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移动迷宫/thomewt/newtmas】寻找纽特

 关于thomas被扔进迷宫前的记忆和小迷宫3结局后的一切发展。
他们一起开始,一起结束。

————

70岁那年,Thomas决定去寻找Newt。

 

他们在岛上已经过了40多年,人类文明在这与世隔绝的岛上重新繁荣起来。他们冒险回去过几次带回一些科技,又救回不少人。他们建造房屋、机器、发展教育,他们甚至有了研究所——当然,是在严格的管控下。 

岛上的人口也多起来。幸存者们结为伴侣,生儿育女,大部分新一代都遗传了免疫者的抗体,但作为拥有已知的最强免疫基因的Thomas却没有孩子。他没有跟任何人成为情侣。Brenda尝试过,这个小姑娘从以前就喜欢他,可Thomas没有接受。后来Brenda终于放弃,跟别人在一起了。老Jorge坚持要给他视作亲女儿的姑娘办一场婚礼,人们采来鲜花装饰营地,给Brenda披上白纱,这个最开始端着枪、脏兮兮的、驾车横冲直撞的女孩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裙子,牵着爱人的手,走过孩子们帮她洒出的花瓣雨。她最后看了眼Thomas,她喜欢了很久的、救了她命的男人在为他鼓掌,她朝他笑了一下,她知道他永远不会爱上她了。

他们都道Thomas对Teresa念念不忘。Thomas笑笑,其实他知道像Minho劝他的那样,没什么这么难放下。他只是总看着海边的那块石头,上面刻着他们失去的那些人的名字。

这么多年里,他的记忆渐渐地恢复。他在幽地里给自己强行注射血清后,想起来的并不多。那时他的记忆是一大堆的碎片奔涌而来,他只能先从里面捡了些重要的。后来他有了很多时间来拼凑碎片,在基地建设得差不多、稳定下来后,他用大段大段的时间对着海发呆,想着遥远的、不可见的对岸上变成一片废墟的城市。

他想起很多东西。他想起WCKD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想起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想起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的资料列在屏幕上,他们对他们做实验,给他们注射药剂,把他们放到迷宫里。他们观察那些人活着,成长,和死亡。

他想起Ava对他说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他想起Teresa握住他的手站在他身边,告诉他他们会成功的。

他记起他见过的人们的资料,包括Minho,包括Gally,包括Chuck,也包括Newt。他把他记得的部分告诉生活在岛上的、想要知道自己过去的人们,有些人甚至找到了自己的亲人。Thomas看着那些忘记了彼此的亲人重聚、拥抱,忍不住装作不经意地在人群里瞥到一个金发的女孩。

他想起Newt。

WCKD的研究人员会分到不同的任务,观察不同迷宫,他负责的是幽地。他清楚幽地里的每一个人,他参与了挑选他们、帮他们清除记忆、把他们送进迷宫的全过程。他记得他跟着Ava到大厅里挑人,Ava每念到一个名字,一个少年就得站出来。她念到“Newt”时,一个金发的清秀男生站起来,他旁边的小女孩拉住他,轻轻抽泣。他弯腰跟她手牵手,额头抵额头,低声说话。Janson上前去扯他,他惊慌地回头,又摆出故作镇定的神情安慰女孩。Thomas有些不忍,问Ava能不能把他们一起带走,Ava摇摇头。

“他只是个控制变量,Thomas,”女士毫无感情地说,“但他妹妹还值得再观察一下。”

他只是个控制变量。Thomas后来查看他的资料,发现他并不是个免疫者,只是个父母双亡、被跟免疫者妹妹一起带进来的普通人。在他们要清除Newt记忆时,Thomas俯身帮他带上仪器,少年轻声说:“求你……”他没有说明要请求什么,因为他其实知道是不可能的,他不过是发出最后的不甘。

“一切都会好的,Newt。”Thomas说。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这安慰如此苍白,他们拆散亲人,删除人的过去,圈禁生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吗?这一切真的会好吗?

在金发少年的妹妹也被送往其他的迷宫后,Thomas不禁对Newt留了点心。

Newt是很早被送进幽地的一批,迷茫和未知让聚集在迷宫的年轻人们惊慌失措,还未建立起秩序的封闭世界里不停地爆发冲突。Thomas看着这些人争吵,嘶吼,徘徊,绝望。有些人跑进了迷宫,没再回来,他们的尸体被WCKD回收,而Thomas能做的只有分析和记录冷冰冰的数据。他提心吊胆地看着Newt,很庆幸这个少年没有莽撞地跑进迷宫,直到他在某天眼睁睁地盯着Newt悄悄溜了进去。

研究人员是可以休息的,晚上迷宫入口关闭后,是他们的下班时间,但Thomas不敢离开屏幕半步。他盯着Newt爬上高处,这个瘦弱的少年竟爆发出如此的毅力,他攀着藤蔓,艰难地向上,但墙太高了,他爬不到顶端。他在几十米高的地方停下,抬头看黑漆漆的天空。他攀在墙上的身影在摄像头里看起来就像藤蔓上一片在风中颤抖的叶子,即将被吹离藤枝。隐蔽在墙上的一个监控摄像头离他很近,Thomas能看见他疲倦的神情。少年闭上眼,松开了手,往下掉。Thomas从屏幕前的椅子上跳起来,差点惊呼出声。还好他被藤蔓缠住几下,阻碍了他的下落。他重重地摔在地上,Thomas急忙打开热扫描,看到他的心脏还在跳动才松了口气。他环顾四周,没有人注意这边,于是他小心操作,把那片区域的墙体移动暂停了,也把本应该经过那儿的怪物支开。少年闭着眼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该到来的死亡,但那一整晚,Thomas却在屏幕前方死死盯着Newt的生命迹象,生怕他那一点心跳的波动消失。

他知道幽地里有一组“行者”,会在每天的清晨进入迷宫。他等着他们,看那一小队散开,Minho找到了Newt。Thomas缓缓地坐下,他的腿仿佛有万千蚂蚁在啃噬,他才发现自己站了一整晚。

他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值得。他们要研制出解药,可他们把普通人放进危机四伏的迷宫里,只因为他的妹妹是免疫者,而他——他是什么呢?Thomas不相信Ava说的“控制变量”,因为其他迷宫并没有这样的需要。Newt只是不走运地被扔了进去。

在他们的实验里,很多人会死去,他不知道Newt还能活多久。

他开始试图阻止这一切,他向“右臂”提供消息,他想救出那些人们,然后他被发现了。

WCKD抓住了他,把他绑在实验台上。他认出他们要清除他的记忆,他忽然想起那个少年说“求你……”

Thomas想他大概是想求他让他记得他妹妹。他也想请求,让他记住Teresa,让他记住Newt,让他记住金发少年的妹妹,让他记住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样,让他记住他为什么而奋斗。

针管戳进了他的皮肤。

 

Thomas现在记起了Newt的妹妹,她在岛上,并且她见过Newt。她叫Sonya,金发长长的编成一个麻花辫。Thomas不知为何没告诉过她她有个哥哥,他只是特别关照这个女孩,以至于跟Sonya一个迷宫出来的Aris曾别扭地问过他,他是不是喜欢Sonya。Thomas拍了下男孩的头,“我没有。你喜欢人家就去告诉她。”Aris红着脸跑走了。

一天晚上,Thomas又在对着海发呆,手里握着胸前挂的、Newt最后留给他的项链。Sonya安静地在他边上坐下,问他:“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过去的事。”

“真好,你能想起过去的事。”女孩说。

Thomas心里一动,侧头看着女孩,细看之下,她长得跟他哥哥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棕色的眼睛。

“你想知道过去的事吗?”他问。

女孩用力地点点头,“我想知道。”

Thomas转过头,沉默了会。

“你有个哥哥。”他说。

Sonya的声音充满了欣喜:“我见过他吗,我是说,后来?”

“是的,你跟他见过面,还说过点话。”

“那他在岛上吗?”

“他……”Thomas握紧手里的项链,“他死了。”

女孩许久没说话,海水开始涨潮了,她问,“他叫什么?”

那晚Thomas告诉了她很多Newt的事。他怎样弯下腰安慰他的小妹妹,他的金发,他笑起来的样子,他们一起去WCKD救人。

他们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去海边看那块石头,Sonya伸出手,描摹上面刻的名字。

“Newt。”她温柔地叫出这个名字,“我的哥哥。”

 

 

在岛上的日子过得很快。Minho有了儿子,然后有了孙子。Sonya在Thomas的引导下成了研究所的所长,研究起Thomas保存下那管血清。Brenda埋葬了去世的Jorge。最先到岛上的一批人都老了。

Thomas照常在海边读Newt留下的信。这些年他不知道读了多少遍,本来就被揉得皱巴巴的信纸已经发黄了,一阵海风吹过,它竟然掉了个角。Thomas赶忙把那一片纸抓住,跑到屋子里去粘起来。他把粘好的信铺在桌子上,突然觉得一阵心慌。他隐约感觉有些东西快消逝了,而他想抓住他。

他最近也偶尔忘记事情,却不是因为病毒,而是因为无法避免的衰老。他像Newt信里写的那样,在每天醒来后和睡着前默念那些人的名字。他害怕遗忘,失去过记忆的人总要更害怕遗忘点。

他突然决定回去寻找Newt。

 

当初逃离城市时,因为怕病毒传染飞行器上的其他人,所以他们没把Newt带走。后来他们回去过几次,城市已经完全被狂客包围,原本Newt死去的地方变成了一片废墟,他们没能找到Newt的尸体。

在听说Thomas的这个决定后,第一个来找他的是Minho。他坚持跟Thomas一起去,但被Thomas拒绝了。他现在在岛上过得很好,有家人,有亲人。

“你要看好你的小孙子Chuck。”Thomas说。

第二个来找他的是Brenda。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他一个拥抱。

最后一个来找他的是Sonya。

“你该知道,你老了,免疫基因在消退。你回去随时都有可能感染,你已经不再免疫了,Thomas。”

“对,我知道。”Thomas点点头,“但我已经活这么久了,我快死了,Sonya,至少我想在死之前找到他。”

“那我也——”Sonya咬了下嘴唇,“他是我哥哥。”

Thomas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轻轻摩挲它吊着的铁皮卷。他带了它几十年了,还有些舍不得。他把项链交给Sonya。

“这里面是Newt最后写的信,”他说,“你要活着,在这,记住他。他说比起死亡,他更害怕遗忘。”

 

Minho的儿子开飞行器把Thomas送到了城市的废墟里。Thomas背好枪和食物,跳下飞行器。

“我爸说他会等你回来的!”

“那让他好好活久点!”Thomas朝飞行员挥挥手。

 

他先去了他跟Newt分开的地方。他费力地钻进倒塌的建筑空隙里,在黑暗里摸索,但跟以前的结果一样,他什么也没找到。大部分地方已经被破碎的水泥钢筋压住,他搬不开,看不到Newt是否在这些废墟里。他钻出去,站在炙热的、仿佛要把人晒成干的太阳下休息。

他开始漫无目的的行走。他在城市里转来转去,凭感觉走,他冥冥中相信自己总会找到Newt,他总会找到他。

他遇到过几波狂客。他有枪,有刀,奈何他老了,动作慢了许多,他还是在一个隧道里不幸被抓伤。

他的伤口慢慢腐烂,青黑的纹路在他的皮肤下扩散开来,他依然在行走。他的步伐逐渐缓慢,有时意识模糊倒在地上,他又支撑着爬起来。他在断壁残垣里翻找,他只想着一件事,他得找到Newt。

一天早上,他抹了把嘴唇,低头发现手上沾了黑色的血。他抬起头来,迎着明晃晃的太阳走。他的视野里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他停下来。

他看见Newt。

Newt正朝他走来。他的皮肤泛着青灰色,胸口还插着那把刀,已经生锈了。他没有完全死亡,他还是变成了狂客。

Thomas跌坐在地上,不再行走。

“我跑不动了,Newt。”他向那个影子说,“你过来吧,我等你过来。”

狂客停在他前面,看着这个也被感染了的老人。Thomas张开双臂。Newt似乎疑惑了一下,低吼一声扑过来,去撕咬他的脖子。Thomas没有躲,而是抱住了他。两个灰败的人影在亮得刺眼的太阳下拥抱,如同凝固成一尊悲剧式的雕塑。

才咬了他一口的狂客不动了。他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仿佛是幻觉似地,Thomas听见他说:“Tommy……”

他恍惚想起很久很久以前,Newt痛苦地看着他,说“Tommy,求你……”

他才发现自己如此残忍。他把他抛下,让他一个人成为狂客,在废墟里游荡几十年。而他现在还想违背他的意愿、跟他一起成为狂客、丧失作为人的尊严。

他摸索到手边的枪,里面还有两颗子弹,刚好。他拥抱着Newt,举起枪。

“一切都会好的,Newt。”他说。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474)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