头卷曲的棕发,下巴尖尖的,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他塞着白色的耳机,耳机线连着他握在手里的MP3。Andrew看了他一会,终于等到他也从眼角的余光里偷偷打量新上车的人,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Andrew笑起来,对他伸出手:“我是Andrew。”

少年一愣,迟疑地从口袋里抽出没握住MP3的那只手来,跟他握了下手。他的手骨节分明,在开了暖气的车内也还凉凉的。

“Jesse。”他也报上自己的名字。说完后,他就闭上了嘴,没取下耳机,也没表现出要交谈的欲望。Andrew没见怪,朝他笑笑,转去跟车主人聊天。那大叔是个很健谈的人,Andrew告诉他自己是大学生,跟朋友打了个赌,看谁先搭便车到达洛杉矶。他能感受到坐在自己旁边的人在偷瞄他,于是他忽然转过头,把他抓个正着。被发现了的少年一缩,慌乱地转开视线,脸颊发红地对着手里的MP3发呆。

“你听的是什么?”Andrew问。不过Jesse好像没听到,只是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的MP3。于是Andrew伸手在靠近他的座椅上点了几下,他惊讶地抬头,Andrew点点耳朵:“你在听什么?”

Jesse犹豫地摘下一只耳机,递给他。耳机线不够长,所以Andrew自然地往他那边挪了点儿,接过耳机。他立马认出了熟悉的旋律:“Floyd Collins?你喜欢音乐剧?”

少年的眼睛睁大了点,他头一次把脸正面转向Andrew,Andrew发现他的眼睛一边在车的阴影里是深海般的蓝色,一边在光里折射出蓝绿色。“你知道?”他又接了一句,“我姐觉得我是同性恋才一直听音乐剧,虽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关联——但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Andrew又发现一点:他的语速非常快。他下意识地拍拍他的胳膊安抚他,少年卫衣下的肌肉一绷,又放松下来。“我很多朋友们都喜欢音乐剧,当然我也是。”他笑道,“这没什么关系,爱好音乐剧并不是需要紧张的事。”

他轻声跟着MP3里面的音乐哼唱,Jesse也没提醒他他忘了把手从自己胳膊上拿开。他认真地盯着Andrew,没有再躲闪视线,等音乐放完,他问:“你唱得很好……你学过吗?”

“我演过音乐剧,也演过话剧。”Andrew点点头。

Jesse又停了会,似乎在做什么心理斗争。

“你是学这个的吗,我是说,在学校里?”

“对,我学戏剧,我爱这个。”

少年的手指敲打着膝盖,Andrew耐心地等他说话,放在他胳膊上的手小幅度地像给狗狗顺毛似地摇晃。

音乐切到了下一首,Jesse也轻声跟着唱起来。他没有看Andrew,逐渐挺直腰,歌声越来越大。他的声音从那个内向焦虑的少年身体里挣脱出来,回荡在车里。开车的大叔意外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把车载广播关掉了。

歌放完了,他停下来喘气,忽然听到了掌声。Andrew微笑着看着他给他鼓掌,连大叔都一手在方向盘上拍出声音。紧张这才迟到地席卷而来,还没等他想好要开口说什么,Andrew弯了点腰跟他直视,望进他的眼睛里。

“你唱得很棒。你有天赋,你要相信自己足够优秀。”

Jesse抿起嘴唇笑了一下,又坐了回去,靠在车门上,躲开了Andrew的手。但他们还在分享耳机,Andrew跟着音乐哼唱,过了一会,Jesse的声音也加入了进来。在两人跟着唱了不知道第几首后,MP3放了首双人分开唱的歌曲。Andrew在唱完第一段后突然停了,Jesse愣了下,继续唱完第二段,然后停下来看着Andrew,Andrew笑着接上。他们像是真正地表演音乐剧,先是Andrew开始挥动手臂,Jesse也不由得加入,两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手舞足蹈,抑扬顿挫地唱诵,手时不时碰到对方的身体。

一阵响亮的掌声插入他们的表演里,他们才发现车停了,司机大叔笑眯眯地给他们鼓完掌:“拿你们的音乐剧门票当车费了。先下来休息会吧。”

他们在加油站休息,Andrew给Jesse买了瓶水。他们停下来才发现耗费了不少精力,口干舌燥,额头上挂着汗水。两个人边活动边喝水时,看见加油站边搭了个小小的台子,有人在上面表演,底下放着个用来装钱的帽子。他们站在那看完了一出表演,两个人是仅有的观众。表演完后,Andrew给他鼓掌,往他的帽子里放了张钞票,表演者姿势夸张地朝他鞠躬。

“在发什么呆?”他过去拍拍Jesse。

“在想我以后能不能这么赚钱。”

Andrew点了下这个小少年的鼻子,“你该去更大的舞台表演,你值得被更多人看见。”

Jesse看起来又在发愣,但他喝了口水,开始讲话。

“我是从学校跑出来的。”他说。

Andrew安静地听他讲。

“我小时候跟姐姐一起去表演过舞台剧,后来我进了表演学校。但是我太容易紧张了,而且没人愿意理我。他们说我很奇怪。他们把我的作业扯烂,把我的书包扔进水里。我很害怕去学校。”他顿了一下,看向Andrew,后者真诚地望着他,于是他鼓起勇气继续说。

“我爸妈让我转学,我不喜欢那个学校,但我想学表演。”他咬着水瓶的边缘,“他们又欺负我的时候我跑出了学校,朝路边挥手随便搭了个便车。”

他说完了,还在啃咬水瓶。

“在我十三岁的时候,”Andrew说,“我跟你一样,被人欺负,不想去学校。”

“你也会被欺负吗?”Jesse讶异道。Andrew跟他不一样,他自觉孤僻,内向,自卑,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但Andrew开朗,温暖,优秀,帅气。

“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经常被几个高年级的校霸堵住,强迫我把书包里的钱交给他们。”他笑了笑,“其实我觉得他们很可怜,他们为了得靠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力量,我甚至都想抱抱他们。”

“不,我不会,”Jesse说,“他们不需要我的可怜和谅解,他们不值得拥抱,拥抱应该留给对你好的和爱你的人。”

Andrew歪头看了他一会,“你说的也有道理,”他点点头,“拥抱该有拥抱的意义。”

他们回到车上,没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题。Jesse坐好后,把一只耳机递给了Andrew。他们继续听着音乐,有一些Andrew没听过,有一些他还表演过。窗外的光线一点点暗下去,两个人靠在椅背上睡着了,两个脑袋在车的颠簸中靠在一起。

Andrew是被耳机里突然的爆炸音给惊醒的,他被声嘶力竭的摇滚乐吓得一跳,差点撞到车顶,连着Jesse那边的耳机也被扯了下来。Jesse也惊醒了,跟他解释:“这是我姐给我听的音乐。”

“快到你的目的地了。”司机看他们终于醒了,转头提醒Andrew。Andrew谢过他,从车窗往外看。Jesse把MP3调回音乐剧,递回耳机给他。他接过来,笑道:“摇滚乐也不错。”

天已经完全黑了,照亮车内的只有路灯昏黄的光和偶尔闪过的霓虹灯。他们俩安静地听着音乐,直到车停下来。

“格里菲斯公园到了。”

Andrew提起自己的包,把耳机交还给Jesse。Jesse伸手去拿,在昏暗的车内没看清,手指撞到了Andrew的手。他迅速地抓到耳机,缩了回去。

“我肯定是最快到的。”Andrew欢快地跟司机道谢,拉开车门。在下车前,他把书包背上,转向Jesse,双手张开。Jesse犹豫了两秒,往前挪了些,跟他拥抱。少年还没完全长开的身形跟他的下巴一样瘦而尖锐,而Andrew的怀抱跟他整个人一样温暖而柔软。他闻到Andrew身上有青草和果实的淡淡的甜味。

“这不是可怜的拥抱?”他开玩笑似地问。

“当然不是。”Andrew拍拍他的背,“祝你好运,Jesse。”

 

Jesse看着Andrew朝车子挥舞手臂的身影消失在车窗外,他又跟Andrew来之前那样坐回去,塞着两个耳机听音乐。

他不知道车往前开了多久,他的MP3没电了。

“你打算怎么办,孩子?”驾驶座的大叔问他。

他扯下耳机,对着窗外向后飞掠的风景发了会呆。

 “我想……”他开口时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得要命,“我想回家。”

 

他借车主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他的母亲带着哭腔地问他在哪儿,他茫然地环顾了一会公路上空荡荡的景致。

“去格里菲斯公园接我吧。”他说。

车主陪他一起等到了一辆经过格里菲斯公园的便车。一路上没能跟他说上几句话的热情的大叔也握住他的手使劲晃晃:“祝你好运,孩子。”

他在格里菲斯公园前下了车,Andrew已经不在他们离开时那个地方了。他把耳机再塞回自己耳朵里,坐在路边椅子上等他家人过来接他。他母亲说会叫一个在洛杉矶的亲戚先把他接回去。

他隔着没有声音的耳机听见有一群人在放声唱歌,他转过头,看见Andrew跟另几个人大笑着从街的另一头走过来。是他先发现的Andrew,因为他听见了他的声音,他盯着Andrew。这个比他大一点儿的青年看起来跟他们坐在车里的几个小时前完全不一样了,他更为闪亮,跟朋友们勾肩搭背,离他遥不可及。他几乎想要逃跑,Andrew走近了点才发现他坐在树木的阴影里,惊讶地停止了歌唱。他跟身边的朋友们说了几句,然后朝他跑过来。

“Jesse,你怎么在这?”

Jesse手足无措地慌张起来,“我在这儿等我家人接我回去。”

“你要回去了?”

“对,是的,”他快速地点了下头,“我要回去了。”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Andrew,心脏砰砰地跳着,鼓起勇气伸出手。

他们后面那群人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朝Andrew喊。Andrew转头跟他们招招手,抱歉地跟Jesse说:“我可能得走了。”

“我家人很快就到了。”Jesse说,“再见。”

Andrew拍了拍他举起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的手臂:“再见。”

Jesse跟坐进出租车里的Andrew挥手,然后把手臂放了回去,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他坐回自己刚才呆的地方,打了个寒颤。

他从没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

 

——END——

写这篇的时候我在想十五六岁的杰西。

音乐剧、他的姐姐觉得他是同性恋和送他摇滚碟、他不想去学校,都是他在采访里说过的。我想那时候的他应该是一个敏感又脆弱的少年,迷茫地试图探寻这个世界。

他说我们真应该在十三岁相遇。

那如果在他敏感又脆弱的少年时期,他遇见了已经长大的Andrew呢?


 
标签: jewnicor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84)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