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荷兰傻福华盾冬你扣TSN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神夏/福华】亲爱的陌生人 01

开了一篇福华新文!
是跟默默的联文,感谢默默能跟我一起写我心心念念的通信集形式同人。
我负责John部分。大家捧一捧场呗!
默默真的写得特别好,跟她对比起来我简直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不要嫌弃我😂
这篇文会在分主页上连载,同时我的主页也会转发每一更。祝大家看文愉快!

亲爱的陌生人:

此篇为 @雾宅宅宅 与 @没救的默某人3.0 联文。


通信集形式连载,每更包含一封来信+一封回信。由 @雾宅宅宅 负责John Watson部分, @没救的默某人3.0 负责另一方。




————————第一封信———————




亲爱的陌生人:


 


你好。


 


原谅我这么称呼你,因为我不知道这封信会到达哪里,也不知道你是谁。这样写信感觉有些奇怪,不过也确实有它的好处。除了我的心理医生,我不知道还能跟谁交流我现在的状况。我的心理医生推荐我加入这个信件互助小组,上一次她推荐我写博客。她总觉得我需要把自己的事情讲出来才能变好。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对,但我上次心理问题的解决并不是因为我写了多少博客,而是因为有一个人出现了。他一眼看穿了我,把我的问题轻易地从我身体里扔了出去。也是因为他,我再次尝试了这种方式:加入信件互助小组,跟人交流。


 


因为我失去了他。


 


写出这句话对我来说还是很困难。在我第一次重回我的心理医生的房间时,她要我说出来,发生了什么。我花了很大力气才能说出来那句话,这就是——亲口说出来,承认它,非常困难,你懂吗?我最好的朋友,他死了。有时候我想把这句话吼出来,它压在我心上让我喘不过气来,但我又没办法把它大声说出来,我甚至不敢把它说出来。写出来要容易一点,因为我可以停下很久来写完这句话。


 


很抱歉,我写了这么多无关的东西。我应该先说明自己的情况的,但是我不能说得太清楚,不然太容易被猜到。这就失去了匿名的作用。


 


事情就是,前段时间,我最好的朋友,跳楼了。我不太想用“自杀”这个词,我总觉得这不是他会做的事。我看着他从楼顶跳了下来。在他跳下来之前,他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这是“留个遗言”,像“人们都会做的”那样。在那通电话里他否认了他所有做过的伟大的事,并试图让我相信他是个骗子。他说我得告诉所有愿意倾听我说话的人他是个骗子。但我不,我永远不会这样做。没人能让我相信他是个骗子,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行。我只相信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知道的他。所以,假如你愿意听我说这些,我想告诉你他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人。而我失去了他。这让我感觉非常糟糕,糟糕到几乎难以忍受。


 


但我不知道能怪谁。他是自己跳下来的,但我不能怪他。我只能怪我自己,我没有阻止他,没有帮到他哪怕一点,我甚至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帮我搞清楚这些阴谋、计划、死亡或者别的东西。


 


我也没人可以问。不熟悉他的人都相信他是一个骗子,而熟悉他的人,他的朋友们,只能让我的悲伤更甚。警察,以及他的哥哥——一个神秘却跟他一样聪明绝顶的人,他们不肯告诉我。


 


我最近时常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写出这个让我感觉好了一点,我希望得到你的回信,也希望这真的能有些作用。


 


祝好。


 


 


陌生人A


 


















————————第二封信———————






陌生人A:


 


这是一个绝对的小概率事件,陌生人——我读到了你的信。然后,请让我总结你试图告诉我的信息,那就是你的一位朋友自杀了而你不愿意相信或者接受这个事实,而从你的其他描述中似乎他在死前遇到了某些麻烦而你没能帮助到他。


 


死亡是并非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


 


如果你的心理医生足够尽职尽责的话,她会告诉“五段论”,悲伤五段论。面对令人心碎的事实时人们的心理变化可以分为五个阶段,否认、愤怒、谈判企图、抑郁、和接受。很有趣,不是吗?不想一般人想像的那样,最先是接受,不,这是人类的缺点。


 


而我判断你还处在第一阶段,陌生人。你在否认他的死亡,你有在逼迫自己“接受”它,但没人能直接跳过第一步。你写下了“我失去了他”这行字,并承认你写下这句话用了很久,因为你需要分成两次完成此句中唯一一个稍长的单词lose,下一个单词,H的墨迹几乎晕透,你去给钢笔灌了墨水,在完全不必要的情况下——之前没有变淡的所有笔记都佐证了这点。


 


你在信中写道你孤立无援,无人可问。我想事实恰恰相反,是你在拒绝他们。你觉得孤立无援,是因为你希望有其他人和你一样拒绝他已经死亡的现实;你不知道你该去问谁,是因为你在心里能够清醒的意识到,你可以提出你的问题但没有人能给你你想要的答案,不是吗?


 


你想问这场“自杀”是否另有隐情,甚至,他是否没有真正的死去。


 


你想要的答案是他没有放弃自己的生命,他还会回来。但你知道所有人,警察,还有你提及的他的那位哥哥能够给你的答案都是:你失去了他。


 


你信件中多次使用模糊的、具有诱导性的语气,试图引导我作为一个不知情者相信你的说辞,而不是你身边所有人一次次对你重复着的,与你期望相反的现实。我得承认如果我再那么愚蠢一些,我就会相信你了,陌生人。(以及,是的,我对心理学有所了解,但我不是某个心理医生假扮的,我不知道你和你的朋友是谁,尽管我对此好奇。)


 


我应该将这行加粗一遍。他死了,他自己选择从楼上跳了下去,从一个活人变成了一具尸体。


 


如果你在读到这里时产生了强烈的生理上的不适,或者你觉得我是个以恶意揣摸你信件内容的怪胎,我说的都刺中了你的自尊心和封闭自我围城的心理屏障。如果我是站在你的面前对你说出这些,你甚至会想要挥拳揍在我的脸上让我停下——


 


那恭喜,也许我做到了你的心理医生没能做到的事,带你到悲痛的第二个阶段,愤怒。


 


当你做到,我觉得我们的信件互助会变得更加有意义。因为我无比确定这就是我现在所处的阶段,愤怒。


 


我愤怒于,我的大脑知道这是必经的阶段之一,但我被困在了这,这从未发生过。


 


由于某些原因,我不得不离开我的一位朋友,彻底断绝我们的友谊,并欺骗他。(不涉及违法行为和金钱,如果你对此敏感)


 


我无需费力说服自己,我知道我正在做的是必须且正确的。如果你对我的任何劝说和辅导是想要从“别再骗他”和“回去”来让我重新考虑,你最好现在就放弃。


 


因为我已经设想过你能想到的所有方法,和另一部分你绝对无法想象的解决方案。所有的这些都不可采用。我所处的地方虽然不是地狱,但也所差无几。这是我愤怒的来源之一,无能为力。


 


我的那位朋友对我有着过高的期望,和一种不理智的绝对信任,我曾因此而满足、骄傲自诩。因此在我无法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不得不离开和欺骗他时,我认为我同时放弃了这种期望和信任。从常理上讲,我应该感到自责或内疚,不幸的是我天生不擅长于此。


 


这是我写下这些的目的,我想我应该感觉到它们,我无法从我的那位朋友那里取得这些我应得的代价,于是我感觉自己像某些狡猾的,成功脱罪了的罪犯。


 


等待你的回信。


 


 


陌生人B


 


——TBC——




*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 ——伊壁鸠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00)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