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真情实感磕RPS,拉郎小红娘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荷兰傻】Crazy in Love(五十度灰AU)03-05

非典型性五十度灰。这章有David Mazouz小少爷戏份。有调教车。

01-02


 

03

 

Asa听到动静,迅速拿起沙发边的枪指向窗台的不速之客。

“嘿,嘿,是我。”Tom举起手,“等等,这把枪不会是真的吧?”

“你为什么在这?”

“我们昨天的采访做的不太好,我被主编赶来重新采访,但是你不在公司。你的秘书给了我这儿的地址,我刚刚在楼下叫了半天没人应,我怕你出了什么事,所以爬上来看看。”

“你还真当自己是热心邻居蜘蛛侠吗?”Asa嗤笑一声,“放心,我在打游戏,没有被绑在地下室里。”他瞄了眼电视屏幕,“托你的福,我游戏失败了。”

Tom还在想那句“绑在地下室里”。“我很抱歉,”他说,“我……”

“既然你确定我没死了,麻烦你再从我家窗台爬下去。”Asa做了个“请”的手势。

“但我要采访你。”

“我不想被采访,你昨天浪费了自己的机会。回去随便写点然后等着被开除吧。”

“你确定要我随便写点?”Tom蹲在窗台上问,“我会认真写的。真的。我会写你是个多好的人,我会编造我们有一段完美的对话而你给出来完美的回答——但是去他的Mazouz。”

“上帝啊,你不会真打算这么写吧。”Asa瞪着他,“但是我同意去他的Mazouz。”

“我会的。”Tom坚决地点头。

Asa揉揉太阳穴,把游戏关掉:“进来。”

Tom从窗台上跳下来,晃晃手里的袋子:“猜到你没吃早餐。吐司和牛奶。”

“我不需要……”

“你有本事站起来看看。”Tom把袋子抛向他,Asa站起来接,刚伸手,他就眼前一黑,站立不稳地往后倒。Tom跨步过去扶住了他,“低血糖,一看你就知道。”他趁着Asa还没恢复力气挣开,迅速又仔细地看着他的脸,他的睫毛,他的眼睛,他的黑眼圈,他抿起的嘴唇。

Asa挣开他,踉跄了一步,提着袋子坐下来,安静地吃东西。Tom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地低头看他。姿势差距的压迫性让Asa呼吸有些急促,他胡乱地埋头往嘴里塞东西。等他吃完,Tom蹲下来帮他收拾垃圾,他一缕棕色的头发垂在额前晃悠,Asa握紧手,不让自己动作。

“你。”他在Tom转身去扔垃圾时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Tom回过身时就看到Asa皱眉盯着他,像被人摸了尾巴的猫。

他缓慢地走近,Asa屏住呼吸盯着他伸过来的手,但没有躲开。Tom的手覆盖在他的眼睛上,他在黑暗里闭眼。

“好好睡一觉。”他听见Tom说。他把自己探出唇瓣的舌尖收回去,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失望。两天没睡的困意在温暖的黑暗中席卷而来,他任由自己沉没进去。

Tom把他抱起来,去找他的卧室。他打开房间门前顿了一下,才慎重地扭开门把。令他意外的是,这跟普通的男生卧室一样,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的,大多是卫衣,长裤,游戏碟片,零食包装,床上是乱糟糟的被子。没有那些东西——那些他以为会有的东西。他把Asa放在床上,帮他理平被子,盖好。然后他看见枕头底下露出一小截光滑的布料,他的手在Asa头发边停留许久,还是把那截布抽了出来。

那是一根领带,一根再普通不过的黑色领带,但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学校标志。这是他们读过的学校配发的校服领带。Tom的心脏砰砰加速,他翻过那条领带,背面用金线绣着一串英文。

“Tom Holland”

他把那根领带塞进口袋里,最后帮Asa掖好了被子。

 

我明明可以走门出去,他在沿老路从窗台爬出去之后反应过来。

 

 

04

 

Tom在美滋滋地看新一期杂志的专栏。Butterfield的新希望。他承认这个名字可能取得有那么一点肉麻,一点点。他很期待Asa看到这篇报道的反应,虽然他大概从不看这类杂志。

他的主编走过来,停在他面前,发现他正在看自己的报道。

“做得不错啊,Tom Holland。”他用明显讽刺的语气说。

在前天Tom交上来这篇文章时他用怀疑的眼神审视了他三四遍。“就算你没采访成,也别编的那么离谱。”

“我真的去了。”Tom争辩道,“我还跟他家的猫合影了!”

“Asa Butterfield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年轻绅士,他极为热情地欢迎了我……这东西你信吗?”

“我信。这就是事实。”Tom坚定地与主编对视,“而且你已经不可能再搞到一篇别的报道了。”

 

 

现在他的主编一脸复杂地看着他,极其不情愿地说:“也许你确实有那么一点好。”他的表情表明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说,“所以,你又被指定了另一个采访集团小少爷的任务。”

“我随时都准备好去Butterfield集团。”Tom赶忙揽下。

“不,不是Butterfield。”主编的表情更莫测了,“是你采访里的‘去你的Mazouz’集团。”

 

 

Tom不明白为什么Mazouz小少爷会指定自己,他们并不认识。他是说,好吧,这么写是他不对,但是他看到这跟Asa作对就忍不住。他忐忑地拿着自己准备好的问题站在Mazouz集团的电梯里。这次是他自己准备了不少正常的问题,只是不知道这个小少爷会怎么为难他。

令他惊讶的是,David Mazouz,这个年龄比他还小点的集团继承人,倒是真称得上“彬彬有礼”。或许是因为家世,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沉稳,穿着一套齐整的黑西装,头发向后梳好。他极为规矩地回答完了Tom的问题,答案也都当得上是个好的继承人。他最后站起来跟Tom握手时,Tom几乎想跟他道歉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指定你吗?”Mazouz少爷突然问。

“因为……我上一篇报道?”Tom尴尬地笑了笑。

“对。但我不是因为‘去他的Mazouz’,不全是。”David稍微抬起下巴打量他,“是因为你知道Asa喜欢吃茄汁豆吐司。准确地说,他【曾经】喜欢。你写到他在家里拿这个招待你。”

Tom的手心开始出汗。这只是他在编造报道时随便加上的、他潜意识里记得的Asa的小习惯。他现在确定这位小少爷来者不善了。

“你认识他,而且跟他关系不一般。”David半眯起眼,“我跟他认识很久了,从我幼儿园的时候我就跟在他后面跑。我了解他的很多事,包括,我想你知道的,他的爱好,嗯?”他暗示性地说,“我甚至知道他尾椎骨那块皮肤上有一块疤。”

Tom的手骤然用上了力。

“但是我不认识你。”小少爷盯着他。

“你想干什么?”Tom问。他现在在出汗,不是因为紧张了,而是因为他现在想要把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人按在墙上揍一顿。他怎么敢——他怎么能知道这些。

“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David抽出一张名片在他眼前晃晃,“上面有我的私人地址,如果你想来的话。”

Tom跟他相握的手力气大得像要把他捏骨折,门外有人敲门,David把那张名片塞进Tom的西装口袋里。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Holland先生,我要去准备参加晚宴了。”他顿了一下,加上,“今晚Asa也会去。”

 

Tom认为这绝对是挑衅。

 

 

05

 

 “Asa Butterfield。”David Mazouz拿着红酒杯走过来。Asa不得不承认跟他们上次相见一比,这小子长得很快。

“这段日子过得不错?”他露出那种上流社会小少爷的笑。

“没有你拆台我还会过得更好。”

“那是我公司做的,Asa。”David困扰地皱眉,做出无辜的表情,“你知道,我跟你的处境一样。而且,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了。”

Asa轻哼了一声,抬起手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David的视线落在他的手腕没被手表带完全遮挡住的红痕上。

“你的小记者怎么样?”他靠近Asa的耳边轻声问。Asa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

“上次采访你那个记者,写《Butterfield的新希望》那个。”

Asa的表情一言难尽,“这什么破标题?我没看过,我们在公司谈得不好,我让他滚了。估计是那小子瞎编的。”

“我也觉得。”David赞成道,“你可不会在家‘热情招待’别人。”他抿了一口红酒,“但是,他知道你喜欢茄汁豆吐司?”

“他——或许是他来我家的时候在厨房看到的。”

“你不是说你在公司就让他滚了吗?”

Asa握紧了手里的酒杯,在考虑把它砸到David头上的后果是什么。

 “别紧张,”David笑道,“今天我指定他来采访了一下我。我觉得他挺不错。”他像是在展示自己酒杯里的红酒,侧过手,上面有被人用力弄出来的红印,“力气挺大的。”

“他不是——”Asa紧盯着他。

“你知道我不介意。”David瞥了眼他防御性虚握在胸前的手,帮他把袖口理好,“Asa,你应该最知道的。”

“藏好。”他意有所指地说,小指划过Asa手表边缘的痕迹。

 

 

车停在Asa家门口。Asa从车里钻出来,有些站立不稳,David紧随其后,扶住他。

“他们把我的酒换了更高度数的,该死。”Asa拍开David的手,“我自己回去就好。”

“你真没事?”

“是的,我还能走回去不摔倒。”Asa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你家的安保做的不太好。”David突然说。Asa屏住呼吸看了他一眼。

“没事,只是提个意见。”David耸耸肩,“注意安全。”

 

 

Asa在开门前小心地握住藏在西服下的枪,他打开门,似乎一切都没什么异常,他又看了一眼还停在他家院子前面的车,进屋关上了门。

一个黑影忽然朝他扑过来。

他下意识格挡,但他被扑来的力道压倒在了地上,背撞到地面。他闷哼一声,拿枪抵住身上人的喉咙。

“Asa。”他听见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他。

他犹豫了几秒,把枪丢到一边,躺在地上喘气。Tom正两手压着他的肩,跨坐在他身上。

“起来。”他用膝盖顶了一下。

但他身上的人并没有听话,反而俯下身,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嘴唇贴着他的耳朵。Asa抖了抖。

“你背后有一块疤吗?”Tom问。

Asa摸不着头脑地挣扎道:“你发什么神经,起……嘶。”他倒吸一口气。Tom冰凉的手直接掀开他的衬衫,碰触到他的皮肤。他被翻了个面,Tom一条腿半跪着压住他,一只手伸长去开了灯。他把Asa的外套和衬衫都往上推,用力扯下他的裤子,一个硬币大小的旧伤疤正烙在他凸出的尾椎骨的那块皮肤上。

“你他妈……”Asa正要骂,Tom的手卡住了他的后颈。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他在Asa耳边说,“是他妈的今天David Mazouz告诉我的!”他急促的呼吸喷在Asa的皮肤上,“你打算告诉我为什么他知道吗?”

Asa试图挣开,但他的力气实在不够,酒劲还渐渐麻木了他的四肢。他忽然干笑一声,因为被压在地板上,他的喉咙干涩得想要咳嗽,“你猜不到?”

Tom的手劲大得像要把他钉在地板上做成标本。他都要被气笑了,边按住Asa,边一只手去解自己的皮带。

“你猜怎么着,我要操你。”他宣布道,“像你希望的那样,操你的,AsaButterfield。”

 

发车了发车了


他从Asa身上抽身,把他翻过来,手指抚过他刚刚咬出的血痕。

“Asa。”他轻声呼喊他的名字,但没得到应答。他温柔地把他手上的领带解开,接着是他的手指在蒙住他眼睛的领带的名字上停了停,缓慢地揭开黑色的领带。

Asa没有睁眼。他的眼皮紧紧地合上,把里面宝石蓝的眼睛藏起来。Tom俯身吻了一下他的眼皮,他颤了颤睫毛,还是没睁眼。

Tom把他抱起来,帮他在浴室里清理干净,给他套上睡衣,放在床上。全程Asa都像睡着了一样了无生气地栖息在他臂弯里,但Tom知道他并没睡着。

他亲吻Asa脖侧已经停止流血的牙印,亲吻他的眼睛,亲吻他的嘴唇。

“晚安。”他说。

 

这次他记得了走正门出去。

——TBC——

祈祷不要被和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28)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