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宅宅宅

雾月 微博@雾宅宅宅
荷兰傻福华盾冬你扣TSN
想产就产,不行就坑
随机爬墙,圈地自萌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荷兰傻】花式亲吻合集(第一弹)

第一弹包括冰块亲亲、醉酒亲亲、冰淇淋亲亲、泡泡糖亲亲、仰卧起坐亲亲、俯卧撑亲亲、水下亲亲、倒立亲亲、告白后的第一次接吻、电话亲亲、还有一个不知道怎么概括的亲亲
——

1. 冰块

Asa差不多是逃到了沙滩上遮阳伞的阴影里。他坐在遮阳伞下,舒了口气,把墨镜推到头顶。

“我好热。”他双手做扇子扇风,“为什么我要被你拉出来晒太阳?”

Tom咬着冰可乐的杯沿,上下打量Asa只穿了一条泳裤,露出来的大片被晒的发红的白皙皮肤:“对,你真性感(You are so hot)。”

Asa的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他拍开Tom朝他摸过来的手:“我要喝你的可乐。”

“只剩冰块了。”Tom一口气把可乐喝完,眨巴着眼睛看他,“你吃冰块吗?”

“……我去自己买一杯。”Asa说着要站起来,却被Tom拽住手腕一拉,跌坐了回去。他转头,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就贴到了他的嘴唇上。他眼前是Tom放大的棕色眼睛,里面倒映着他睁大眼的模样。

冰块被Tom含在嘴里,随着他舌头的推动划过Asa干燥发热的唇瓣。Asa微微张开嘴,趁其不备,用舌头把那块冰块卷到了自己嘴里,弯起眼睛笑起来。Tom也不肯认输地追过去,舌头灵活地在Asa口腔里滑来滑去。他们的追逐战让冰块在Asa嘴里一直打着转,几乎让他被突如其来的冰凉激到发抖。

口腔里的热度和搅动的动作让冰块迅速地融化成了水,他们的亲吻响着“啧啧”的水声,直到Tom不小心动作过大,把Asa扑到了沙滩上,而Asa被突然倒流进喉咙的水呛得直咳嗽,脸因为温度、害羞、激动和被呛住红得过分。

“对不起对不起。”Tom边憋笑边帮他拍背,让他顺过气来。他把那杯只剩冰块的可乐拿在手里,贴在Asa脸上给他降温:“你还要吃冰块吗?”

2.醉酒

Tom喝了酒更加人来疯了,满酒吧跑来跑去,Asa花了不少力气才挤进人群里,逮住正在给其他人表演跳舞的Tom。

“Asa!”Tom停下来,笑着张开双臂,结实地抱住他,汗味、酒味和他身上自带的轻微的奶香味包围了Asa。感受到这小子在他脖子间蹭来蹭去,Asa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喝醉了?”

“喝醉了?”Tom在他耳边嘟囔,带着酒气的温热鼻息喷在他皮肤上,“你说我喝醉了。”他仰起头来,朝周围大声喊:“他说我喝醉了!”

周围的人们大笑着起哄,Tom得意洋洋地抓住Asa的肩,歪着头,眼睛弯弯地看着他,然后在Asa来得及反应之前,他把Asa的脖子往下一压,亲了上去。

Asa脑内“轰”地一声,像被Tom在脑海里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他一开始还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围在他们旁边叫好的人群,Tom似乎感受到他的分神,不讲理地双手捧住他的脸,用手掌阻隔了他的视线。Asa挣扎了几下,自知力气拗不过Tom,也就放弃了。

Tom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舌头带着残存的酒精,横冲直撞地闯入他的口腔里,先像逡巡自己领地的将军似的绕了一圈,然后用上了些力气,舌尖抵在Asa的牙龈和硬腭上,缓慢地扫过这些敏感地带。Asa一抖,背靠在吧台上,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不让自己腿软。他已经完全无暇顾及周围的事了,在他嘴里捣乱的舌头好像带了高度烈酒,比他刚刚喝的五六杯酒都要刺激。他的脑内被搅得乱哄哄一片,唯一能想得到的就是抓住那按住他的有力的手臂,张开嘴试图喘气。然而他呼吸空气的渠道被另一张嘴堵住了,他难忍地想躲开又想迎上去,唾液从他嘴唇的缝隙里滑下来,滴在他起伏的胸膛上。

Tom的一条腿插在他的两腿间,跟他瘦长的腿不同,Tom大腿的肌肉更加结实。他靠着吧台,被Tom的腿堵住,无路可逃。在他被吻到窒息而死前,Tom终于移开了嘴唇。但这个小醉鬼还不罢休,一个劲地在他热得发烫的脸上亲着。在他亲到下巴,扒开Asa的领子,试图往更下方走时,Asa及时喘过气来,拉住了他。

“Tom,Tom……”Asa的手与其说是在制止人,更像是在摩挲他手里的皮肤。Tom偏过头,舔了一下他带着汗味的手心,让Asa立马倒吸了一口气。

“Tom,我们先……”他吞了口口水,“先回去。”

Tom笑起来,舌尖划过Asa的手指尖:“好,我们回去。”

3.冰淇淋

“我只剩五美元了。”Tom摊开手给Asa看。在美国的大太阳底下快被晒干的两个英国少年正盯着一家冰淇淋店。

“那我们只能买一个冰淇淋。”Asa有点犯难。Tom倒没什么意见:“我们可以一起吃一个!”

他们趴在柜台前,同时做出了决定:“我要草莓味!”“我要抹茶味。”

沉默持续了两秒,Tom转向店员:“能给我们两个小球吗?”

“但你们只有五美元,店里不这么卖的……”女店员在两个美少年好看的眼睛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好吧,我悄悄给你们两个。”

成功得到了两个不同口味冰淇淋球的两人凑在一起,舔着在阳光底下融化的冰淇淋。Asa吃得比较文雅,而Tom一舔就一大口。在Asa的抹茶冰淇淋球还剩一半时,Tom已经快吃完自己的草莓球,接近草莓和抹茶的边缘了。他看着离他只有几厘米,低垂着眼,伸出舌头舔冰淇淋的Asa,突然舔了一大口,卷完了自己的草莓球,涉足到了抹茶球的领地。Asa正想抗议,他自己的领地——他的舌尖,也被卷了进去。

跟抹茶味不同,Tom的舌尖带着更甜的草莓味,撞上了他的舌尖。Asa想躲闪不成,反而被Tom按住了后脑勺,草莓和抹茶冰淇淋混合的味道充斥了他的口腔。被Tom卷起的那部分冰淇淋在他们交缠的舌间融化,黏腻而甜美。等到他们嘴里的冰淇淋完全融了,Tom才向后退开,笑着问道:“好吃吗?草莓味?”

Asa红着脸低头舔了一口他手里融得差不多的冰淇淋球,小声抱怨道:“都怪你,我的抹茶冰淇淋都融完了。”

4.泡泡糖

“Asa!Asaaaaaaa!”

被这叫声分了心,Asa手一抖,屏幕上的人物就死亡了。他抬起头来,气愤地看见罪魁祸首正在他面前吐了一个大泡泡。

“看则个泡泡似不似很大,我结得我棱破四界记录惹(看这个泡泡是不是很大,我觉得我能破世界纪录了)!”Tom含着泡泡兴奋地说。

Asa眯起眼盯着这个泡泡,似乎在仔细端详,然后他忽然凑前,在这个“能破世界记录”的泡泡上咬了一口。“啪”一声,泡泡破了。这个泡泡着实够大,破掉的泡泡糊满了Tom整脸。

Tom正闭紧眼睛手忙脚乱地想把脸上黏乎乎的东西弄下来,有东西贴到了他嘴唇上。他习惯性地张嘴,一条舌头就滑了进去,在他嘴里滑了一圈,从他舌头底下翻找出残存的泡泡糖。他下意识吞了口口水,然后——

“Asa,”他终于把脸上的泡泡清理完,愁眉苦脸地看着他的小男朋友,“我吞了一个泡泡糖进肚子里,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5.仰卧起坐

Asa最近下了决心要好好锻炼,于是Tom成了他的专属私人教练。

“我帮你压腿,今天要做五十个仰卧起坐。”

“五十个?”Asa躺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

“拜托,女生都能做五十个了。”Tom跪在他的脚掌上,双手握紧他的脚腕。Asa深吸一口气,挺腰向上。

“四十七……”

“我不做了……”

“四十八……加油Asa!不要说话。”

“四十九……最后一个了!”

“我……”Asa似乎要断气似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Tom等了几秒,有些担心地探前身子,想看看他的情况,接着“砰”地一下——Asa在这个时候做完了他的第五十个仰卧起坐。他们的额头、鼻子、嘴巴都碰到了一起,准确地说,撞到了一起。

“嘶——”两个人都捂着脸倒地,过了一会,Tom才放开一只捂住半张脸的手,蹭过去问道:“我有没有毁容?”

Asa也撤了一只手,露出半边脸看他。他们的鼻子和额头都红了一块,滑稽得很。

“放心,”他有气无力地说,“要毁容我们也是一起毁。”

6.俯卧撑

Asa躺在地上,Tom双手撑在他上方,棕色的头发垂下来。这是Tom要求的锻炼方式——每做一个俯卧撑,他就能亲一下Asa。“这样我会更有动力!”他信誓旦旦地说。

第一个俯卧撑,他蜻蜓点水般亲到了一下Asa的脸颊。位置不太准,他想,再接再厉。

第四次他亲到了Asa的嘴角。第六次他亲到了Asa的嘴唇。第十次,他的位置还是找得很准确,但他停留的时间明显长了点,还伸了点舌头。

第二十次,他没起来。他趴在Asa身上,过去蹭他的嘴唇。Asa偏偏头:“你好重,快起来。”

“我不,我累了。”Tom耍赖地咬住被压在下面的人的嘴唇,一下一下地舔,然后舔进了他嘴里。他身上带着刚运动完的热度和荷尔蒙的味道,包围了Asa全身。等他终于抬起一点头来,分开了他们俩的唇瓣,Asa边喘气边嘲讽他:“你连汗都没出,这么容易累吗?”

Tom挑挑眉:“你想做点会出汗的运动吗?”

7.水下

说实话,Asa在运动上没什么能比得过Tom的,电子竞技除外。但是当Tom提出比谁憋气时间长时,他还是答应了。他总是对游戏没法拒绝。

不过当他在水下数到200时,他开始有点后悔了。他睁着眼,看见Tom的棕发柔顺地飘起来,在水里打着卷儿。其实Tom确实占很大优势,除了他本身的体质就更好,他拍的那么多电影几乎跟水有不解之缘,从小都不知道被水淹过多少次了。Asa并不指望自己能赢他了,但至少自己不能输得太过分。

他碰碰Tom的肩膀,Tom疑惑地望向他,然后他向前游了一点,对上了Tom的嘴。Tom毫不犹豫地张开了嘴,让这位居心叵测的入侵者跟他共享有限的空气他们并没做更多动作,毕竟如果一激动起来,在水下肯定会呛水。他们就只是嘴对着嘴,在水下一片波光粼粼的蓝色中凝视着对方,细小的气泡从他们嘴唇相接的缝隙里冒出来。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在水下更显得像透明的玻璃珠了,Tom想。

接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眨了眨,Asa伸手刮了一下Tom露出来的腰——他知道这里是他的敏感带。Tom毫无防备地一抖,呛了口水,不得不浮上水面,而Asa随后浮了上来,得意洋洋地望着他。

“你作弊!”Tom把水咳干净后,控诉道。

“你没有说不能作弊。”Asa耸耸肩。

Tom盯着他,在Asa感觉到危险,能及时逃走之前,他扑向了Asa,两个人重新掉进了水下。这次Asa可没有任何憋气的准备了,他只能紧紧咬住Tom的唇,祈祷他们不会被淹死在这里——而Tom朝他的腰摸了过去。

8.倒立

“知道吗,我一直超——期待蜘蛛侠的倒挂之吻。”在又一次重温了《蜘蛛侠》之后,Tom跟Asa说。

“你们没有拍?”

“……他们剪了。”Tom耷拉着眉毛,“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的吻戏拍得特别差吗?嗯?”

“你确实没拍过多少吻戏。”Asa笑道。与他相反,Asa拍的吻戏倒是多多了。

“那你要跟我试试吗?倒挂之吻?”Tom兴致勃勃地望着他。

“我们没有可以把你倒吊起来的东西吧。”Asa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的房间,连吊灯都没有。

“总有办法的。”Tom把Asa按到沙发边地板上坐下。他该不会想从天花板上扯出电线来吧,Asa提心吊胆地想。Tom端详了一会沙发,接着一跳——在沙发上来了个倒立。

“这也差不多了。”Tom在柔软的沙发上摇摇晃晃地保持平衡,“现在你可以亲我了。”

“你确定你不会砸死我?”

“我——尽力——”Tom又晃了晃,“但你得快点。”

Asa小心翼翼地扶住他晃晃悠悠的肩膀,低头凑上去,吻住Tom的嘴唇。倒着亲吻的感觉确实很不一样,他的鼻子挨着Tom的下巴,他发现Tom的下唇比上唇更饱满一些。他的舌头好奇地探索倒过来的口腔空间,正想更深入,Tom的身子一歪——“砰”的一声。但砸下来的不是Tom,而是沙发。他是往后倒的,重量和惯性带得单人沙发也往后一倒,转了个九十度。

还好Asa早有准备,退开得及时。而Tom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坐在原本是沙发靠背的地方,背靠着坐垫,哼哼唧唧地呻吟。Asa趴在沙发底上,探头下去看他,然后探前了身子,就着这个颠倒的姿势亲吻了一下Tom的嘴唇。

“这也差不多了。”他笑道。

9.告白后的第一次接吻

圣诞节前夕,所有人家里都摆上了圣诞树,圣诞颂歌和白雪一起在风里旋转。两个闲不住的年轻人在院子里打雪仗。Asa准头高,但挡不住Tom跑得快跳得高。他手里攥着一个雪球,从背后扑向Asa,把它塞进Asa衣领里。Asa惊叫一声,转过身拿雪球糊了他一脸,两个人在雪地里打来打去,最后脚一滑,都跌到了雪里。

Tom趴在Asa身上大笑,Asa也跟着笑起来,边笑边把手上的雪往Tom头发里撒。Tom像大狗一样甩甩头,把雪甩得到处都是。他甩完头,笑着看Asa,他们两的笑声也安静下来,两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雪花在他们身边飘落。

这种时候很适合安静对视,也很适合说点什么。他们同时开口:“我……”两人又同时有些尴尬地闭了嘴。Tom挠挠头:“我们先……去门口躲躲雪吧。”这句话没什么道理,但Asa点了点头,任由Tom把他拉起来。

他们在门前拍掉身上的雪,接着帮对方拍掉背上的雪,然后坐在屋檐下,看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Tom悄悄地把手往Asa的方向挪,轻轻停在他的手背上。他的手比Asa要暖,Asa的手动了一下,却没有躲开。

“我……”Tom先开了口,“我想跟你过圣诞。我会给你做茄汁豆吐司。我也能接受你的猫……”他感受到Asa看了过来,他用余光偷瞄着Asa的脸,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过脸去,认真地看着他:“我喜欢你。”

Asa似乎被吓到了,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微微张开,却没说话。Tom咬咬嘴唇,问道:“我可以……亲你吗?”在面前的人来得及说点什么之前,他迅速地指指头顶,“在槲寄生下不可以拒绝。”

Asa抬头望了一眼挂在门口的槲寄生,笑起来。他的嘴角弯弯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这就是你为什么挂了满屋子槲寄生?”

Tom握紧他的手,紧张地点点头。Asa在他的注视下摆出一副困扰的样子:“这个嘛……”他看着Tom有些泄气地垂下眼,他快速地靠前,亲了一下Tom抿起的嘴唇。

“我本来想先告诉你我喜欢你的。”

*彩蛋:“Tom,你连厕所都挂了槲寄生是什么意思?”

10.电话

作为演员,Tom和Asa经常得待在不同的地方。一天辛苦拍戏下来,跟恋人的通话是必不可少的放松良方。大多数时候是Tom在说,他说今天见到了他崇拜的演员,今天他又吊着威亚飞了两个小时,今天他的制服太紧了。最后他就会厚脸皮地缠着Asa,要他在挂电话之前给自己一个吻。

“就像这样,mua~”他故意大声地对着手机听筒亲了一下。但Asa脸皮薄,总觉得大声亲电话听筒发出的声音很奇怪。他揉揉太阳穴,听着电话那头的Tom用可怜兮兮的小奶音跟他讨一个吻。

“开视频行吗,”他妥协道,“我不想……发出那种声音。”

他的手机立马接到了视频请求。他点接受,屏幕上跳出Tom的半身。他看起来刚洗过澡,几缕头发湿漉漉地搭在额前,水顺着头发滴在他的肩膀上——他没穿上衣。Asa吞了一下口水:“最后一个晚安吻,然后你就去睡觉。”

“好。”Tom把摄像头凑近自己的脸,笑眯眯地等着他。

Asa听到自己的心跳快了一些,见鬼,只是亲摄像头而已,别表现得那么害羞,他在心里鼓励自己。他把手机放下了一点,轻轻用嘴碰了一下前置摄像头。

“晚安。”他红着脸说。

“晚安,我把刚刚的视频截图设置成了屏保。”Tom狡黠地冲他眨眨眼,在他大喊“Tom Holland!”之前,凑近摄像头一亲,切断了视频。

11.你的嘴唇在哪儿?

Tom的嘴唇很薄,远看就像唇缝边晕染开了一小条粉色,他又特别喜欢抿嘴,一抿嘴,他的嘴唇就跟不见了似的。Asa也这么跟他开过玩笑:“你的嘴唇在哪儿,Tom?”

Tom抿了一下嘴,盯着Asa的嘴唇。Asa的下唇比他饱满,红润地泛着光。他凑前,咬住Asa的下唇,让他们的嘴唇重叠在一起。

“或许在你嘴里。”他低低地笑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75)
  1. 快来削我啊雾宅宅宅 转载了此文字
©雾宅宅宅 | Powered by LOFTER