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Dunkirk/午安组】早安,午安,晚安

 战后设定。PTSD士兵Collins/义工Peter。一个hurt&comgort的故事。

6500字一发完。

——————

01

 

Peter走进Collins的病房时,正是午后时分。房间的窗帘拉开着,外面明晃晃的阳光照进来,坐在床边的士兵的背影淹没在光的海洋里。Peter使劲眨了下眼,才适应这晃眼的亮度。他小心地敲敲打开的房门。

 

“你好,先生。”

 

士兵转过头,看见他,朝他笑。“下午好。”他说。他的笑容甚至比他阳光下的一头金发还要灿烂,于是Peter又眨了眨眼。

 

男人向他走来。他穿着袖口一丝不苟扣好的白衬衫,长裤,却趿拉着一双拖鞋。他朝Peter伸出手,Peter手忙脚乱地在口袋里翻找。“呃,等等,我记得我把证件放在口袋里的……”

 

士兵摆摆手,制止了他,无奈地笑道:“我是要跟你握手,孩子。”

 

“啊,”Peter把刚掏出来的证件塞回口袋里,伸手握住他的手,“下午好,先生。”

 

“我希望你带了下午茶来。”

 

“抱歉,我没带。”Peter紧张地扯着自己的衣角,“我下次会记得的。”

 

“开玩笑的。”Collins拍拍他的肩,“第一次干这个吧,孩子。”

 

“Peter,我叫Peter。”男孩看着他,蓝色的眼睛干净得像晴朗无云的天空。Collins稍微走了点神,这样的天空一定很适合飞行,他想。

 

Collins收回了手。Peter讪讪地把手缩回身侧,贴着自己棉布做的裤子。他回想着刚刚握住的士兵的手,那上面有长年累月积下的老茧、粗糙的沟壑、以及横贯整个手心的一道凹凸不平的疤痕。

 

而这曾是一个飞行员的手。

 

 

他们坐在窗边的两把椅子上,中间隔着张小桌子。Peter想给Collins倒杯茶,但Collins已经先他一步拿起了茶壶,给两个杯子倒上茶。Peter注意到他的手拿起茶壶时在微微发颤。

 

“你有两个杯子。”Peter突然没头没尾地说。Collins愣了一下,拿茶壶的手一顿,几滴水还是陆陆续续地从壶口掉下来。

 

他本可以告诉年轻人这是慷慨的疗养院配给他的,但他稳当地倒满了Peter的茶杯,将茶壶放下。

 

“我原本希望能遇上些我认识的战友,邀他们喝个茶。或许两个杯子还不够,我在军队里的人员可好了。”

 

“那你碰见了吗?”Peter问。

 

“你是第一个用这个杯子的人。”Collins把那杯茶推给男孩,“不过放心喝吧,我每天都洗干净了它。”

 

 

他们沉默地喝着茶。茶的质量算不上好,但在战争刚结束的年代却实属难得。相对很多从前线退下来的士兵,Collins得到的待遇已足够好。他在安静的小镇里分得了这间疗养院的房间,窗外是从炮火中幸存下来的绿树,曾被惊飞的鸟儿们也都回到了这筑巢。窗台上撒着零星的面包屑,几只彩色羽毛的小鸟在那蹦来蹦去地啄食。它们背部的羽毛是成片的宝石蓝色,前胸覆盖着橙红色的绒毛。

 

这幅再平凡不过的景象吸引了他们。两个人着迷地看着那几只鸟,从树叶间漏下的光斑在它们身上跳动,羽毛反射出好看的光彩。它们吃完了面包屑,抬起小小的头,瞪着圆圆的小黑眼睛跟窗里的两人对视。一只大胆的鸟儿扑腾着翅膀,“当当”啄了几下窗玻璃。

 

“嗨。”Peter屈起食指,敲敲窗玻璃,跟它打招呼。小鸟被突然的回应一惊,向后跳了几步,歪头打量了一会他们,飞走了。Peter看着它飞走,沮丧地瘪嘴。

 

“知更鸟。”Collins说,“以前我开飞机降落的时候差点撞上过它们。在我们训练地点的周围,它们做了窝。上尉叫我们把鸟窝打掉,我们偷偷花了半个下午把他们移走了。”

 

“我们都很喜欢知更鸟。”他的眼神透过窗户,落在遥远的地方,“有时候得驾驶飞机去别国领空,回来看见知更鸟,就知道到家了。”*

 

他沉默了会,然后对手还放在窗玻璃上的男孩笑:“它还会回来的。”

 

 

Peter第二天下午来时带了蛋糕和点心。那是他妈妈做的,上面点缀了彩色的糖霜。Collins还穿着跟昨天一样的白衬衫,Peter不禁怀疑他只有军装衬衫能穿了。

 

“下午好,先生。”

 

“下午好。”Collins也朝他点头。

 

他们把蛋糕和点心放在窗边的桌上。知更鸟果然又站在了窗边,寻找面包屑。Collins把窗户半打开,风从外面吹进来,鸟儿们哗啦啦地散开。他把Peter装点心的盒子底部落下的残渣拈起来,撒在窗台上。鸟儿们小心翼翼地接近窗边,看两个人类没有反应,才放心地啄食起来。似乎知道了他们没有危险,吃完残渣后,它们还停留在那,发出“啾啾”的声音催促。

 

Peter用手指把黏在盒底的小碎屑都拈起来,把手伸出窗户外。小鸟警惕地围着他的手指跳了几圈,迅速地一伸脑袋,啄了一点碎屑。其他鸟儿随即也围过来,在他的手指上啄食。

 

“下午好,鸟儿们。”男孩歪头笑起来。

 

“你对所有东西都说午安吗?”

 

突然被士兵的问话惊到,Peter手一缩,鸟儿们跳开了。他正比划着想解释,就看见对面的金发男人在笑。

 

“别在意,至少这些蛋糕点心都是带给我的。”他伸手摸了一把男孩的头发,“我很高兴你能来跟我说午安。”

 

Peter呆呆地看着他,无意识地揉了下自己被摸过的头顶,刚刚那只大手放在他头上的温暖触感还在。他的耳根微微发热,“我、我,”他结结巴巴地找话说,“我也很高兴能跟你说午安。”

 

他听见Collins笑出了声,于是他忐忑地垂下眼,想自己表现得肯定很蠢。男人虚握起拳挡在自己嘴前,还是没能完全挡住他的嘴角上翘。他拿起一块点心,在低下头的男孩面前晃晃:“快吃吧,不然我要吃完了。我喜欢这些。”

 

 

02

 

“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Peter这样告诉Collins。

 

这天是阴天,云遮住了太阳,有下雨的征兆。鸟儿没有出现在窗台上,窗户也紧紧关上了。他能感受到士兵的情绪也发生了变化。前飞行员没什么要跟他交谈的意思,他一直偏头望着窗外,望着绿树之上的天空。

 

听到他说话,士兵的眼神转向了他。Peter继续磕磕绊绊地说:“他们没有教过我该怎么做。人太多了,他们忙不过来,只告诉我我该来找你。”Collins终于笑了笑。他小幅度地扬了一下嘴角,眉头稍微松开了点。“那就说说你自己吧。”

Peter咬着自己的手指甲,想他有什么能说的。

“我住在这。我父亲是船长,不是那种大船,就是私家小游艇。我跟哥哥还有George以前会帮他的忙。”Collins给他塞了块点心,把他的指甲解救出来。“后来我哥哥去当了空军。”

听到这个词,Collins在桌底下两手紧紧交握。他的手掐住自己另一只手心里的伤疤,努力让他的打颤不那么明显。冷静,Collins,冷静下来。他对自己说。

“参军三周之后,他牺牲了。”

出于礼貌,Collins应该安慰她,但现在他自顾无暇。而男孩平静地继续说了下去。

“他的飞机掉到了海里。我们家的孩子都是从小在海边长大的,我们比赛闭气,他总是能赢。他能在水下闭气快十分钟。”

Peter的声音在Collins耳里变得遥远。他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他看见水从底下升起来,把他淹没。他摸索着自己的枪,手抖得几乎拿不住东西。水淹上来了,他急促地呼吸,水淹上来了。他挣扎着,想要从禁锢自己的牢笼里脱身出来。

Peter扑上去抱住了全身痉挛的士兵。他朝门外喊:“医生!”还没有人来,他也不能抛下Collins去找人。士兵的胸膛激烈地起伏,发出被空气呛到的声音。Peter想起自己见过这样的场景。在码头的时候,一个孩子怎么都不肯上船。他父母抱起他往船上走,孩子忽然尖叫起来,抖得像个筛子。他和George在一边手足无措,他父亲冲过去,从那对父母怀里把孩子抱过来,放在地上,为他按压胸口。


他艰难地把椅子踢开,将士兵放平。Collins没有他想的重,但他挣扎的力道却大的过分。他抖着手把Collins的衣领解开,按压他的胸口,可情况还是没有任何好转。Peter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捏住男人的下巴,跟他嘴对嘴。这是海边最常用的办法之一了,他没学过多少急救方式,只能急病乱投医。

但Collins的呼吸真的慢慢平静了下来,手脚也不再抽搐。他的蓝眼睛逐渐恢复了焦距,最首先撞入他眼帘的就是跟他挨得过近的男孩的蓝眼睛。他像突然被人拉出了水,望见头顶的天空。

直到他眨了下眼,Peter才反应过来已经没事了。他赶紧爬了起来,把汗津津的手收回来,在毛衣上擦汗。

“嗨,先生。”他低头看着Collins。

Collins精疲力竭地躺在地板上,全身被汗浸湿得像才被从水里捞出来。他疲惫地弯了弯嘴角:“下午好,孩子。”


有人从走廊里跑进来,拉开Peter,把Collins抬到病床上。Peter被护士拉到了房间外,他对着紧闭的房门不知道等了多久,房门才再打开。他上前一步,被从里面出来的人制止了。

“回去吧,孩子。”

Peter想说,我的食盒还在里面,我得带回去,不然明天我该拿什么装点心过来?他从还没关上的门缝里看了一眼,只看见倒在地上的椅子的一角。

我搞砸了,他想。


次日,他还是去了Collins的房间。房门上挂了一把锁,他盯着那把锁发了会呆。昨天把他拉出来的护士认出了他。

“这个飞行员被带走了。”她告诉他,“今早来了军队的人。”

“他还会回来吗?”Peter问。

“谁知道呢。”护士瞥了一眼门锁,“有些会,有些永远不会了。”

 

Peter下午又能去给父亲帮忙了。他把船的甲板擦干净,坐在码头上,脱了鞋,把脚泡在温暖的海水里。他的脚在水里一晃一晃,海能有多可怕,他想,可怕到连Collins这样的人都会惊慌。他弯腰去触摸水面,水面上映出他的倒影,接着他身后出现了另一个影子。

 

一只有疤痕的手放在他颈后。

 

“下午好。”那个人跟他说。

 

Peter蹦了起来。Collins扶了一下他,怕他滑倒。

 

“你,你……”Peter抓住他的手臂,上上下下打量他,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能来海边吗?”

 

“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Collins笑道。看见Peter不信任的神情,他无奈地补充道,“我现在好了,我克服了。”

 

“真的?”

 

“我不知道,但军队那群人给我做的检测是这样的。所以我来试试。”他看着Peter身后的小船,“我跟镇上的人打听谁家的儿子去当了飞行员,找到了你父亲。他说你在这。你愿意带我出海试试吗?”

 

“我?”Peter不可置信地问。

 

“你,”Collins笑着看他,“你会开船吧?”

 

“我当然会。”男孩挺起胸,“但是……”

 

“没关系的,”Collins跳上月光石号的甲板,“我相信你能救我。”

 

 

Peter没敢把船开太远。他缓慢地朝海平线开去,边紧张地注意着Collins。Collins看起来确实没什么大碍,除了他的嘴唇有些苍白。Peter无法避免地又想起他们之前的那次“救助”,他贴着Collins的嘴唇,Collins的嘴唇上还留着点心的些许残渣,尝起来是甜的。

 

Collins舔了一下嘴唇。Peter脸红起来。他进船舱里找了瓶水,递给Collins:“你的嘴唇有点干,喝点水吧。”

 

“谢谢。”Collins朝他点头。

 

Peter把船停在了平静的海面上,跟Collins并排坐在甲板上。风平浪静,小船微微摇晃着。海鸥从他们头顶飞过,他们抬头看那些划过天际的影子。

 

“像飞机一样。”Collins说。鸟儿已经飞过了,但他还抬着头。Peter偏过头,看他被海风吹动的金发和望向天空的眼睛。

 

“在天空上能看见什么?”他问。

 

“爆炸。发生在各种地方的爆炸,海面上,空中,陆地上。”Collins喉结滚动,“人。从飞机上往下看,人都变得很小。倒下的人,还在走的人,挣扎的人……”

 

Peter按住了他的手。

 

“战争结束了。”他说。

 

Collins还在抬头看着天空。他的手动了动,然后平静下来。

 

“战争结束了。”他低声重复了一遍。又有几只海鸥从他们头顶飞过。

 

“能看见云。大片的海。大不列颠的海岸线。”他闭上眼回想,“很美。”

 

Peter还按着他的手,直到他们两地手都变暖了,他才起身返航。

 

 

03

 

Peter拿回了自己的食盒,它已经被清洗干净了。他依然每天下午去拜访Collins。大多数时候他们就坐在窗边聊天。Collins很少说关于他自己的事,Peter也小心翼翼地选择话题。例如镇边上新种了一大片花,又到了郁金香开花的季节。

 

Collins听着他的描述,点头:“我喜欢郁金香。”

 

于是下次Peter就搬了几株郁金香来。他们在窗前的草坪上挖了几个坑,把花种下。男孩还是毛手毛脚的,脸上沾了一小块泥。他们在洗手的时候,Collins提醒他:“你脸上。”

 

“我脸上?”男孩无辜地望着他。士兵失笑,甩甩手上的水,帮他把泥擦掉。男人的手指粗糙有力,Peter “腾”地脸红起来,低下头搓洗自己的手。

 

 

但Collins的情况并不总是那么好。他有时会沉默地望着天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很久。Peter就会很是心慌,他觉得Collins正在飞往遥远的地方,而他没法跟上他。

 

Peter推开门时没看到Collins坐在窗边的身影。士兵安静地躺在床上,窗帘拉着,室内光线昏暗。

 

Peter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地关上门,走到床边。Collins的眼睛闭着,眉头紧皱,嘴角绷直,似乎在做什么不愉快的梦。Peter弯腰凑近他,他能看见Collins染上午后暗金色的睫毛轻颤。他小心地伸手,提起被角。

 

突然,一只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飞行员利落地翻身,把他按在床尾。他喘息着,将Peter压在下面,两只手一起在他脖子上加了不小的力道,死死掐住男孩脖子。

 

Peter挥舞手脚挣扎着,他握住Collins的手臂,试图撼动他。他从嗓子里挤出微弱的声音:“救……”

 

Collins的手渐渐松动了。他的身体开始发颤。他睁大眼看着自己的手,看着边咳嗽边大口呼吸空气的男孩,看着男孩脖子上的一圈红印。

 

“我……”他干涩地开口,“我很抱歉,Peter。我很抱歉。”他止不住地喃喃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Peter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喉咙痛得讲不出话,于是他坐起来,一手按住Collins的肩,一手把他捂住脸的手拉开。令他意外的是,士兵几乎毫无抵抗地让他拉开了手,露出汗津津的面容和惊慌失措的蓝眼睛。

 

Peter还拉着他的手,手指抵在他手心的疤痕上。他闭上眼,嘴唇轻轻碰触到Collins的脸颊。他尝到Collins咸咸的汗水。

 

“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先生。”他说,“只要你也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Collins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他们俩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远处传来教堂敲响六点的钟声。

 

 

在那之后,Collins真的从没提过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无论是那次失控,还是那个吻。他们像往常一样度过每个下午,天南地北地闲聊,喝茶,浇花。只是Collins沉默和发呆的时间更长了。Peter能感觉到Collins在他们之间立了一道透明的墙,士兵像对待曾差点被自己摔碎的瓷器一样,把Peter放在一个他不能触碰的玻璃柜里,小心观望。

 

直到某此,Peter给他带了街边买的炸鱼。鱼块用报纸包着,Collins瞥到报纸上的字,鱼块从他手里掉下来,他又开始轻微地颤抖。他面色苍白地拉住了要跑去找人的男孩。

 

“我没事,”他声音低哑地说,“我没事。”他的手力气不大,甚至还在发抖,手心的疤痕贴着Peter卷起衣袖露出的一截小臂。

 

Peter试着靠近他,手环过他的肩膀,轻拍他的脊背。

 

“没事了,”他轻声说,“一切都会好的。”

 

他们的关系又恢复了正常。Collins甚至默许了Peter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Peter这样做的时候,他的指关节抵着男孩的手腕,他感觉到男孩柔软的皮肤被压出一个凹陷,贴着他的骨节的脉搏在跳动。

 

他其实并不比Peter大许多,但他时常觉得自己正在步入死亡。而他能碰触到的这个年轻的、鲜活的、灿烂的孩子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他突然问Peter:“你跟你哥哥关系一定很好吧?”

 

Peter耸耸肩:“我们以前经常打架。男孩嘛,你知道的。不过后来他去军队训练之后我们就不再打架了。一是他变壮了,二是,他回来得少了。”

 

“你也跟他这么相处吗?”

 

“怎么……”Peter问到一半,他顺着Collins的目光,把视线转到他放在Collins手臂上的手上。他愣了一下。

 

“不,”他说,“不。”他把手移到Collins的手背上,“我不把你当做我哥哥,你跟他不一样,我明白这点。我不把你当做任何其他人,Collins。”

 

这是他第一次叫飞行员的名字。Collins沉默地翻过手掌,跟Peter掌心相贴。这也是他第一次有所回应。

 

 

04

 

Peter被护士告知Collins可以出院了。他们说Collins的情况已经有了好转,而战后紧缺的资源还有更多人等着使用。

 

“那他出院之后会去哪?”Peter问。

 

“不知道。”告诉他的护士摇头,“这是军方的事。”


Peter忐忑地来到Collins房间前,意外地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一个访客。陌生人穿着军装,坐在Collins对面,Collins的腰挺得笔直。

 

他们互敬了一个军礼,另一个人跟Collins握了握手,他们朝门口走来。Peter退后一步,侧身,让他们出来。陌生人经过他时向他点了下头。

 

Collins跟Peter重新坐回了窗边。Peter忍不住问:“那是你的战友吗?”

 

“不,他不是。”Collins给他们的茶杯倒上茶。Peter注意到之前他跟另一个人没有喝茶。士兵捧着茶杯沉默了一会。“他来告诉我一个战友牺牲的消息。”

 

他们两个有一阵子没说话,只是沉默地偏头看着窗外的风景。直到茶冷下来,Collins才再次开口。

 

“我要走了。”

 

Peter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盯着Collins,但Collins没有看他。他在看窗外的郁金香,以及树上在筑巢的知更鸟。

 

“你要去哪?你要回去军队吗?”

 

“不。”Collins摇摇头,“我不能再做飞行员了。”他的手握紧,把那道伤疤藏起来。

 

“我也没有亲人了。可能会到处走走,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住下。”

 

“哪儿是合适的地方?”Peter追问到。这片土地的一切都还在缓慢地从大战的创伤中恢复过来,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人们和失魂落魄的士兵。Collins想要去哪,他能在哪找到他?

 

“我不知道。”Collins说,“找到再说吧。”

 

“那你觉得Weymouth怎么样?”Peter迅速地接话道。看着Collins略显疑惑的神情,他接着补充,“Weymouth,这里,这个镇。”

 

“这个镇挺好的。”Collins笑了笑,“有知更鸟,有花,人也都很好。”

 

“那你愿意去我家住吗,先生?”Peter紧张地揉搓自己红色毛衣的下摆,他这句话几乎不经思索地冲了出来,把他原先想好的所有铺垫都摒弃了,“我们家很乐意接待——很希望为疗养院接纳一个飞行员。”

 

“我……”Collins张张嘴,拖长了这个音节。年轻人急匆匆地打断他:“我很希望您来,先生。”

 

“为什么?”最后Collins问他。

 

“因为,”Peter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脸颊发红,“因为我想跟你说早安、午安、晚安。”

 

在男孩忐忑不安的注视中,Collins笑起来。他伸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那就先从叫我‘Collins’开始吧。”

 

 

 

——END——

*知更鸟:英国国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96)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