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dylmas/(伪)thomewt】如何拔掉死亡flag

dylmas穿越到thomewt身上改变newt的死亡。

一个流水账,写出来比脑洞辣鸡一百倍(。)为了区分,电影里的Thomas用大写。

——————

“THOMAS,起来!”

Dylan被这个声音吵醒,迷迷糊糊地想Thomas又起不来床被Will敲门了,怎么这声音听起来这么近?

“THOMAS!”

这次他被打了一下,他蹦起来:“Thomas不起床又得怪我吗!”

“你不起还得怪Newt吗?”

他莫名其妙地揉揉眼睛看着一脸严肃的Will,才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他们在的地方太破旧了,连盏灯都没有,全靠从被木条封起来的窗子间漏出来的些许晨光让他勉强看清这个房间。他睡的垫子可能有几年没洗了,他最爱的小枕头也不在。

“怎么回事?”连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换了,“我们被奇怪的反派抓了?”

他本来是跟Will开个玩笑,边朝门边走去,打算看看情况。

“醒醒,菜鸟,你已经不在WCKD了。”他被塞了一堆东西在怀里,“赶紧换上,准备出发。”

Dylan凝固在了门前。“What the —”他忽然把手里的东西一扔,向外跑。天还没亮,只有几个火簇在灰扑扑的街道上亮着,偶尔有几个荷枪实弹的人路过,警惕地瞄他一眼。他一眼就看见了远处一个高高的围墙和里面灯火通明的建筑。他想跑近点看看,他跑了大概有七八分钟,才接近了那个围墙——那确实是真的,不是VR或者别的什么。

刚被他甩在后面的男人跟着跑上来:“脑子坏了吗,菜鸟?”

“我倒希望是我脑子出问题了……”Dylan对着面前的景象喃喃。

他穿越到电影里了。

 

“不管你脑子有没有坏我们都得进去。”Will——Gally重重拍了他一下。他被这一句话一惊,忽然想起一件事:“我们今天要跟Teresa去WCKD?”

“你又心疼那个女人了?”

“Thomas——不是,Newt在哪?!”Dylan猛地抓住Gally,今天是最后一天了,Newt死前的最后一天。

他跟Gally拍了半天Newt的门都没人应,Dylan急了,不会是他病毒发作了吧。他使劲踹了几下门,灰土扑簌簌地从墙上掉下来,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把门撞开,门终于开了,他一头栽进门里,“砰”地把里面的人撞到地上。

“天哪,Dylan。”他身下的人嘶着气,“就算我闹钟没响你也不用这样吧。”

“……Thomas?”Dylan从他身上爬起来,去扯他的衣服。金发男人看着他扯他衣服,跟Gally一起喊了出来:“你干嘛?”

“给我们俩一点时间!”Dylan头也没回地把门踹上,把Gally关在门外。

他把身下人的衣服撩起来,露出的白皙皮肤上青黑色的血管触目惊心,甚至有几个血管交汇的位置已经开始溃烂。他小心地伸手触碰那儿,Thomas一缩,震惊地跟他对视。

“疼吗?”Dylan搓搓手指,上面粘着变了颜色的血。

Thomas点点头,动动自己的身体,不死心地又按了一下溃烂的口子,疼得倒吸一口气。Dylan连忙把他的手拉开,轻手轻脚地把他的衣服扯下来盖住皮肤。

“我们……”Thomas犹豫地打量着周边。

“我们在电影里。”Dylan肯定了他的猜想。

 

他们穿越进来的时机非常不妙,如刚刚Dylan从Gally那听到的,他们马上将要出发去进行电影里最大规模的、最后的活动——救出Minho、逃出城市。Newt的病毒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阶段,并且会戏剧性地在得救前一点儿死掉。Dylan不会允许这件事再发生,不仅是Newt不能死,他面前的可是Thomas,他不能让Thomas那么痛苦地死去。

时间并不多,所以他们俩立刻达成了共识,先从他们知道的剧情里推断出怎样是最佳的解决方案。首先Dylan要把自己的血给Teresa,让她回WCKD研制解药。在这个时间里他们去救出Minho和其他人、找到那些能延缓病毒爆发的疫苗给Newt注射,然后Dylan去把Teresa和最终的解药带出来给Newt。

“你呆在飞船那儿,等Brenda带回疫苗你就赶紧注射,应该来得及,也能撑到我把解药带回来。”这是Dylan想出来最好的办法,也免得让Thomas拖着身体难受地跟他们东奔西跑。

令他意外的是Thomas拒绝了这个提议,“我要跟你一起去WCKD。”他对Dylan说,“这段剧情里一定得有我才行。”

“我们可以做得比原本电影里更好,”Dylan抢白道,“我们知道剧情,我们知道得避开什么,得往哪里找东西——”

“但你NG了很多次。”Thomas开玩笑地拍拍Dylan,“我们都知道电影是什么套路,一定得我们聚在一起才能做到不是吗?”

“我们得潜入反派总部、躲避追杀、从高楼跳下游泳池,我们可能真的会死,没有休息、没有NG、没有威亚。”Dylan顿了一下,看着Thomas,“你真的要去吗?”

“我相信你能做成任何事。”

“那我们走吧。”Dylan跳起来,露出招牌式的小太阳笑容,“不然Gally都气得眉毛要上天了。”

他走了几步,又退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交到Thomas手里。

“干嘛?”Thomas疑惑地举起手里的项链。

“不要给我信,不要说‘PleaseTommy’,”Dylan叮嘱道,“你知道,这个在电影里叫死亡flag。”

 

他们跟着Teresa走进了WCKD,她的口袋里揣着Dylan在自己手上划了一刀、再用来包扎的绷带。他们让Gally先去找疫苗和救其他免疫体,两个人决定直奔实验室救Minho。虽然脱离了特效和绿幕,没有了导演和工作人员,但好在演员的素质让他们表现得不错。他们一路顺利地救出Minho后逃到了直面游泳池的房间。

“感觉怎么样?”Dylan问Thomas。

“还好,除了真正的跛脚比我脚底垫石头跑步难。”Thomas笑笑。其实他没说出来病毒比他想象的可怕多了,他毕竟是个平时连体能训练都不怎么做的演员,也不像Dylan做那些锻炼和危险动作经常有可能面临受伤。他并不习惯这样的疼痛,但他只能忍着。

他们和Minho退到将要起跑冲出窗玻璃的地方准备起跑,Dylan忽然握住了他的手,Thomas手心满是冷汗。他看了眼Dylan,Dylan朝他一笑:“别紧张,我有主角光环。”

不知道现实有没有可能从这么高的地方跳进水里还没事,但总之感谢主角光环,他们从水里浮了起来——还是Dylan把Thomas拽出来的。他们和前来接应的Gally汇合,Dylan之前就特别让Gally一定得带一支疫苗,一见到Gally,Dylan就想给Thomas注射疫苗,青黑色的线条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脸颊。

“等会,”Thomas摆摆手,“注射完我就不能动了,我们先到安全的地方。”

Dylan半扶半抱地把Thomas带到车站边躲着,给他注射疫苗。针头插进他的血管,他紧绷身体,然后长吁一口气。他的脸色好了点,血管颜色也逐渐变淡。Gally和Minho松了口气,但Dylan和Thomas都知道这不够。

“去吧,Tommy,去救其他人。”当着另两个人的面,Thomas换了个称呼,“我会……”

“嘘。”Dylan一把捂住他的嘴,“别再说下去了。”

他站起来,准备回去WCKD,看见Thomas靠在墙边对他笑,他还是没忍住,返回去用力拥抱了一下他:“我很快就回来。”

该死,他边跑边想,好像立了一个很大的flag。

 

在楼顶的火势蔓延得太过分之前,Dylan跟Teresa跳上了提前在那儿等他们的飞船。他拉着Teresa跑到Thomas旁边,金发男人闭着眼躺在飞船上。

“他暂时没事。”Teresa检查了一下他,把唯一的一管解药注射进他的身体,再翻翻他的眼皮和身体其他部位,朝围在旁边的所有人点头,“他会好起来的。”

Dylan神经一松,筋疲力尽地瘫坐在一边。Minho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肩。

“谢了,兄弟。”他跟Dylan碰拳,然后交给他一个东西,“Newt在药效发作睡过去之前让我给你这个。”

结果还是把flag都插了。Dylan边在心里摇头边打开那封信,随机一愣。

信的开头是“DearDylan”。

 

 

Dylan被隔壁叮铃铃的闹钟声响起,他猛地坐直,环顾四周——他在酒店里。他从床上跳下来,冲到Thomas门前使劲拍门:“Thomas!!”

没人应门。他生怕实际上他们的flag还是没拔掉,Thomas在里面出了三长两短,一急之下开始撞门,接着“砰”地撞倒了来开门的人。

“Thomas!”他没顾得及爬起来就撩起Thomas的衣服,Thomas眼疾手快地把衣服扯下来:“看什么,没有病毒。”

Dylan终于放松了,趴在Thomas身上。Thomas推推他的头:“起来。”

“我做了一个梦。”Dylan说,“我们去把电影的结局改了。”

“我也做了一个梦,真的跛脚跑起来比脚底垫石头难。”

Dylan吃吃地笑起来,Thomas揉了把他的头发,“我就知道你能做成。”

“我还梦见你给我写了封信。”

“不是我写的。”

“开头是亲爱的Dylan。”

“不是我写的。”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

“以后也不会有了,”Thomas把他从身上踹开,“你再念下去这绝对是我的死亡fla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56)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