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荷兰傻福华盾冬你扣TSN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自我流同人写作感悟】细节里的真实

分享一些自己写同人的感悟。我并不是专业写手,也算不上多么优秀,但有幸得到过些“写得真实”的夸奖,所以得闲来分享点我流的写作方法。此方法毫无理论依据,完全是我自己写东西摸索到现在的一点感悟,请选择性观看。

 

写得“真实”,我觉得一是要贴近人物,二是要能让读者有画面感、能跟人物共情。对我来说,达到这两点最重要的就是细节描写。细节最能体现不同人的特征,也就最能把你想写的人物跟其他所有不同的人物区分开来。

 

写细节,就得知道什么细节会出现。

 

一.我会代入人物,想想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这部分的基础是你得了解人物、摸清人物,这就取决于作者个人做的功课了。首先你得根据他们的性格,思索整个剧情会怎么发展,这是决定全文走向的最主要的部分。

 

可以试着做这样一个游戏:假设同一个情节,设想不同人的应对方式。

 

比如我用【A知道B的死讯】这样一个例子写了六段不同的反应,为了不影响判断,人物名统一用ABC代替。

 

1.表现平静(有参考脸叔的《单身男子》)

“车祸?”他重复了一遍,汗湿的手握紧了听筒,好像生怕听筒从手心里滑出去。他的脑子里纷纷杂杂地闪过无绪的念头,许久,他问:“那条狗呢?他带回去的那条狗。”

 

“狗?”那边停顿了一下,“抱歉,我们没注意它。太多事要处理了,你知道。它不在这。”

 

“哦。”他轻声应了一声。那边继续在讲些什么,他的眼神朝窗外飘去,今天早上B把他们的狗从院子的狗窝里带走,他亲吻了B,也亲吻了他们的狗。

 

“就是这么多了。”电话那头说,“他们不愿意让你来参加葬礼,抱歉。我得先挂了。”

 

“哦。”他又应道。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能说的话了,于是他用自己一向得体的礼仪向对方说再见。他这样说的时候嘴角还习惯性地弯出礼貌的弧度,他没意识到跟他通话的人看不见这丝笑容。电话里传来断线的声音,他把电话放下,嘴角一点点僵硬地沉下来,抿紧,牙齿咬住嘴唇。从他喉咙里发出的闷声被锁在他的胸腔里。

 

 

2.早有准备的平静

A挂断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安静地坐下,开始收拾东西。

 

他对这个消息的到来没有丝毫意外。经历了这么些天的抢救、病危、再抢救,他反倒终于松了口气,如同第二只靴子终于掉了下来。

 

B的遗言早就跟他说过许多遍了。他帮他把衣柜里的灰蓝色衬衫、条纹领带、黑色长裤和双排扣大衣取出来叠好,这是他早说过的要穿着躺在棺材里的一套衣服。还有他们的相册、一叠信件夹在日记本里、几本他最爱的小说、以及他最爱的一只烟斗。他把这些收进一个小箱子里锁上。箱子发出“咔哒”一声,倒把他吓了一跳。他又从花瓶里摘了朵白玫瑰,从半个月前,他就每日买一束装在花瓶里备用,以后他就不用再买了。

 

收拾完所有东西后,他坐在床边,想是否还有什么漏掉。在寂静里他听见一个遥远又近在咫尺的声音,“砰”“砰”撞击的声音。他把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有节奏地跳动着。

 

他惊异于自己的心脏竟还没被掏出来,一起锁在那个小小的箱子里。而这是B最该带走的东西了。

 

 

3.激动

A的第一反应是嗤笑出声。“骗我很好玩吗?”他几乎有些愤怒了,“我不会总中同样的把戏。他现在又在哪看着?为了什么?”

 

但C摇了摇头。他眼里的悲悯看起来如此真实,让A打了个冷战。他暗自捏了一把自己开始发痛的腿,维持着不相信的模样,眉毛挑起,露出觉得荒谬的笑:“再一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他转身朝门口走去,高声说,“我这次一定会把他找出来揍一顿的,我发誓。”他的腿走路有些不协调,看起来像摇摇欲坠。

 

“这次是真的。”C在他身后重复了一遍,“他死了。”

 

“我不信。”A拉开了门把手,他的手微微颤抖。他的身影在门口停留了一段时间,没有迈步。然后他转身,快步走回去。

 

“他——”他盯着C的眼睛,声音里带着微弱的乞求,“他在哪?”他问。

 

 

4.年轻人式激动

体育课结束时,A第一个把篮球扔进了框里,往教室跑。他平常都是坚持打到下节课上课前的最后一秒,不过今天B一直没来,他想早些回教室看看他有没有到。

 

他是第一个跑进教室的学生,但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在B的座位边。A站在教室门口平复了一会呼吸,认出那是B的父母。

 

“嗨,叔叔阿姨。”他打招呼到,“B呢?”

 

B的母亲看着他,勉强地露出点笑容:“你是A吧,我听B提过。”A发现她的眼睛红肿,像是刚刚哭过。他下意识想往后退,又把目光投向一边站着的男人。男人揽住妻子的肩膀,面色凝重地把话接过来:“B他,”他放在妻子肩膀上的手加了些力道,“他出了意外。”

 

“他在医院吗?”A急急地追问,“我能不能去看他?很严重吗?他……”他看见那位父亲摇了摇头,他又急忙改口,“很严重吗?我不进去病房,我只想知道他在哪家医院,要多久他才能……”

 

“A,”男人打断了他,“B他……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A后退了一步。他的目光在面前的一对父母身上来回打转,试图找到些证明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蛛丝马迹。“今天不是愚人节啊,”他干干地笑了一下,“愚人节是B的生日,我记得,今年已经过了。我还送了他一套钢铁侠的乐高……你们肯定搞错了什么。你们——他——”

 

他语无伦次地摇着头。那位母亲从B桌面上放着的、收拾了他的东西的盒子里找出一样东西,递给A。

 

“这是他拼好的钢铁侠乐高。”她把那个小玩具塞到A手里,“你留着吧,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

 

A想握紧拳头,但他手里捧着那个脆弱的、被拼装好的乐高玩具,让他没办法在手上施加一点力气。他愣愣地点头,用双手把他送出去的生日礼物护好。直到失去了儿子的母亲上前,轻轻抱住他的头,他才发现自己哭了。他仿佛被空气卡住了喉咙般挣扎着吸了一口气,“我,”他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到这种地步,“这——”

 

抱住他的女人轻柔地拍拍他的肩膀,她身上的味道跟B的很相似,那是B跟他说过的,他们全家都会用同样的柠檬味的洗衣液。他终于没有再说出话来,眼泪、哽咽和被卡住的嚎啕声让他几近窒息。

 

 

5.不可置信

A在边喝咖啡边快速地浏览早报。报纸的内容一如既往地无聊,他的视线滑过生活版块,对大米价格的上涨不报多大关心,然后在将要翻页时,他的大脑迟来地反应到他刚刚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重新把视线定会一个小小的侧边栏上。那还没豆腐块大小的框里放着一张黑白照片,打头是“讣告”两字。

 

他的手一抖,咖啡泼了出来,洒在他的衣服上和报纸上。但他没来得及顾上自己的衣服,他把报纸凑近眼前,仔细地辨认上面已经被污渍模糊了的文字。

 

不可能。报纸在他手下抖得哗哗作响,他死死盯着那一小块地方。不可能,他想。他茫然地摸索到自己的手机,拨通那个他早烂熟于心的电话。

 

 

6.马总式不可置信(因为这个太明显所以懒得糊名字了,很久以前写的)

Eduardo的飞机掉下来那一分钟,他突然从电脑前惊醒,睁眼的瞬间他看见他的助理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小跑着进了他的办公室。

 

“Boss,”她把手里的iPad递给Mark,“您要不要去出席葬礼?”

 

Mark的第一反应是他不喜欢那样的场所,当然不去,除非是比尔·盖茨死了。但是既然他的助理这么着急,必定是什么需要他出席的场所,与媒体虚与委蛇,发表一篇讲话,给Facebook的形象加分之类的。然后他看到了iPad上面那条新闻。

 

飞机。失事。

 

Eduardo Saverin.

 

Eduardo Saverin.

 

他又看了一遍这个名字。他有太久没见过这个名字,以至于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忘记了这个名字该长什么样。他把14个字母翻来覆去地看,也不能把这些字母在脑内组合成他曾经最好的朋友的名字,不能把这些字母跟后面的飞机、失事、死亡几个单词联系在一起。

 

“虽然您和Saverin的矛盾广为人知,而且Saverin已经很久没有参加公司董事会,但这次去参加他的葬礼可以表现您不计前嫌……”

 

“谁的葬礼?”Mark打断了助理滔滔不绝的列举。

 

“Eduardo Saverin的葬礼。”助理不解地回答他。

 

这是一个新来的人,Mark想,或许她不太适合这份工作。

 

“我会考虑。”他最后把iPad丢在旁边,挥挥手让助理离开。

 

Eduardo Saverin。葬礼。这是不该放在一起的两个东西。

 

Mark机械地打开网页,在搜索框里输入那个名字,一条条新闻蹦了出来,“今日×××号飞机失事,Facebook联合创始人Eduardo Saverin确认死亡”“Eduardo Saverin一生回顾”“×××号失事飞机乘客名单:……EduardoSaverin……”

 

期间他的邮箱提示收到新邮件。一封来自Chris Hughes,一封来自Dustin Moskovitz,Mark没有打开来看。他只是一遍遍地在搜索Eduardo Saverin的网页按F5,一遍遍刷新,一遍遍看各种各样的新闻雨后竹笋一样疯涨。

 

他只是在等一条新闻,等一条新闻告诉他这些都是假新闻,他就可以解雇他的助理、嘲笑Chris和Dustin、然后去找Eduardo。

 

接着下雨了。接着他接到了Chris的电话。

 

“你还有十二个小时赶到Eduardo的葬礼。”

 

这是先定下了剧情走向。可以看出不同性格确实会有多种多样的剧情走向。

 

 

二.定下大体,就再细点,可以考虑用梗。你得用上专属于你这对CP的、独一无二的东西,让读者意识到“啊,是他们”。比如拿杰西四兄弟做例子:他们都说“过来。”

 

A坐在办公桌上,前倾身子,手里拿着一颗草莓棉花糖。他歪着头笑,脸上带着孩子般最过天真的恶意,朝B晃晃手里的糖:“过来。”

 

A手忙脚乱地把沙发上乱糟糟堆着的衣服和漫画书扫开,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来。他把自己过长的卷发别到耳后,蓝色的眼睛紧张地盯着B:“你过来吗?”

 

A把玩着手里的硬币,那枚硬币忽而消失,忽而出现,让人情不自禁地盯着它和那双修长的手看。那枚硬币最后不见了踪影,A朝B伸出那双似乎具有魔力的手,他的声音如同最高级的催眠。“过来。”他说。

 

A的视线没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过。他边打字边语速飞快地说:“过来。”过了几秒钟没得到回应,他皱眉,越过电脑屏幕望向站在门边的人,“过来。”

 

 

不过要注意的是不能过度用梗

 

 

三.接着更细一点,这差不多是关注细节的最后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润色部分。我会在脑内像电影一样过一遍这部分的剧情,着重关注他们会有怎样的神态和动作(这些神态动作一般都从他们演过的电影原段抓取,根据剧情加以修改)。

 

比如《Always》里有一段他们拥抱的描写,那是我看了很多遍402那段拥抱写出来的。

 

Sherlock迈前了一步,他跟John的距离很近了,他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放在John因为低头而从衬衫里露出的一截脖颈后,同时另一只手用力地、却同时也没能让人感到任何力道地握住John的手臂,然后顺着他的手臂,抚过他的肩膀和后背。

 

Sherlock并不特别排斥肢体接触,但他很少接触过拥抱,也从没拥抱过别人。他回想着唯一一次印在他记忆里的那次拥抱,在John的婚礼上,John拉过他,手搭在他的颈后,温暖又有力。那次他听见John的呼吸在他耳边停滞了一会,像是微弱的抽泣。他意识到那时John Watson想哭。

 

他模仿着记忆里John的动作,他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强,他想自己能做得很好,如果他有实体和温度的话。

 

这段Sherlock的动作其实跟原剧差不多是一模一样的,尽管处境不同,但你知道这就是Sherlock拥抱John Watson的方式。

 

对比一下同样写拥抱,我理解的jewnicorn拥抱的方式就很不一样……

 

Andrew慢慢地抬眼看他,又低垂下眼帘,“是的。你还记得。”他看见Jesse穿着拖鞋的脚朝他走近了一步,随即他被用力地拥抱住。Jesse还是没有留长他的卷发,他的发茬擦过Andrew的侧脸。Andrew回抱住他,就像电影里跟好友道别前,总要有的那种拥抱。

片尾曲的声音远远地抵达他们周围的寂静之中,Jesse拍了一下Andrew的背,放开了手。

 

以及神态描写,这一段我也是在脑内把John的表情调整了很多遍(就像不停让演员改直到他的表演达到最好的效果),再把脑内视频片段转成文字。

 

John在电话薄的查找联系人里打错了几遍字母,才拨通Mycroft的电话。他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不得不用牙齿咬住嘴唇才能阻止唇瓣的抖动,但他的嘴角却无法抑制地拉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的弧度。他不记得自己大概有多少年没这样笑过了,即使是Rosie第一次学会叫他“papa”的时候,他也没这样笑过。他的鼻翼翁动,每一次急促的呼吸都凑成短促的笑声。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紧张地吞咽口水。手握住手机贴在耳边,手臂和手掌的震颤带动得他脸上有些松弛下来的皮肤都在晃动。他全身唯一没有颤动的地方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甚至一眨不眨地盯住面前的电脑屏幕,仿佛只要他不小心移开了一点视线,他面前的东西就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看见的幻象般随着火柴燃尽而消失在白茫茫的大雪里。

 

 

四.细节固然非常重要,但一个大忌是过多细节描写。过多细节描写会让文章显得累赘,无法突出重点,无法使情感积累到爆发。

这个我没法给出很好的例子,就自己领悟吧……

 

 

感谢把我的废话看完。写完之后自己回头看看,真是写得毫无逻辑可言……

但是玩举例子挺开心的哈哈哈哈有空可以多试试。

希望有人能从这篇完全自我流的废话里领悟到一点点东西,鞠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124)
  1. 独枝子雾宅宅宅 转载了此文字
    码码码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