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Jewnicorn】寻找独角兽

 关于十三岁相遇的孩子,夏令营,以及独角兽的故事。

——


十三岁的Jesse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已经熄灯了,但住了十几个孩子的宿舍并没有安静下来。明天就是夏令营结束的日子,孩子们在黑暗里兴奋地叽叽喳喳。Jesse没参与他们的讨论,他总是没法很好地融入他们。他上方的床板敲响了三下,从上床探出一个小脑袋来。

“嘿,Jesse。”看到他还醒着,棕发孩子灵活地从上床跳下来,钻到Jesse被窝里。给他们睡的床不大,他们俩挤在小床上,手贴着手,脚贴着脚。Andrew凑在Jesse的耳边跟他咬耳朵。

“我们去找独角兽吧!”他说。他的呼吸洒在Jesse皮肤上,让他觉得痒痒的。Andrew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小想法,他相信圣诞老人,超级英雄,以及独角兽。Jesse艰难地转过头,他们俩的鼻尖在狭小的空间里碰到一起。

“……好。”他对上那双在黑夜里发亮的眼睛,没法说出“不”。

Andrew笑起来,在被子里摸索着找到Jesse的手握住。“等他们睡着了,我们偷偷溜出去。”他笃定地说,“据说那片树林里有独角兽。”

 

 

对Jesse而言,如果这段夏令营经历里有什么能称上好点的事,就是Andrew了。他不喜欢夏令营。他害怕陌生的环境和陌生人,他不擅长交朋友,他不热衷于野外户外活动,而夏令营相当于这些所有让他焦虑的事的总和。但他的父母坚持他该去夏令营,他们认为所有孩子都该这么做,他的姐姐和妹妹都早参加过夏令营了,只有他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装病,拖了好几个夏天。这个夏天他正思索是要着凉还是过敏,他的父母突然毫无预兆地宣布他的夏令营日期提前了,接着迅速把他送上了去夏令营的车。

Andrew走向他时,他一个人坐在角落看书,那是本他随便从活动室里的书架上抽出来的漫画,他翻开的一瞬间就后悔了,因为他不喜欢看漫画。可书架边已经围了一群笑闹的孩子,他只好低下头翻看。

“啊,是你拿了。”他面前出现了一双脏兮兮的球鞋,那个欢快的声音继续说,“你也喜欢蜘蛛侠!”

“不,呃,”他把那本漫画合上,低着头递过去,“你拿去吧。”

“你不喜欢蜘蛛侠?”

“不,我只是,我不怎么看这些。”Jesse把自己的衣角揉成了一团,“拿去吧。”

那本书被拿了过去,他正要松口气,一个人在他旁边坐下。

“那你可以试试,你会喜欢他的。”

他终于稍微抬起头,往旁边看了一眼。

“我是Andrew。”那个有小鹿一般棕色眼睛的孩子朝他笑。

 

他们成了朋友。这很奇怪,Andrew对猫过敏,不喜欢好好待着,但他喜欢Jesse;Jesse觉得总是大笑的人很傻,对超级英雄不感冒,但他喜欢Andrew。

他们最大的共同爱好是表演。

Andrew有令人惊讶的表演天赋。他真诚、热情、精力充沛,全身心地投入表演之中。Jesse却几乎相反,他的母亲是一名专业小丑,他跟过自己姐姐在剧院里表演,但他时常对自己所要做的事焦虑不已,他选择用表演作为一种逃避现实生活的方式。

他们两人会在闲暇时找个没人的地方演戏。通常Andrew扮演蜘蛛侠——他最喜欢的超级英雄角色,Jesse则扮演他的朋友或者反派。有时Andrew会让Jesse来扮演英雄,但是Jesse总是拒绝。他不适合那类的英雄,他清楚,而Andrew仿佛生来就是为这种角色打造的。

 

在夏令营结束的一个星期前,所有的孩子们要一起排练一出舞台剧。他们的剧本是《小红帽》,Jesse相信Andrew能演猎人,他知道他想要演猎人,他也是全部孩子里最能演好猎人的人。

“你要演什么?”Andrew问Jesse。

“一棵树吧,我想。”

Jesse不想参加那些被争抢的角色的竞争,也没人认为这个总躲在角落里少言寡语的孩子能演好什么,所以他果然被分到演一棵树。他按夏令营指导老师的指令站到舞台背景前,过了会,一个总跟他形影不离的身影又蹭到了他旁边。

“你为什么在这?”他瞪着Andrew。

“因为我也是一棵树。”Andrew理所当然地说。

“你该去演猎人。”Jesse眉毛皱起来。他不想Andrew因为自己来当一棵树。

“但我喜欢当树。树多重要——小红帽要从我们前面经过,大灰狼和猎人都要从我们中间跳出来。”

Jesse好一阵子没说话,Andrew知道他在生闷气,也只能咬着嘴唇盯着他。“但是我想看你演猎人。”Jesse小声地说,“你会是最棒的猎人。”

他笑起来,“就算是树,我们也是演得最棒的树,行吗?”

“后面的树,表演时不要交头接耳!”指导老师冲他们喊。Andrew撇撇嘴,“那我们可以牵手吗?”他问,“这样我们更像一片森林。”

“好吧,只要你们别说话了。”老师点头。

Andrew伸手去牵住Jesse。他的手总是软软的,暖暖的,牢牢地抓住Jesse的手。Jesse不太喜欢和人肢体接触,而且他们的手会变得汗津津的,但他还是抓紧了Andrew。

 

 

他们在高悬的月亮和星星的注视下偷溜出宿舍。在夏令营旁边有一大片树林,他们去过树林边缘野餐,不过他们不被允许进去里面。孩子们会猜测里面有野兽,巨大的怪物,女巫,但Andrew相信里面有独角兽。

“我们可以向独角兽许愿。”他说。

Andrew带了个小手电筒,他们牵着手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前行。一到晚上,所有东西好像都变得阴森起来。草叶扫过他们的脚踝,树枝划过他们的脸颊,手电筒的光吸引了一群小虫在他们前方飞舞,偶尔有几只撞在他们手上。穿梭的风“呜呜”地叫,两个孩子溜出来时没带外套,只能贴得更紧,手挽手地抵挡凉风。

Jesse有点害怕,可他不想告诉Andrew。既然Andrew相信有独角兽,他们就去找它。什么东西从他后面跑过,悉悉索索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于是一个没注意,被绊了一跤,摔在地上。Andrew惊呼着把手电筒往他身上照,光柱亮得晃眼,他抬起手臂来挡在自己眼前。

“你的手臂被磕破了!”他用手电筒照着他的伤口,那儿沾了泥土和草叶,大概是被石头磕到的。他听起来快急哭了,Jesse抿了下嘴,他讨厌疼和伤口,但他更怕Andrew哭。他拍拍自己的手臂,把泥土抹掉,“没事的,”他说,“一点都不疼。”

Andrew用衣服把他的手臂擦干净,朝他伤口吹气,然后往上面抹唾沫。Jesse用另一只手帮他举着电筒,照在自己伤口上。

“我们回去吧。”Andrew低声说,“对不起。”

Jesse想告诉他他们会找到独角兽的,可他感受到自己的左脚扭了。他没打算告诉Andrew,但他们确实得回去了。

他问:“你还记得怎么回去吗?”

他们迷路了。

 

夜晚的树林似乎比白天扩大了好几倍,望不到尽头,找不到出路。他们沿着自己的脚印找了会,但这些踪迹都被草丛给掩埋了。他们只能继续往前走。

“这里会有狼吗?”Andrew说,“还是真像他们说的那样,住在这里的是女巫?”

Jesse打了个寒颤,“不,”他用力握紧Andrew的手,“这是独角兽的森林。”他坚定地告诉他。

“嗯,你说得对。”Andrew点点头。他不再提狼和女巫了,“你知道吗,我家里有一身独角兽的衣服。那是我小时候,还是小婴儿的时候我爸妈给我做的。现在我们把它改成了给我家的狗穿的衣服,它穿着就像一只小独角兽在家里跑。”

“如果找到独角兽,你要许什么愿望?”Jesse问他。

“我不知道,也许,让我们一直是好朋友。”

“这么简单?”

Andrew回过头对他笑,“这就够了。”

他们前面的林子不再是漆黑的树叠树了,而是透出了点光来。“我们快出去了!”Andrew兴奋地叫道。他跟Jesse快步往那儿走,并希望能在有人发现他们偷溜了之前回到床上。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巨大的湖泊。湖被周围的树林包围着,月光碎成银箔铺在湖面上,夜里的雾气反射出一层淡淡的银光。

“哇哦,”Andrew朝那边走了几步,“如果有独角兽,它一定在这。”

Jesse想跟他走过去,但他的脚脖子疼得厉害。刚扭到脚的时候,他只觉得左脚失去了踩在地上的实感,直到现在,他的脚踝肿了起来。他把自己肿起来的脚藏在身后。

“我们就在这等独角兽吧,”他向Andrew提议,“我想好我的愿望了。”

“我想变成一棵树。”他说,“我们会是森林里最棒的两棵树。”

 

他们俩手牵手靠坐在湖边的树上,盯着夜空下的湖泊。除了偶尔从一片银色里跳出来的鱼尾巴和飞过的小虫,这儿安静得似乎连时间都静止了。Jesse用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而Andrew晃了晃,头一歪,靠在他肩上睡着了。他的眼皮也支撑不住地垂下来,他的脑袋乱糟糟地发热,我们真的要变成树了吗?在坠入睡眠前,他迷糊地想。

一束强烈的光晃在他眼皮上,他想要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他牵着的Andrew的手动了动,是独角兽来了吗?他想问。随即他被一个人抱起来,那是他熟悉的手臂,是他的父亲。嘈杂的人声包围了他们,Andrew的手从他手里滑开了。他挣扎着胡乱挥舞着手,几个大人的喊声里,那只软软的手又过来抓住了他,他才安心下来,蜷缩在父亲的怀里。

“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他模糊听见Andrew说。

我们找到独角兽了吗?他想问他。

 

 

Jesse再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自己房间熟悉的床上。他的全身都在痛,发烧让他的肌肉酸疼,脑袋像被铁锅拍过似地钝钝地嗡嗡响。他试图动一动,脚踝又不小心撞到了床沿,让他痛得叫了一声。

他的母亲跑进来,身上还围着围裙。“你醒了!”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烧还没退,再休息会。”

“夏令营……”他张口说了几个音节,咳起嗽来。母亲递给他床边的水,絮絮叨叨地数落他:“你知不知道大晚上跑去树林里有多危险?你们可能碰上蛇!所有大人都跑出去找你们了,我们还开了几小时车过去把你接回来……”

“夏令营结束了吗?”他问,“我不回去了吗?”

“结束了。”他母亲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每个夏天你都要把自己搞生病,你可以不用再去夏令营了。”

烤箱“滴滴”在外面叫,她又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Jesse躺在床上,盯着屋顶发了会呆,然后艰难地翻下床,一只脚跳着够到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找出一张纸来。

原本夏令营的最后一天,他们应该交换给其他孩子的卡片。他给其他人的卡片上都很敷衍地写上了“祝你好运”这样的话,但给Andrew那张上,他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住址,电话,还给他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蜘蛛侠。他把那张卡片攥在手里,跳回床上。

发烧的疲累再次席卷而来,他吸吸鼻子,闭上了眼。

在黑暗里,他看见一束光,一只独角兽出现在黑暗的边缘。

“我想跟Andrew做森林里最棒的两棵树。”他许愿道。

 

——END——

 


标签: jewnicor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07)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